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59 他是個作文渣
小說:| 作者:| 類別:

359 他是個作文渣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為什麼,你喜歡數學嗎?」暮以靜好奇的扭頭問這位同學。

誰知道,幾道聲音異口同聲的說「才不。」

「他不喜歡數學,但因為是暮老師教的也不討厭,他喜歡語文,可是語文老師對我們太嚴厲了,動不動就砸我們粉筆的,諾,他被砸的最多,可憐吧?」

暮以靜對這位同學生無可戀的臉產生了深深的同情,誠心實意的鼓勵道「哥哥你加油啊,要是你語文成績棒棒的,老師就沒有理由再砸你粉筆了呀。」

那同學頓時臉更生無可戀了——

暮以靜不知道自己說錯啥了。

旁邊一女同學告訴她,「以靜妹妹,他是個作文渣,只要有作文存在的一日,他語文成績就永遠不可能提高。」

這話的意思就是——他的語文一向都很好,可唯獨栽在了作文,偏偏作文又是語文里永遠不可缺的,考試還佔不少分數的。

「……」

對此,暮以靜只能敬上十二分的同情。

第三節課不是暮爸爸教的,不過作為家屬暮以靜和暮以鍵也能繼續呆教室里讀,到了第四節課的時候,暮爸爸本來要帶兒女上食堂吃飯。

不過被兄妹兩個拒絕了。

暮以靜先是毫不吝嗇的舉起大拇指講道,「爸爸課講得真棒。」

「對,真棒!雖然我聽不懂。」暮以鍵也連連點頭。

被兒女誇讚和被學生喜歡是兩回事,暮爸爸心情瞬間飛躍起來,沒好氣的笑罵:「這是四年級的課,你要聽懂了,你老子我也能少損幾隻衣架子了。」

「嘻嘻,對了,爸爸,我們和其他幾個哥哥姐姐約好了去吃飯,就不和你一起去吃了。」

「恩,那去吧,不要給大家添麻煩。」

「好。」

兒女和自己班裡的學生混得來,暮爸爸心裡挺開心的,他獨自的到了教師食堂,旁的老師已經帶了兒女在吃飯了,向他打招呼,「暮老師,以鍵和以靜呢。」

暮爸爸笑答,「他們叫我班裡那些孩子約去一起吃飯了。」

「那你可真省心。」

這老師羨慕的講完,悄悄的靠近他說,「暮老師,今兒一年級的秦老師也帶了兩個孩子來,結果那男孩子一進班裡就欺負了女同學,還和幾個男同學打了起來,這會正在校長那呢。」

教師家屬打學生,這傳出去可不怎麼好聽埃

有了對比,暮爸爸頓覺自己的兒女真是省心,恰好,秦思也過來吃飯了,和其他老師打招呼時臉有些要笑不笑的,估計被訓的不輕,不過她帶來的孩子就沒什麼壓力了,該吃吃該喝喝,還知道要這要那的,偏偏秦思都縱著。

吃完飯,沈意輕左看右看的跑來找暮爸爸:「暮老師,以靜呢,我想和她玩。」

暮爸爸秉著大人恩怨不涉及孩子,回答,「以靜正和四年級的大家在一起呢。」

沈意輕點頭跑回去跟秦思說了聲就出去找以靜。

她是在學生食堂找到的以靜和以鍵的,跑過去擠在一起坐然後看著倆人坐在大家的中間,四周都是一群大哥哥大姐姐拿著飯盒,對暮以靜兄妹特熱情,這個問要不要吃雞腿,那個問要不要吃肉的。

和自己的待遇完全不一樣……

好羨慕,她是怎麼做到這麼招人喜歡的,要是自己也這麼招人喜歡就好了。

早上四節課,下午就只有三節課,第二節課是體育課,暮以靜和暮以鍵被帶著參加,玩的大冬天的一身汗呢。

驀地,有老師說,「以靜,以鍵,你們爸爸要回家啦,快過來。」

「礙…」

「這麼早。」

「不是還有一節課嗎?」

「討厭。」

「以靜,你們下次還來玩嗎?」

暮以靜難得這麼開心的玩了一天,也有點小失落,看著四年級的同學講道,「沒事,大家以後可以到我家來,我招待你們玩。」

暮以鍵苦著臉說,「可我家有很兇的奶奶。」

「……」

玩的太開心都忽略了這個了。

不管怎樣,向四年級的大家道了別的,暮以靜跟著二哥去找爸爸,暮爸爸已經收拾好東西了,見兒女玩的一身汗,趕緊的給擦擦,省的回去叫媳婦兒看到挨罵;「和大家說再見了沒?」

「說了。」

「那回去吧。」暮爸爸講著扭頭對另外一個老師講,「不好意思啊,接下來就麻煩你們了。」

那老師直率的說他太客氣。

暮以靜有點困惑:「爸爸,不是還有一節課嗎?為什麼提早回家了?」

暮爸爸哎的一聲,「你爸我也不知道,你們媽媽打電話來的。」

講完,就帶著兒女往家裡趕。

暮家裡,一進屋暮以靜就聽到好多聲音你一句我一句的在指責誰?

不會是媽媽吧?

她趕緊的跑進去,暮媽媽見女兒莽撞的往前沖趕緊把人拉住抱起來,然後嚴肅的做了個噓的動作。

暮以靜表示明白的把嘴巴閉的緊緊的,心底好奇又出什麼事了。

聽了半響——

才終於聽明白了,三嬸要去找陳家的干架,原因是被冠上了『忘恩負義』的帽子。

「那,那要是去解釋呢?」暮爺爺一聽自家被戴上了『忘恩負義』的大帽子,整個人就跟老婆子丟了錢一樣。

「還是省省吧,你解釋了人家就信你了?再說了,說的又不是你。」暮家長輩沒好聲的說,還道是什麼大事呢把自己喊過來,結果是這小破事。

然後看一眼暮三嬸那屋,隨口的給主意道「其實流言也沒說錯,這君家幫了你們是真的,實在不行叫你們老三媳婦去跟君家道個歉,解釋下。」

「有,有用嗎?」

暮爺爺想說話啊,可他氣的直哆嗦,一想到自家被冠上了『忘恩負義』的名頭,以後走出去都抬不起臉來,眼皮一翻,直接昏了過去。

暮以靜驚了一跳:「爺爺。」

「爸1

「老爺子1

暮爸爸推開人群上前對著老父親的鼻下掐了一會,才讓人緩緩醒來,卻是暫時起不了身來了!

暮三嬸也真是被這出嚇哭了,公公要死了,自己腦袋頂可又是要被冠上不孝這一帽子的。

這張婆子還有陳家的賤人!

她往家門口一站把陳家那死婆娘狠狠的罵了一通,什麼難聽的話都出來了,阿瑞阿曉回來后,她也拉著兩個女兒幫自己罵,還是暮媽媽怪無語的,找了個寫作業的借口把孩子帶回來。

直到暮三叔回來聽到她在罵的話,把人拽進屋當眾甩了一句,「省省吧你,你以為這是陳家那婆娘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