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62 我會畫的很好看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362 我會畫的很好看的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是太冷了埃」暮爸爸也覺得今年的冬天異常的冷,口中一哈就是冷氣。

本來屋裡添點柴燒火可以暖和些,可暮奶奶覺得冬天柴不好找太浪費要不得,於是一家子也就只能多穿點衣服關緊門窗禦寒。

他進屋去看看老父親,老人最是怕冷了,這會躺床上睡都睡不好。

出來后他對暮媽媽說,「下班我去後山多撿些柴火放爸媽屋裡用,這才十一月,十二月更不好過。」

當然,多撿點的話自己屋裡也可以讓孩子暖一暖,孩子在發育身體,凍著了不大好。

暮媽媽也覺得今年冬天冷的過分,替他把圍巾圈好提議說,「下班回來帶以森以鍵一起去吧,可以幫你拿些。」

暮三嬸自己懶的出去受凍聽到暮爸爸要去,立即出來說,「孩二伯,晚上我和你一起去唄,人多撿得也多。」

她打的是自己一個婦道人家去了,就是撿多了,暮爸爸也不能看著自己拿,得幫自己不是,那就輕鬆多了。

暮大伯母也抱了這樣的心思說趕緊道那我也去,婆婆太小氣,只能自己想辦法,叫暮大伯眉頭一皺的張口道,「你去可以,誰抱回來的柴誰用!別跟去年一樣,叫二弟幫你搬回來,卻自己沒落得個幾根用。」

去年就出了這樣的事,還和三弟妹吵了起來,害他走出去被暮家的長輩數落!

丟人的事一回就夠了!

暮大伯母臉有些燙,嘟嚷幾聲什麼,然後講,「我也沒這個意思埃」

暮三叔也想起了這個事,對暮三嬸講,「你別去了,去了也搬不了幾個來,讓二哥去就好,到時候我們花錢從二哥手裡買,要是二哥撿的不多就在外頭買。」

要不了幾個錢。

還能過個暖冬。

暮三嬸還是樂意的。

暮爸爸想著可冬天挨家挨戶都需要木柴,沒那麼好找,就算自己一天也不一定能撿到一家子用的,所以聽了暮三叔的話后講道,「晚上看看吧,撿得多夠用一家子也不用分誰與誰1

他想,誰有空就去撿就是。

「我也要去。」暮以靜趕緊舉了下爪子表示。

「外邊可冷了,你不怕冷了?」暮媽媽驚訝的提醒她說,這女兒生來估計身子骨不咋好,特別畏懼冷,越大表現的越明顯。

「我穿多點,不怕。」暮以靜講道,她也想一起去,就算自己力氣不大,也能撿取一些柴火,夠屋裡燒一天的份了吧。

「那就去,你哥也去。」暮爸爸一語定下道。

暮以靜恩了一聲說好,繼續拿勺子喝雞蛋粥,每一口送入嘴中都覺得味道美好極了。

日子過得太窮就是很悲劇有沒有——

以往一頓排骨粥都沒法讓她從被窩裡出來。

如今區區一碗雞蛋粥就能把她誘惑出來了。

一邊鄙視自己,一邊吃,等到了八點,也不用大人催,她喊上阿曉背好了各自的書包和家裡的大人道一聲就牽著手往幼兒園去了,剛才幼兒園門口,她們就驚喜的看到了熟人,是請假了兩個多月的君老師,正在和園長說著什麼。

「君老師君老師,你回來啦?1暮以靜叫歡快的阿曉拽著衝上去。

學生都怕老師,但君老師估計是個例外,特別女孩子都樂意見到她。

沈意輕和其他同學在旁邊,卻顯得興緻不大高的樣子。

暮以靜高興之後驀地卻意識到了什麼,仰頭有點瞭然的問,「君老師,你是不是不教我們了?」

君老師確實是來辭職的,但沒想到還沒和孩子們道別,倒叫先猜出來了,蹲下身一如既往的溫柔說:「靜靜,老師還會教你們一段時間的。」

一段時間,也就是說,還是要走了。

心底早知道的答案,這會得到確定,也就是有點輕微的感傷而已,恩,只有一丟丟而已,暮以靜說,「君老師,我會想你的。」

君老師心底對於要離開這些小朋友了很是不舍,也鄭重的說,「老師也會想你們的。」

園長怪可惜的嘆了口氣,但也知道是留不住君老師的了。

於是盤算得再招位老師了。

像君老師這樣性格好會教孩子又不在乎工資的高學歷的,鎮上可真難找啊!

上課的時候,小朋友們也都知道君老師要辭職了,辭職是什麼小朋友都不大理解,但是不教他們了這句卻能理解的明明白白。

「我媽媽說,分別是要送禮物的,我們做禮物送給君老師吧。」沈意輕就如同小班長般跟大家提議說。

「好啊好埃」

「送什麼?」

其他同學紛紛附議!

「以靜,你畫的是什麼,送君老師的禮物嗎?」沈意輕湊過來好奇的看,一看就僵住了。

「這是什麼?」

「禮物?」

「好醜哦,像蚯蚓。」

哪裡這麼誇張了就像蚯蚓!

暮以靜拿回來左看右看,怎麼看都覺得自己畫的很完美,於是糾正小同學們道「這是未完成的哆啦a夢。」

「哇,小叮噹嗎,好想要1

「是送給君老師的禮物嗎?以靜以靜,你上次捏泥土那麼厲害,我相信你畫的哆啦a夢也和捏泥土一樣厲害的1綁著雙馬尾的女同學雙手捧在胸前,閃爍著迷之崇拜的目光。

暮以靜也覺得很自信,「恩,我會畫的很好看的1

小叮噹而已嘛!藍胖子,很簡單的!

君老師也聽得騷動過來看,上次以靜做的泥土她也有看到,確實很厲害,所以對於她畫畫也很期待:「靜靜加油,老師等著收禮物哦。」

受了很多鼓勵的暮以靜攥住了筆,點頭表示絕對沒問題。

快要下課的時候她本來要去問問君老師君禮傾和君繁怎麼樣了,可沈意輕快一步的跑到君老師面前去不知道講什麼,忽的想到個事來,君老師既然要辭職,那想必是要搬家了。

算算,和上輩子君禮傾他出國的時間差不多啊!

一隻腳邁過家門檻的時候,這想法就得到從來坐客的林舅母這裡得到了證實,她正講的天花亂墜:「聽說國外都是講那什麼語言的和咱這裡可不一樣,倆孩子去了那還能好嗎?不過在咱這裡名聲也是毀了,以後誰敢和那兩孩子玩啊,也只能離開得遠遠的到國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