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67 要成野孩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67 要成野孩子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大表弟拿很可怕的眼神看著大表姐,最後憋出一句,「大表姐好凶1

暮以靜扭頭呵的一聲微笑講:「凶你你又不疼,一會回家你就該肉疼了。」

大表弟嘴一扁的要哭——

「大表姐不止凶,還嚇人1

程絮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沒事,一會阿姨跟你們媽媽說,叫她們不要打你。」

「美人阿姨又美心又善良1大表弟眼睛一放亮嘴巴也跟著甜極了,還附帶吧嗒的一個親親;「幸運之吻哦!美人阿姨會幸運的。」

暮以靜抽抽唇角——

好吧,她好像有點忘記這個大表弟上輩子就是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花花少年了。

不過哄人開心真是門技術活啊!

程絮被逗得唇角不禁彎起,不過轉瞬想到了比這孩子些的君禮傾和君繁,眼中的笑意又逐漸淡了些,「要是那兩孩子未來的路也像你一樣樂觀開朗就好了。」

講著——

越野車也停在了鄭三姨家門口。

街道太小,進不去。

程絮抱著一個牽著一個剛下車,鄭家出來找的親戚就看到了他們,尖叫一聲,「三妹婆婆,孩子回來了1

「兩個都回來了1

這一聲喊的很高,一下的,屋內的親戚全涌了出來。

「我,我去找三妹,讓她回來1一名親戚飛快的溜走,一邊看了眼越野車,哇塞——真酷。

暮以靜趕緊看了一圈,見到爸爸媽媽都還沒回來,頓時鬆了口氣。

不用挨罵了。

叫鄭外婆看出來了,抱起她來說,「哎喲,小祖宗你怎麼就單獨跑了出去,外婆這心真是得被你們嚇死。」

暮以靜立即伸手給她撫撫胸口連連點頭說,「就是,大表弟太不懂事了,回頭讓三姨收拾他給外婆出氣。」

大表弟茫然臉,大表姐好像把自己賣了的感覺。

鄭外婆卻叫逗笑了,拍開她的手,招呼其他人,「走走,都進屋,別站外頭說話。」

「走走。」

「外婆等等……」暮以靜回頭看著還站在車旁的程絮,她並沒有跟著過來:「絮阿姨,再見。」她揮了揮手。

程絮微微一笑的也揮了揮手,然後坐進車裡。

不知怎的,暮以靜有種預感,下次再見面,估計要好久好久了。

進了屋內后,暮以靜就叫放下,外邊大家或坐或站問著小孩子是都跑哪裡去了,大表弟一一回答了完后,出去找的親戚也都得了消息陸續回來,鄭三姨在門口衝進來時差點都絆摔了下,腦子裡只剩下了謝天謝地,老天保佑,她鄭三妹接下來願意吃素一個月感謝佛祖!

「媽媽。」大表弟衝上去。

「紹旭,你這死孩子1鄭三姨提著的心一落地,脾氣頓時就上來了,「我平時怎麼跟你說的,不許跑出去不許跑出去是不是?媽媽講得話你都不聽了是不是?啊1

鄭三姨丈一回來看到這一幕,所有的疲憊也彷彿都一剎那被趕走了。

對於兒子求助的目光。

他狠心的視而不見。

兒子啊,別管你爹不管你,奈何你爹我還得罪著你媽呢!你就委屈點吧。

鄭三姨急壞了,罵了一通后,又把他拉上來看了一遍,確定沒受傷后不知道想到什麼,扭頭冷冷的瞪了丈夫一眼。

鄭三姨丈頭皮發麻:「三妹……」

他正想好好說話。

鄭三姨卻又把頭扭開了,一副不想和他說的表情。

大表弟把這一暮看在眼裡,立即一副要哭的樣子,扭頭就找上和藹可親好說話的大姨,「大姨!你讓爸爸媽媽別分開,別讓我和弟弟成了野孩子好不好1

一副,大姨你快說好。

一副說不好我就要哭的樣子。

暮媽媽很奇怪,也不嫌棄他臟,把他抱起來問,「誰跟你胡說啦,你爸爸媽媽最疼你了,怎麼會讓你成為野孩子呢,對了,你怎麼回來的?」

大表弟一指暮以靜和正被其他人拉著講話的程絮,「大表姐找到我的,美人阿姨開大車帶我們回來的。」

暮媽媽看了眼女兒,很震驚的瞪了過去,「你自己一個人跑出去的?」

暮以靜:「……」

秋後算賬的來了。

她很真誠的說,「我沒跑太遠的1

真的沒太遠……就公路那而已,走幾分鐘的事。

暮媽媽一點也不信,附近他們都找過了的,根本沒見到人!她給女兒一個回家再跟你算賬的眼神。

鄭三姨又開始找幫忙送孩子回來的程絮。

暮以靜說道,「三姨,絮阿姨已經走了。」

「啊,也沒能感謝她一下。」鄭三姨遺憾的講著,再看兒子,假裝很生氣的瞪道「叫這麼多叔叔嬸子阿姨都在替你擔心,看我晚上不收拾你。」

大表弟表現的可憐兮兮的,頓時逗笑了其他親戚。

因為天色也不早了,都要趕著回家去做飯,所以孩子找到了三言兩語安慰了后也紛紛回到了自個家裡去了。

鄭三姨丈都親自的送到門口去,等人送得差不多的時候,門口忽的闖了一人進來,「那啥,阿泊!三妹子,我聽說孩子找到了?是不是真的1

暮以靜清晰的看到三姨在這個人的聲音出現時,臉上的笑容秒消失,變的咬牙切齒的。

大表弟也縮了縮腦袋。

對著手指表情,語氣,很氣憤的對以靜說,「就是為了和這個叔叔在一起,爸爸不要我和媽媽了1

「……」

這話非常的不對勁非常的曖昧。

即便作為一個看過無數小言,但是對三姨丈人品相當有信心的暮以靜堅定不移的想怎麼可能!

「三姨丈不是這種人!對吧,三……」她義正言辭的說著,無視大表弟委屈的臉,扭頭去找三姨求證,卻發現三姨的眼眶紅紅的,方才忍了半天的眼淚似乎有掉下來的趨勢。

然後——

就真的掉下來了。

她驚訝的過了去抓住了鄭三姨的手:「三姨,你怎麼了?」

鄭三姨空出一隻手牽著外甥女,對著門口的人沒好聲的說,「許清,我家不歡迎你,你趕緊走人!不然別怪我去拿掃把趕你1

掃把可是很晦氣的。

許清乾笑幾聲。

暮以靜東看西看的。

暮媽媽問,「你找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