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70 無知無畏,勇氣可嘉
小說:| 作者:| 類別:

370 無知無畏,勇氣可嘉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唯有暮以靜忽然稍微有那麼點佩服這位不靠譜的叔叔,她不知道預感這東西有多少人相信又存在多少人身上,但只憑藉著一份預感就敢勇敢邁出,但憑這一點來說,既是無知無畏,卻也是勇氣可嘉!

暮媽媽說,「這人看著不大靠譜啊,阿泊和他關係很好嗎?」

鄭三姨恨恨的答,「大姐你沒看錯,就是好,那天我才招待了他,誰知道他一來就慫恿你妹夫放棄手裡的工程去n市1

簡直可惡可恨。

建築本來就是個很危險的行業,在家這邊,她心就算再不安,好歹每天能看到他回來,確認他的平安。

如果在n市那邊,即便真的能賺大錢,鄭三姨也不想要,沒有什麼比健康平安再重要了。

她火大的對那桌子的丈夫斬釘截鐵的說,「反正我不許你去!婆婆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你也要她為你提著心1

鄭三姨丈其實心裡早有主意的,只是因為妻子一直不同意才沒有公開的談。

「三妹!你先聽我說好嗎?」

「不想聽1

「那也得聽!孩子們現在還小,可將來總有大的一天,咱這鎮上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活兒時有時無,可能運氣好接到活能做個幾月半年的,可接不到,歇的也是幾個月半年的!這樣子下去,錢是能賺到,可也只夠過日子而已,將來孩子大了,娶媳婦我是不管的,讓他們自己賺去,但讀書呢!這樣子那樣子的學費,或許攢攢夠的,可要是發生點什麼意外呢,你別瞪我呀,也不是我想烏鴉嘴,這不是和你講道理么……」

這話確實說到鄭三姨的心底去了,可還是不願意丈夫去:「那就去借!總是能借到的1

「借了難道不用還嗎?」

「說白了你就是想去1

鄭三姨不想聽什麼大道理,當初選這個人不就是因為可靠,有安全感,能安定嗎?「你在家這邊,好歹我天天能看著你回來,就算白日提著心,晚上看到你平安,起碼心也能安定,你到了那邊,我什麼都看不到,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叫我和孩子怎麼辦1

鄭三姨丈有點煩惱的扒拉下頭髮,「我跟你保證會小心的。」

「爾康出戰前還跟紫薇保證會好好的回來呢1鄭三姨涼涼的道,不客氣的罵道,「你們男人講的保證誰要信了誰傻子1

「……」

「……」

「大姐夫!你是男人,你來說一句……」

被指了名的暮爸爸呃的了一聲講,「其實我能理解阿泊的心情。」然後就被媳婦兒瞪了一眼,趕緊收聲,又轉頭對連襟說,「不過三妹的心情我也知道,阿泊,她是擔心你。」

暮以靜忍不住的想笑,心說,爸爸也是個牆頭草埃

缺心眼的許清則因為暮爸爸一句能理解阿泊的心情,把主意打在了暮爸爸身上。

「那啥,大姐夫!聽說你是個教師,拿點破小工資,要是阿泊不去的話,你跟我去好像也不錯,對,沒錯,怎麼樣,有沒有這個想法,沒有也不要緊啊!培養培養就有了,比如,看,你這閨女長的多聰明一看就是上大學的料子,大學學費可貴了對吧……」

暮以靜覺得這叔叔就算不幹建築行業也不會餓死,可以去干業務行業的,這口舌,分分秒的事啊,不過想利用她說事也沒這麼簡單的,「叔叔,我長大后可以自己賺。」

許清頓時一拍大手的說你看,「大姐夫!你閨女小小年紀就這麼出息了,以後肯定是了不得的,你不為自己想想也得為她想想啊1

「……」

叔叔你去做推銷估計能大發。

「爸,媽1暮以森從門外跑了進來。

談話立即被中斷。

暮媽媽驚訝的看兒子,「怎麼跑過來了?你二弟呢。」

暮以森笑嘻嘻的喊過三姨三姨丈還有不知名的叔叔,然後才回答說,「在家門口玩呢,剛才家裡有人來找爸爸,不過人已經走了,奶奶叫我趕緊來通個信,說是爸爸學校的人。」

「有說什麼急事嗎?」

「沒有。」

「哦。」暮爸爸頓時就不急了,不是什麼急事的話明天上學校問問是誰找的自己就好了。

「大表哥1紹旭看到大表哥來了,高興的從房間里把自己的玩具槍拿出來,然後拉著暮以森陪自己在門口玩耍。

暮以靜本來也想聽聽大人繼續說什麼,不過四姨吃過了飯帶著四姨丈過來看情況,一下把話題歪樓了,而且一時半會歪不回來,她就也到門口玩去了。

玩了沒一會,許清那位叔叔在爸爸的相送下出來了。

臨走前,她看到他還塞給爸爸一張名片。

「大姐夫啊!教師這工作真的就聽著風光,實際上沒半點實際的p用,你是阿泊的親人肯定也能信的過,不用回頭看,大嫂子沒注意呢,你要是有意的話打我電話,打我電話哈……」講完也不給拒絕的機會就開溜了。

暮爸爸覺得這張名片給自己怪浪費的,回頭看看誰要給了去好了,比如老三娘家兄弟不就在找工作嘛。

暮以靜也沒往心上去,上輩子爸爸雖然沒轉正,但也是帶代課教師和兼職工作里幹了大半輩子的。

建築什麼的不在他的專業範圍里。

晚上是在鄭三姨家吃的飯,到了九點多消停的差不多了,夫妻兩口子才帶著兒女回家。

暮以森帶著小妹雙手平展開踩在花盆的圍欄石路上,夫妻二人走在後頭看著孩子,晚風徐徐吹著,雖然有些冷,但是卻也舒心無比。

暮媽媽講,「看阿泊的意思是鐵了心想去的,對了,那許清今兒走的時候沒給你名片吧?」

暮爸爸很老實的說,「給了啊,我也收下了,不過我又不是像阿泊干這行的料,他找錯人了,怎麼了?」

「還真給了啊,三妹說的,他逮著個人就給名片,叫我問問你,今天四妹夫也被塞了張名片1暮媽媽講著一陣無語,隨即橫了他一眼,「書墨,你老實講,今兒聽著那許清的話有沒有起什麼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