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73 你一杯我一杯
小說:| 作者:| 類別:

373 你一杯我一杯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我能對付1君禮傾在這個時候終於稍微表現出了這年紀孩子該有的倔強,放開了暮以靜的手就要出去。

暮以靜喊石頭哥,「把他攔祝」

然後說,「你能對付,你先告訴我用什麼辦法對付,你的辦法要能讓我和石頭認同,我們就放你出去找死,絕不管你。」

君禮傾扭頭看著她,覺得這個妹妹不止笨了還傻了,針鋒相對起來:「誰出去找死,我是出去把他們揍趴下。」他講的風輕雲淡。

「揍趴下,你省省吧。」暮以靜面癱似的吐槽。

「對方五六個人你能揍趴下,但帶來了兩個大人,相信我,被揍趴下的那個人是你1

她語氣特真誠的。

但有多真誠,君禮傾就有多不開心。

倆人又恢復了大眼瞪小眼的樣子。

「這樣……」

暮以靜想了個辦法的說,「我們來剪刀石頭布,我贏了,你聽我的,我輸了,我就不管你了。」

君禮傾很講道理的想告訴她,你不輸你也管不了我,可是想到上次以靜幫自己擋了那個磚頭的事,便閉嘴了,放下蓋爾將手捏成拳道,「來吧。」

「剪刀石頭布……」

以靜輸了。

她淡定的道,「三局兩勝。」

君禮傾將她看著,沒吭聲,只默默再出拳,一副,你不服那我就讓你輸個服的表情。

「剪刀石頭布——」

暮以靜的布蓋過他的拳頭,拿下一局。

「剪刀石頭布——」

暮以靜的剪刀撕了他的布,拿下第二局。

贏了。

她收手說,「好了,我贏了,現在你要聽我的話了。」

君禮傾看著自己的手,又狐疑的看了看暮以靜,再回頭看了看吹口哨的石頭,總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勁:「你們作弊?」

暮以靜反問,「沒有,你有證據?」

石頭感覺二人就像拳皇里要一言不合開打的樣子,該怎麼辦呢,他想啊想的忽的想出來了,跑進屋裡然後倒了幾杯子水出來,「靜靜,禮傾,你們喝水不啊,我家的水怪好喝的。」

怕倆人不喝,就一人一杯給塞進手裡去。

「快喝快喝。」

他催促著。

暮以靜不忍拒絕他的好意,就著手裡的杯子喝完了,然後覺得味道不大對啊:「石頭哥,這是什麼水啊?」

石頭神秘的就跟那耍神棍的道士一樣,「神仙水啊~我爸每次下班回來都要喝的,說喝了能強身健體,還有什麼,能頭腦聰明……」

他扒拉扒拉講了一堆,唯獨沒有說他老媽在老爸講了一大波話后翻個白眼講的一句,「還沒醉就開始胡扯八扯了。」

「嘿,石頭……」大門被敲的砰砰響:「你在不在家啊?」

石頭心頓時提起,等聽到是以鍵的聲音后,拍胸口嘀咕一句嚇死我了,然後去開門:「來得正好,我給你嘗嘗我爸的神仙水。」

暮以鍵一聽說有好東西,立即說,「我去把阿凱和我哥喊來。」

石頭也喜歡小夥伴多些能分享,於是說快去快去。

等暮以鍵再回來的時候,身後是浩浩蕩蕩的一幫孩子,七八個。

阿曉和沈意輕也在這堆人裡頭。

大家擠在小桌子上趴著,七嘴八舌的想試神仙水。

石頭每人倒了一小丟丟的。

阿凱很不滿的說,「怎麼才這麼點,石頭你好小氣。」

「不是藹—」石頭著急的想解釋這神仙水不能喝多的,喝多了會變成他爸那德行的,可是他又不敢解釋。

最後為了表達自己不是小氣的人,去樓上又抱了兩瓶子下來,大家全分了喝,又不知道是誰起的頭,開始比誰喝的多。

然後一杯兩杯三杯下去——

石頭倒下,沈意輕倒下,阿曉倒下——

四杯五杯六杯下去——

暮以森和暮以鍵阿凱也全部倒下。

暮以靜看著他們全部倒下,心底升起了一種我的世界我作主,我就是勝利王著的榮耀感,不過很快的就發現不對,扭頭看著還沒倒下的一個人。

君禮傾也一杯接著一杯,而且身邊還有一個空瓶,似乎喝得比她還多。

憑什麼呀……

暮以靜覺得很不服氣。

於是七杯八杯九杯下去……

誰也還沒倒。

兩人都很不服輸的看著彼此。

君禮傾試圖拿眼神秒殺她,你比我小,你怎麼能比我能喝,趕緊倒下。

暮以靜自帶物理防禦的防了他的秒殺,你都沒倒,姐怎麼可能倒下。

『神仙水』已經沒了,君禮傾就在桌子下邊發現了可以替代的東西,也不管那是什麼,三七二十一開了,繼續喝。

暮以靜也不服輸的找了一番,最後也找到了和他一樣的『水』掰蓋子時卻沒他那麼利索,最後一火大,就掰掉了。

一群熊孩子東倒西倒的。

完全不知道外頭的家長為了找他們已經鬧翻了天,最後傳起了孩子失蹤了的消息。

石頭媽聽得心慌慌,怕自家兒子也出事跑回家來把門一開,一看,差點以為自己走錯屋,回的不是自己家裡,而是某個綁匪的家。

「天吶!孩子們都在這裡1

「我暈1

「這什麼?」

「酒?」

「……我的天吶,這是喝了幾瓶子啊,這些天殺的孩子1

石頭媽看著白色的空瓶這都是孩他爹的寶貝酒,除了自家的兒子別的孩子怎麼可能知道藏哪,她磨得牙痒痒還得向其他家長道歉:「實在對不住了!等我家石頭醒了我帶他們上門道歉去!這死孩子,氣死我了。」

在這一波七嘴八舌的罵聲中。

大人們發現有三個孩子還在喝,一個是君禮傾,一個是暮以靜,還有一個坐著的是恍恍惚惚醒過來的石頭,正在給二人加油。

石頭媽驚的呀,這倆孩子是喝了多少埃

她趕緊過去的把以靜手裡的杯子拿了下來,想發火,又有點忍不住的要笑,「沒看出來,靜靜年紀不大,酒量這麼好,你是喝了多少了埃」

暮以靜沖石頭媽一笑的,靠在她肩頭,拿出一隻手比劃了個一二三四五,然後似乎又覺得數不對,接著數,一二三四五,反覆的。

最後她皺皺眉頭的沖君禮傾問,「我喝了幾杯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