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77 這外甥女得罪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377 這外甥女得罪不起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那算命的一瞥是個小朋友,沒啥子興趣道:「去去去,不賣。」

暮以靜沒放棄:「五毛錢賣嗎?」

算命的一聽還是個有帶錢的孩子,語氣就好了點了,「小朋友,我這裡是算命的,要不我給你算一算。」

命命命——

既是命,怎麼能算,算出來的她也不信。

暮以靜心說著,「我不算命,我想買支簽。」

「不賣……」

「那一塊……」

算個命也才兩塊錢——算命的終於的抬起眼皮子瞧瞧她:「你要買支簽幹嘛呀?」

暮以靜端得乖乖巧巧的表情堅持不懈的問,「那我告訴你,你就賣我嗎?」

算命的:「……」

這孩子咋這麼倔呢……

「你先告訴我!我再考慮。」

暮以靜就給出了個高端大氣的答案,「我用它去治人心。」

算命的心說,這孩子咋比自己這個神棍還要神棍呢,然後將手一伸的,「錢拿來——」

暮以靜利索的給了他一個硬幣,把一隻上上籤拿走了,回到鄭家,不待鄭三姨開,她笑嘻嘻的湊上去,「三姨,你看……」

「什麼呀?」鄭三姨不解的拿過她手裡的簽。

「這是什麼?」

「一個路過的算命先生給的,我問他三姨丈在大城市那邊怎麼樣,能不能吃好睡好過好,算命先生說三姨丈一定能好好的,所以你別再擔心了。」有時候呢,撒個善意的小小謊言也是好的。

鄭三姨看著簽就嘆了口氣,暮以靜還不明白了,腦袋就被摸了摸聽三姨沒好氣的講,「那些算命的也就勁忽悠你們這些孩子講好聽的,實際都是騙子,靜靜啊,以後要離那些人遠些,你三姨丈過得好不好都是自找的,我才不擔心1

「……」

這個反應有些出乎預料。

她糾結。

驀地附近小賣鋪點的孩子跑了來喊道,「以靜以靜姐,阿姨阿姨,阿泊叔叔打電話來啦,我媽讓你去接。」

鄭三姨眼睛驀地大亮,急匆匆的就出了去。

煤氣爐都忘記關了,還說不擔心呢——大人的心真不坦誠,暮以靜心說著把煤氣爐關了掉,然後帶著大表弟追上去。

小賣鋪子這裡——

鄭三姨丈是報了平安的,又說他在那邊一切都安頓好了。

鄭三姨聽得一顆心瞬間安定,可嘴上卻又偏偏壓不住的涼涼道,「那許清沒把你賣了呀。」

那頭的鄭三姨丈知道媳婦兒還沒氣消呢,呵呵笑道,「他不敢,孩子怎麼樣?」

「蠻好的。」鄭三姨翻了個白眼,「有以靜帶著,乖了不少。」

「靜靜也在?」

「是啊,你要和她講電話不?」

鄭三姨問著,就把電話給了正抓著玻璃柜子努力夠著電話站著的以靜。

暮以靜拿過電話第一句話就是,「三姨丈,三姨聽到你打電話來跑得好快,我和大表弟都追不上呢,恩,她現在還笑的很開心1

鄭三姨臉一下就熱了0不許胡說1

暮以靜認真的看她,「三姨,我沒胡說,你現在就在笑呢1

小賣鋪的阿姨樂不可支。

鄭三姨則更羞怒了,假怒道,「晚上不給你肉吃了。」

暮以靜很委屈,於是告狀,「三姨丈,三姨因為我說真話生氣了,晚上不給我肉吃了1

鄭三姨:「……」

這外甥女得罪不起啊!

等以靜講完了,大兒子又講了幾句,然後電話回到鄭三姨手裡,不知道三姨丈在那邊說了什麼,暮以靜發誓她清楚的看到了三姨的臉紅的比剛才更厲害了。

雨過終於天晴了——

她想,暗暗的鬆了口氣。

晚上說不給她肉吃的鄭三姨燒了很多紅燒排骨,然後使勁的往她碗里放,凶著,「要多吃點,多長點肉。」

排骨雖然不是很貴,但也不便宜。

暮以靜知道三姨都是為了她,很誠懇的說謝謝三姨,我一定多吃多給你長個兒。

肉就別想了——她看過鎮上一個巨胖的孩子后不允許自己變成一個胖小孩。

晚上睡覺的時候,三姨是帶著笑睡的,暮以靜覺得自己住在這裡的任務已經成功了,接下來似乎該身退了。

她有點想大哥二哥還有爸爸媽媽,還有阿研阿瑞她們……

閉眼前入好夢前,她想,明早跟三姨說說送自己回家吧。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天一亮的時候,暮以森和暮以鍵兄弟倆個帶著阿曉就往鄭三姨這來了,都是一副后怕的表情,道,「小妹,咱家大伯母和三嬸吵起來了——」

「不,是打起來了!還砸了東西。」

暮以靜第一反應是想跑回去看熱鬧,才跑到門口被小胳膊小短腿的被鄭三姨逮了住,對兄弟兩個道,「你們今兒先別回家了,在三姨這呆著。」

笑話,大人打架沒輕沒重的,孩子回去了受傷怎麼辦。

不過不知道大姐有事沒啊!然後,她自己去看了,留孩子關在家裡。

暮以靜想,大人真是太狡猾了,她問暮以森說「大哥,怎麼回事啊?」

「不知道埃」暮以森也不大懂,就是早上還在睡覺的時候媽媽忽然喊他和二弟起來,然後叫他們帶著阿曉來三姨這邊。

「以靜。」阿曉玩著玩著,懵懵懂懂的說,「分家是什麼意思啊?」

暮以靜下意識的答:「就是跟石頭嬸子一樣分出來住呀。」

然後精神一振。

大伯母和三嬸是為了分家打起來的啊?

更想回去看了怎麼破!

阿曉不解的問,「那是好還是壞啊1

「大堂哥要補習,媽媽說爸爸賺了很多錢,要是不分家,再拖下去等大堂哥大堂姐讀高中了,學費都從公中出那我家就虧死了,是不是真的呀?」

暮以靜誠懇臉的想對她說,你媽媽想的太遙遠了——

大堂哥和大堂姐現在也不過初中,離高中還有兩年了。

再說了,就算真的高中學費貴,大伯父賺得錢累積起來還是夠學費的,哪裡需要用到三叔一家的呢,典型的喜歡佔便宜卻半點便宜也不願給人占。

她心暗暗琢磨著,可大人的事現在還輪不到她去操心,因為暮家干起架來,所以暮媽媽把她丟在鄭三姨這邊的時間又延長了。

暮以森倒是在兩家之間跑的勤快——

今天帶來奶奶被氣昏了,明天帶來大伯母氣得要回娘家,後天帶來——三嬸娘家來人了之類的諸多消息。

暮以靜琢磨著估計又會像往常一樣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不了了之,沒想到的是,在第三天的時候矛盾又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