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80 來自國外的書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380 來自國外的書信。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這老叔子也真是,對一個半大的孩子亂講什麼呢!

她胃口全失的說不吃了,要回房歇著。

暮大伯母和暮三嬸緊張的心卻是放鬆下來,對以靜看一百個順眼啊,左邊給一顆魚丸,右邊給一個蟹肉的往她碗里放。

暮以靜看著滿滿一碗魚丸和蟹肉左右衡量后決定忍痛不吃,留給奶奶去,省得餓出什麼毛病來才麻煩,礙於她現在對大伯母和三嬸都估計看不大順眼,於是就叫了幾個哥哥姐姐一起進去。

老太太對大的沒好眼色,對小的到底是自己的孫子孫女,而且分了家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子在一起了,胸口泛酸的連連說好,胃口再沒,也吃了:「你們都是奶的乖孫埃」

然後又拉著阿曉訴苦——

阿曉哪裡聽得懂這個啊,聽了半響也沒見奶奶有要給自己零花錢的意思,立即就沒耐心聽了:「奶奶你講得都什麼啊,我聽不懂,你吃完了嗎?吃完我要出去玩足球啦。」

「……」

暮奶奶憋得不行,「孩子,奶奶胸口疼啊1

阿曉就隨意的給她揉了兩下然後說好了,開溜。

其他孩子也一起開溜。

暮以靜見她吃下了,自然也不會留下當那個被吐槽的垃圾桶,跑出去和大哥二哥一起玩球。

自古以來,分家不是一件必然的事。

但是這份不必然首先的前提是合家團圓,長輩持得住,媳輩合得來,孫輩玩的來!

暮家除了第三條,前兩條都做不到。

那還是早分早好!

不然前兒是吵架,今兒是打架,改明兒就要舉刀相向了。

而平時矛盾再多——

衝突再多——

哪怕前兩天吵的翻天覆地的四個兒媳婦在這件事上也出了奇的難得共同的默契,不管婆婆再怎麼抱怨不想分家,她們也齊齊不應,該做的做,該孝順的孝順。

其他的一概不對答,被逼急了,小的推出老大,老大推出老二,老二推出老三——

就這麼推過了半個月,暮奶奶發了場燒,在某個雷雨交加的早上彷彿被一道雷劈的開了竅般,既然分家是註定的了,那她也得叫幾個兒子覺得虧欠自己才行,以後有什麼事,才好喚得動埃

而這個時候,已經進入十二月下半月了。

暮以靜收到了郵局叔叔帶來的一封書信,來自國外的,外封已經微微的泛黃也不知道在路上經了什麼磨難,她拆了書信從裡頭倒出了兩張照片。

君禮傾和君繁的合照——

兄弟二人站在一處,君禮傾的手裡還拿著筆和畫板,相機照下的剎那,畫板上的圖被他用手遮住,表情淡淡的,不知道畫的是什麼,另一張相片則是君禮傾好像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給了君繁替他圍起遮去了大半張臉,拍照的人估計喊了聲看這邊,所以二人齊齊的面對著鏡頭。

最後還夾了張書信——

是君繁寫來的,只有簡單的幾短問好的話。

「大伯跟我說信到大家手裡的時候,a鎮估計已經是十二月了,一定很冷,記得多穿衣服,不要凍著了,送上兩張相片,給你們看我們在這邊的風景,我們過的很好。君繁,禮傾寄上。」

暮以靜看完信又看相片,知道他們過的很好,就鬆了口氣的。

「寫了什麼寫了什麼?」以鍵湊過來看,字還認得不夠全,只勉強讀出了幾個字。

「小妹你看懂了嗎?」

「一點點兒,大哥讀吧。」暮以靜裝傻充愣的說。

暮以森就拿著信昂頭挺胸的站在凳子上讀完了,得到了小夥伴的來信大家都開心不已的跳了起來,然後拿著信去給石頭和阿凱他們看了。

回來的時候,問,「小妹,我們能不能回信啊?」

暮以靜上輩子並沒試過向國外遞什麼東西,所以也並不知道。

不過看著書信確實也很想回一封,哪怕只是簡單的說一句,書信已經收到了。

他們噠噠的跑去問暮爸爸。

暮爸爸幫著問了同事,最後得到的回答是可以,「就是遞到那邊的時間可能會很長,也不確定禮傾和君繁能收到不。」

暮以靜說再慢也沒關係,收不收得到嗎?這個……向老天祈禱吧,總之的,起碼以後倆人問起來,還可以我們回了信的。

於是大家就商量著怎麼回信才好——

每個人都寫了一封的,最後有厚厚的一疊,十幾封。

暮爸爸拿到的時候以靜發誓她看到爸爸嘴角抽了下,然後嚴肅的道,「只能寫一封。」

和國內遞信不同,遞往國外的費用很高的,換作一般家庭估計都不會由著孩子這麼來,暮以靜意識到了這點后很認真的說了聲,「謝謝爸爸。」然後換作一封比較長的a4信紙,和大家每人限定寫兩句話在上邊。

為了防止爭吵。

按照剪刀石頭布來。

誰贏了,誰就可以先寫。

最後暮爸爸拿去郵寄的時候聽到價錢還是肉疼了下,不過礙於孩子們希翼的眼神,決定,少抽兩包煙吧,就遞走了。

暮大伯知道了說他傻。

「遞到國內的都不一定能收到,遞到國外更摸不著影子了。」

「可總歸是孩子們的心意。」暮爸爸這麼講道,傻就傻吧,然後看著外邊又下起了小雨,春雨如油,冬雨就如災,他嘆了聲氣的:「趁著晚飯還沒好,我先去田裡看看吧。」

這天氣太凍,農作物都不好生產,長都長不大,幾乎大半種了都死在田裡了。

市場的菜價也跟著越來越高。

暮家還算好,進入十二月前暮以靜被帶進田裡過一次,隨口跟爸爸說了聲天氣太冷盤會凍死,要是像旁人家一樣弄個棚子什麼的溫暖就好了。

暮爸爸給放心上了,回頭就真的建了個保溫棚,溫度沒有暴露在外邊那麼冷了,菜也好種許多,不說長得快,起碼死的連旁人家地里的三分之一都沒有,這樣子等過年的時候,家裡也能省了很多在外邊買菜的錢,把錢買成魚肉,過個比較好的呢。

看完田回家的時候,驀地聽到有人在背後直喊他,「大姐夫!大姐夫1

暮爸爸一個愣,好陌生的聲音,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