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83 混淆視聽
小說:| 作者:| 類別:

383 混淆視聽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爸爸打來兩次了,都是我去接的——」

大表弟掰著小短指,暮以靜是在家長吵架中的環境成長的,深深體會到大人吵架的那種無力感,深怕表弟心裡也會有陰影,正要給他灌輸些心靈雞湯呢。

大表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驀地往屋裡沖,她跟著進去,看著他飛快打開了動畫片回過頭來說,「大表姐,其實爸爸不在我怪高興的,這樣就沒人管我看動畫片了——」

這熊孩子啊!

白瞎她的擔心了。

心底吐槽一番,然後她就陪著他一起看了。

到了吃飯的點要回家的時候,鄭三姨問,「大姐,大姐夫不會想不開也要去吧?」

暮媽媽想了下說,「應該不會,他和阿泊不一樣1

做建築,從搬磚小工到大工,是一步一步累積出來了,書墨就算去了也幹不了什麼,還得跟新人一樣學習。

而且,婆婆也不會同意的。

她心這麼的說,然後帶著女兒回家,走到街路口的時候驀地看到一輛司法的車從沈家門前開過去。

暮以靜眼尖,看到了被帶走的是什麼人,「媽媽,是秦思老師呢。」

暮媽媽雖然好奇但不欲多事,帶著女兒回了家做飯,過了不到一會,石頭嬸就跑了來說,「暮二家的,和暮老師一塊教書的那秦老師叫抓走了,說是行了賄賂……」

暮媽媽立即想到了編製的事。

「會坐牢嗎?」

「估計得是要,賄賂了不少錢,幾萬呢,這沈紅對她娘家人也是沒話說,幾萬就砸下去了。」

卻不知——

沈紅心底也震驚著呢。

「不是幾千塊嗎?怎麼成幾萬了?」她震驚的質問丈夫。

「現在不是說這個事的時候,得想辦法把這個事壓下去,再把秦思帶出來。」沈工頭顯得有點焦慮的講道。

沈紅一聽也是,便死壓了這口疑惑講,「是得把秦思帶出來,我爸媽年紀大了,可不能讓他們受這刺激。」

沈工頭正要打電話托好友呢,街坊的聲音就響起了,「哎呀,秦老師回來啦?」

「秦老師你真的行賄了?」

「沒有,只是配合領導做下調查而已。」這是秦思的聲音,然後人就進屋來了,喊了沈紅一聲表姐。

沈紅來不及喜,沈工頭就疑慮的出聲問道,「你怎麼出來的?」

秦思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隨即微微一笑的說,「表姐夫,你也很意外啊,我也很意外,不過可能是他們搞錯了,然後就把我放出來了。」

怎麼可能搞錯了。

行賄是確確實實的事。

沈紅夫妻都心有疑惑,不過耐不住秦思一番巧舌,就沒再懷疑。

秦思回到了樓上客房,一關上門所有的微笑都立即沒了,變得有些驚慌倉促,不停的來回渡步最後躺進了被子里,用被子蓋住自己企圖隔絕外界一切的聲音。

到了隔日早上,沈紅猛的將她房間的門敲了開,「秦思,秦思1

秦思一個哆嗦趕緊的去開門,「表姐。怎麼了?」

沈紅沖著她說,「你們學校的校長昨天晚上叫司法的人帶走了你知道不,還有教育部好幾個人,還有你姐夫也一起被帶走去做調查了,你快老實講,你昨天是怎麼出來的?1

秦思腦袋一陣放空的,抓著沈紅的手哭訴道,「表姐,你不知道那裡面不是人呆的地方他們都要打我,然後他們說可以將功折過,我之前聽姐夫說過……教育部里有幾個人還有校長,我就,我就把他們……說出去了,不過我沒有說姐夫,我保證……」

沈紅忍不住的扇了她一大巴掌,破口大罵:「蠢貨!你沒賣了你姐夫,那些人難道不會懷疑你姐夫賣了他們,然後賣了你姐夫嗎?1

真是害人精!

虧自己收留了她這麼長的時間把她當家裡人。

「不行,得想辦法轉移那些人的注意力,之前那暮家的不是也要行賄嗎?這是暮三家的親口告訴我的應該錯不了——推他出去當替罪羔羊好了,我去打舉報電話。」

學校里,暮爸爸本來在上課的忽然的就來了幾個好似司法部的人,然後請他做調查配合下,就把人帶走了。

其他老師見狀趕緊讓一人到暮家裡說一聲,找找關係什麼的。

暮奶奶急得頭腦發昏,張口道「這事得找誰啊,哦,孩的老叔,老爺子,快去找你那大兄弟幫幫忙埃」

暮媽媽心也慌但還算冷靜問那同事,「有說是什麼事帶走的嗎?」

「說是有人舉報了暮老師也行賄,所以要帶去做配合調查。」

暮媽媽一聽鬆口頓時放鬆了不少,之前確實差點為了編製去行賄的可索性後來丈夫堅持所以沒去,就是不知道這件事會不會影響什麼:「如果調查之後沒有,是不是就沒事了?」

那同事肯定的說,「如果沒有肯定就沒事的。」

那就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了,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暮媽媽還是回了躺娘家找暮外公,暮外公年輕時是教書的,現在退休下來了,但關係還在。

聽到大女兒回來說的事後,他託了關係找人打探一下,最後得到消息說——

暮爸爸已經出來了並回家了。

暮媽媽吃驚的往家裡趕,果然見到丈夫已經回來了,一口氣頓時放下。

「真的只是配合調查啊,嚇死我了。」暮奶奶雙手合十的念佛祖保佑:「可是老二,怎麼回事啊,誰舉報的你啊?真是天殺的,問到沒?」

暮爸爸來回這一躺被審問的也有些憔悴,「要替舉報人保密,肯定不會告訴我的。」旁頭不知為何在一起的許清嗨的一聲講道,「保什麼密呀,是那沈家舉報的。」

眾人驚悚看他,暮爺爺問:「大侄子,你怎麼知道的?這沒證據的事咱可不能亂說。」

許清也不生氣,哈哈笑著道,「叔,我和沈家又沒仇又什麼好說的,我又不認識這家人,是我好奇下用包煙換來的消息,就是那沈的沒有錯,然後我又一打聽,那沈家當家的好像也被抓進去了,估計是為了混淆視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