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88 分出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388 分出去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以森和暮以鍵本來並肩站著有點害怕,這會聽到小妹出聲了,也都鼓起勇氣來異口同聲:

「我是大哥,我可以照顧二弟和小妹。」

「我是二哥,我可以照顧小妹1

暮媽媽聽著女兒和兒子的話,頓時重建信心的,早在丈夫說要去n市前她就想過分家的事了,哪怕不分,難道還真能指望婆婆和妯娌有個好臉色?只怕更難熬,既然如此,還不如分了家,誰也不用看誰的臉色,日子是好是壞,憑自己努力。

「媽,放心,我鄭淑吟哪怕窮困潦倒,分了家,也絕不會再來向你和爸求助一分一毫,當然,你和爸是我的公公婆婆,書墨的父母,我們孩子的奶奶爺爺,分了家該贍養的那部分,其他妯娌怎麼承擔,我們也怎麼承擔。」暮媽媽軟的硬的一併講了完。

暮以靜過去抓住了爸爸的一隻手,她不是個擅長表達自己內心的人,做了一陣心理建設后,很真心的一字一句道,「爸爸,你是為了我和媽媽和哥哥才去那麼遠的地方的,我知道,只要你的心在我和媽媽哥哥這邊,那我和媽媽哥哥也永遠站你後邊。」

「靜靜說的沒錯,我嫁給你什麼糟糕的日子沒走過,現在孩子大了,再糟糕還能比以前……」暮媽媽頓了下的,才繼續道,「糟糕嗎?」

暮爸爸看著女兒小臉如大人般的堅定,再看著媳婦,胸口一熱,把妻女大力的擁在懷裡,「淑吟,我暮書墨一定會努力在外邊闖出一片天的!為了你們1

暮媽媽胸口也是一暖,語氣卻還是淡淡定定的不想給丈夫壓力:「平安首要。」

暮以靜靠在爸媽的身邊,向兩個哥哥招了招手。

暮以森和暮以鍵立即跑了上去,一家子五口人擁在了一起。

暮以森已經九歲了,隱約分辨的什麼,講道,「爸,你放心,我已經大了,我會照顧好媽媽和弟弟妹妹的。」

這是上輩子即便他長到二十幾歲都不曾講過的話,不是沒想,而是即便想了也不懂得敞開心肺。

而現在他講出來了。

暮以靜將爸爸和媽媽的手放在一起,覺得只要這兩雙手一直就這麼和睦的牽著,前邊有再大的困難她也勇者無懼:「只要爸爸和媽媽好好的,我和哥哥也都會好好的,只要你們好好的,我什麼都不會怕1你們就是我和哥哥成長路上最堅強最有支撐的盾。

暮爸爸眼眶再也受不住的一酸,不過怎麼能在兒女面前流淚呢,他趕緊拿手抹了抹臉的,然後分開,對老母親沉聲吐息道,「媽,你想分家,那就分吧。」

那就分吧——

分家那是要請祖祠的人,還有暮家的長輩來的。

暮家的長輩被請來時聽到要分家很是奇怪的問暮爺爺,「怎麼在這當口分家,暮二不是要去n市了嗎?」

「就是要去n市了才要分家的。」暮爸爸沒叫老父親為難,自己對長輩說道,「老叔,你看看怎麼個流程吧。」

暮以森和暮以鍵已經被送去了學校。

暮以靜想聽聽分家的過程不想走,所以耍賴賴死了暮媽媽,暮爸爸和暮媽媽只道她經了剛才的事心有不安,所以也沒勉強她再去幼兒園,而是帶在身邊。

暮家老叔再度重複一遍的問,「老遼啊,真的要分?」

老遼是暮爺爺的名字,他一口接一口的抽著煙看了眼老婆子,都鬧成這樣了,不分老二也是寒了心的,還不如分了,「是,分了吧。」

「那行,怎麼分,你們說,我做公證1暮家長輩的說著,落坐舉筆,恩?紙呢?

他正找著,一隻小小的嫩手就給他拿了張紙過來。

他一看,是暮二家的小女娃,立即笑了笑的。

暮以靜也對他甜甜一笑,就這麼湊坐在他身邊開始看暮家怎麼安排分家。

「來,說說吧,怎麼分。」

暮爺爺緩緩的開了嗓子,「我和老婆子商量好了,老大老二家的分去新房住,因為那棟房子的錢是從公中出的,所以他們兩家每家都得向老三老四支付兩萬,就是四萬,老大,老二,沒問題嗎?」

四萬塊,二房現在連一千都拿不出來。

他想啊,只要老二拒絕了,那這分家的事還可以再談談,自己和老婆子也不丟面子。

然而暮大伯母雖然覺得付四萬挺肉疼的,公中的錢也有他們大房的錢啊,但搬出去住也比住這裡好,起碼什麼事都可以自己作主,就點頭同意了,「成吧,爸媽,我沒問題。」

暮爺爺又看暮爸爸,「老二,你們呢?」

暮爸爸心裡什麼想法都沒有了,回頭看了眼妻子。

暮媽媽向他點點頭,表示可以,「爸,媽,我和書墨也沒問題。」

暮奶奶看得來氣,立即補了一句,「他老叔,為了免得日後扯錢的糾紛,錢還是一次付清吧。」

暮老叔瞅了瞅這弟妹,不理,轉而向暮爺爺問,「老遼,你怎麼說?要一次付清,那你們大房二房分家,你們是打算清分多少家產給他們的?」

暮奶奶嚷嚷道,「家裡的錢全建了房子,哪還有什麼錢,總共就那麼萬把來塊,每家幾千塊,分了,我也不偏誰。」

暮老叔不悅的把筆放下,「我說弟妹,你們這是分家呢還是分心呢還是要逼死人啊?講清楚,要是前邊的,那我繼續寫,要是後邊的,我現在立馬走人。」講著,他就起身。

暮爺爺趕緊把人拉住,對著老婆子罵了幾聲,「你胡嚷嚷什麼,這個家我還在呢,還是我作得主呢,家裡建了新房確實沒什麼錢,但也沒老婆子說的這麼少,一共還有四萬多塊,這裡頭拿出三萬分給四房,餘下的一萬我和老婆子自己放著做本兒,以防有個什麼事。」

接著,又繼續講;「老大拿一萬,老二你一直以來也沒賺什麼錢的,拿個五千,老三老四將來都是要住這裡的照顧我和你們母親的,就多拿一些。」

「其他的東西,早先鬧的時候也講好了,還是照那樣來,大房二房選個日子分出去后,家裡的床啊衣櫃什麼的全可以搬走,至於家裡那片子田吧老大你們是不會管的,老二你要去那麼遠的地方也管不來,老三家裡孩子多將來養家難,就把田給了他們兩口子,老四沒田,等老大老二搬出去后,二房那屋子就歸你們住,將來孩子大了也有多間地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