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94 按照禮儀江湖規矩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394 按照禮儀江湖規矩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顯然不能奢望,以靜決定走第二條路,她收起彈弓對小無賴挑釁的喊道「我不用彈弓,來打一架,我要贏了以後見到我你繞著道著,你要贏了,你沒這個機會,再說……」

陳小無賴本來要跑,一聽她不用彈弓就停住了:「你真的不用彈弓?」

以靜講「你以為我是你們,言而無信,我說不用就不用。」講完,把彈弓給暮研姐拿著。

小無賴一看就興奮了。

小妖女是不是傻!

是不是傻!

沒了彈弓做武器她怎麼可能打贏自己。

他意氣風發的道,「輸了你你就得給我做牛做馬1

以靜心說等你贏了再說,嘴上答應道,「好,三二一……」

數完抄起旁邊一個塑料桶砸了過去,小無賴還陷在贏了后要怎麼使喚她的興奮里了,被這麼一砸再被什麼一撞直接摔在了地上,然後眼前一黑,那個砸自己的水桶似乎蓋在了自己腦袋上,他憤怒的哇哇大叫:「你無賴!還沒說開始就開始了……」

「請記住,我們是在打架,不是在比賽!而且我數完一二三了……」以靜把他死死的壓在地上,手腳毫不留情的砸在他身上,實打實的那種挨的小無賴哇哇慘叫。

不到一會就鼻青臉腫起來,明明這小妖女手裡沒了自己怕的彈弓,為什麼自己還是打不過她啊!

簡直沒天理了!

他不信邪的吼了一聲,用盡了全力去打,最後也只和暮以靜打了個持平,多數時候還是在吃虧,兩人抓著領子在地上滾了好多圈拳腳相向,小無賴快被揍得爹娘都不認識了。

屋內的大人出來看到這一幕簡直目瞪口呆,「天吶,這暮二家的丫頭看著小小的,卻這麼厲害埃」

那小無賴被打得都快哭爹喊娘了。

他唏噓著,才記起來得上去把孩子拉開。

小無賴一見大人來了,沖小霸王喊了一嗓子,「快跑。」二人就趕緊溜了。

以靜一把抓住了小無賴,要走也得先把事談好:「你輸了!別忘記你答應的以後見著我要繞道走。」

小無賴急得手打腳踢的,最後直接沖著她的手咬下來,才順利的逃脫。

以靜看著拳頭上的牙印,只覺的又臟又噁心,更生氣了——決定下次再見到這死無賴,直接把他牙齒打落,叫他丫的咬人!

石頭嬸聽到動靜追出來了沖著小霸王和小無賴的背影氣罵了幾聲,「誰家養的野孩子,有爹生沒娘教是吧,石頭是能亂扔的嗎?萬一砸到孩子和老人怎麼辦?」罵完,又去問孩子們有事沒。

暮以鍵打贏一架興奮道,「石頭嬸,我們人多,沒事。」然後跑到小妹身邊看著她被划傷的手,很疼的樣子,「小妹,你痛不啊?」

以靜抬起手兩隻拳頭給他看說,「有點兒!我要洗手1

石頭嬸趕緊給抱起來呼了呼傷口罵兒子道,「你以靜妹妹還小,你也不知道看著幫點。」

石頭很委屈,但見以靜受了傷也覺得是自己好沒用。

以靜可不想叫他背這鍋,將道理的說:「石頭嬸,不是石頭哥的錯,他也想保護我的,只是分不出身來而已。」

石頭嬸罵歸罵,也聽不得有人說自己兒子不是的,聽得以靜不但沒說還為兒子說話立即就更喜歡她了,「手很疼吧?嬸抱你進去擦藥。」

等進了屋,沖著還在忙碌的暮媽媽等人把事情講了一遍:「那兩死小子跑得快,不然看我領著他們上家裡討說法去,不過淑吟,以靜這性子真好,既乖又知道不吃虧,把那小無賴打得都哭了。」

她就喜歡這樣性子的孩子,不主動去惹事,但人家來惹事了也不會退縮,會迎上去自己討公道。

暮以靜端坐在椅子上乖巧的不行的看著自己的媽媽。

滿臉都在說——

是啊,我是正當防禦,我不是故意要打架的。

都是小無賴和小霸王的錯。

暮媽媽早在心裡把小霸王和小無賴罵了千百遍了,但對著閨女,又是一副樣子,點了點她的眉心板著臉說道「不管怎麼說,打架還是不好的,今兒磕的是手,萬一哪天磕傷的是臉破了相怎麼辦?」

原來是擔心這個埃

暮以靜毫不猶豫的道「不要緊,以後我賺了錢,去做去疤手術就好。」

去疤的還是手術,暮媽媽這下是真嚇的不輕了:「你哪裡學來的話,不許胡說,也不許胡來。」

「好。」以靜認真答應,她不胡說,也不胡來,一定會按照禮儀江湖規矩來的。

暮媽媽又給她看了看——拳頭和臉上脖子都帶了傷口,小閨女平時怕疼的厲害,這會上藥卻一聲疼也不哼的,心疼的不行,把陳家和沈家的罵了個幾十遍的。

「二嫂,靜靜沒事吧?」

以靜扭頭一看,是三嬸帶著阿曉進來了,她微微的往旁邊坐些,給阿曉讓位置。

「沒什麼大事。」

「那就好。」

暮三嬸拍拍胸口一副嚇的不行的樣子。

以靜知道這還沒完,果不其然,暮三嬸又嘆了聲氣,用著憐愛無比外帶責怪的眼神看來,「以靜啊,不是三嬸說你,咱女孩子不能這麼粗魯,好好的怎麼可以學得旁人去打架呢。」

「是小無賴和小霸王先動手的。「

「那也不能打架啊,二嫂,二哥這才走一天,以靜就跟人打了架,這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你還是把二哥喊過來算了,在哪干不是干埃」

暮媽媽心情正不好呢,被她一說,淡著臉道,「三弟妹講的不錯,這樣吧,回頭書墨打電話來,我跟他說,三弟妹你幫我勸著他些,讓他回來吧。」

「我也就是說說……」察覺出暮媽媽在生氣,暮三嬸乾笑兩聲,「以靜,三嬸也是為你好埃」

以靜很領情的點頭說我知道,然後扭頭對阿曉一本正經的說教:「阿曉,你聽到了嗎?以後要是小霸王和小無賴欺負了你,你得站那給他們欺負,不能還手,要不然我們就成粗魯的女孩子了。」

阿曉撇嘴說:「以靜你是不是傻,那麼傻的事我才不做,我肯定要打死他們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