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95 人的喜厭不可理喻
小說:| 作者:| 類別:

395 人的喜厭不可理喻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當媽的才有摸有樣的教訓著侄女,轉眼就被閨女給拆了台。

暮三嬸氣得上去要抓她打兩下:「死丫頭吵什麼,你被欺負了可以告訴老師也可以告訴媽媽。」

阿曉被打多了,機靈的抓了把桌上的餅乾開始逃:「那媽媽你也不會去幫我討公道的,你只會說爸爸在沈叔叔手下工作,我們要忍,再說了,上次以靜和阿研姐被欺負了,你和奶奶他們也全都知道啊,有什麼用,回頭還不是要被欺負,我也要像以靜一樣打回去1

以靜無視了三嬸責怪的目光,淡定的拿起餅乾啃著,恩,這夾心餅怪好吃的。

石頭媽差點沒笑出聲來:「我說暮三家的,都知道你和沈家的關係好,但不是每個人和她們家關係都那麼好的,要不然,你去和她說說,讓那沈紅把兒子管好點,別整點出來瞎搗蛋唄。」

「石頭媽,你什麼意思?我也是為了孩子好。」暮三嬸聽出了點不對勁,先不說沈紅從來都覺得自己兒子是對的,錯的一定是別人家的孩子這點,自上次被潑髒水后,她和沈紅算是鬧翻了,這石頭媽明明知道,分明故意的。

「是,你為了孩子好,我也沒說你不是為了孩子好呀。」石頭媽堵了她一句。

暮三嬸氣得撓心抓肺,再傻也感覺出了自己不受歡迎,希罕啊,請她她還不想來呢「媽還在外邊坐著,這裡沒什麼事要我幫忙,那我就出去了,死丫頭,還賴那坐什麼,沒眼力見的,還不走。」她話裡帶話的喊了沖阿曉喊了一通,然後就出去了。

石頭媽一見人出去了,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暮媽媽擔憂道:「怪我管不住這張嘴,不會給你添啥子麻煩吧?」

暮三家的那張嘴可不是個繞人的,萬一跑回去跟她婆婆上眼色,哎喲——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暮媽媽趕緊道,「你也是幫孩子說兩句話而已,哪裡就能添麻煩了,真要是有什麼麻煩也不是因為你這兩句話帶來的。」

婆婆本來就因為書墨去n市而對自己不滿著。

就算真來什麼麻煩,也只是借題發揮而已,怪不到石頭嬸身上。

石頭嬸哎的一聲:「說起來書墨打電話回來了沒啊?」

提起丈夫,暮媽媽也有些擔憂,「還沒有呢,估計還在路上呢,我有跟他說到了打電話回來的。」

以靜算了算才過去二十四小時不到,爸爸就算到了估計也得安置妥當才能打電話回來呢。

正算著呢,暮生跑進來說,「媽,二伯母,奶奶和三嬸回去了。」

暮媽媽和暮大伯母相視一眼,後者問,「擺桌還沒結束呢,怎麼就回去了?」

暮生聳肩說,「不知道啊,我看到三嬸跟奶奶說了什麼,然後奶奶很生氣的就走了,爺爺喊她不祝」

得——

石頭嬸覺得自己還是給暮媽媽惹麻煩了。

不過這暮家老太太也是個糊塗東西吧?多大點事,擺桌的時候離開,是怕人家不知道婆媳關係不合啊?

暮媽媽反而很冷靜的講,「大約是身體不舒服什麼的吧,我出去問問爸,要是不舒服什麼的,回頭我就留點吃的送到老宅那邊去。」

以靜舉手說,「讓我和二哥去送。」

才不讓媽媽去受那冷臉呢。

擺桌結束后,以靜就和二哥拿著魚啊肉啊什麼的跑了躺老宅,一進屋就大喊了聲奶奶。

暮奶奶出來一看到是二房的孩子,臉色拉的更長了,「叫這麼大聲,叫魂呢啊,你們媽呢?」

她等著鄭淑吟過來把她罵一通呢,腦子想的什麼?

讓孩子去買肉啊水果啊什麼的就算了。

孩子打架,老三媳婦好心好意的勸居然還不領情!

以靜心說早知道你想藉機發作媽媽了,我怎麼可能讓她過來:「奶奶,我媽媽辛苦了一天了,我和大哥二哥心疼她,讓她休息著了。」

「做這麼點子事就喊辛苦了。」暮奶奶一陣冷嘲熱諷的。

「吵什麼呢,吵什麼呢……」暮爺爺出了來,瞪了老婆子眼后,和顏悅色的對倆孩子道,「你們奶奶發瘋呢,你們別理她,這天都快要黑了,趕緊回家去吧,路上慢著點別摔了埃」

「好的,爺爺。」以靜和以鍵齊齊的答應了聲,跑出老宅,背後傳來的是爺爺喝罵奶奶的聲音,兄妹倆個相視一眼。

以鍵說,「小妹,為什麼奶奶好像故意在為難媽媽?」

以靜說,「因為人的喜歡和討厭都很不可理喻,二哥,我們要讓媽媽少辛苦些。」

以鍵想著奶奶兇巴巴的說著媽媽不好的樣子,心底有點難過,重重的點頭。

回了家后。

暮媽媽在洗碗,問倆孩子,「你們奶奶有沒有說什麼?」她怕孩子受委屈,想著下次有什麼自己過去一躺好了。

以靜卻把頭一搖,「沒有啊,爺爺也在,讓我們回來路上慢些。」

以鍵下意識的點頭。

哦……

公公還是講理些的,暮媽媽就放心了。

背後——

以鍵不解的悄聲問,「小妹,為什麼不跟媽媽說奶奶講的那些話啊?」

「二哥,如果我們說了,媽媽下次就可能不讓我們去了,她怕我們會受委屈的,所以不能說。」以靜講道。

上輩子媽媽不知道為他們承擔了多少。

這輩子她不能把這些全部擔到自己身上,但也要盡量的擔當一些過來,讓媽媽輕鬆一些。

懷著這樣的想法——

以靜也徹底的見識到了老太太極度不可理喻的一面。

在n市的暮爸爸到達后七轉八轉到達n市工地是已經是大晚上了,吃也顧不上,第一時間的打電話給了家裡,因為小賣鋪離老宅近,老闆下意識的先去找老宅里的暮奶奶說。

暮奶奶就在電話里對二兒子把二媳婦給說了一通。

「以靜好好的孩子,居然學的那些野孩子一樣去打架,你三弟妹幫著說幾句話,你那媳婦還不樂意了和著外人一起說你三弟妹,這像話嗎?」

「這不能吧?以靜那麼乖。」暮爸爸聽到閨女打架覺得自家老母親怕是誤會了什麼。

「怎麼不能,打得通身是傷,我把電話給賣鋪老闆,她那天也在,你聽她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