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98 教你怎麼打贏
小說:| 作者:| 類別:

398 教你怎麼打贏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石頭覺得能有打贏小霸王和小無賴的訣竅,那還玩什麼啊,把球丟開風風火火的跑走說,「我不玩了,我要回去寫作業了。」

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期末考試了。

小孩子最是容易跟風,見石頭不玩了,阿凱頓時也不想玩了。

以鍵看他們都不玩了,也跟著不想玩了,跑回家拿了作業上石頭家去,不認識的題還可以互相抄一抄不是。

石頭媽是最高興的那個,見兒子說不玩遊戲要考九十五分,立即的放下話,要是孩子們學習都能考的不錯,就帶他們去吃麥當勞。

石頭阿凱等人一聽立即就跟打了雞血似的,憤力的比起學習來。

石頭爸一看吧,說,「也不知道這群小子熱情能保持多久。」

孩子的熱情都是來得跟風似的,去的也跟風似的,石頭媽也覺得是,怪遺憾的去跟暮媽媽說「要是能保持住就好了。」

「有這份學習的熱心,以後考個什麼好學校會難呀。」

「你家石頭還好,我家以鍵野得跟什麼似的,估計三天都坐不祝」說三天還是高看了的,暮媽媽對自己的猴皮兒子太了解了,覺得能穩住兩天都是大驚喜。

就如大人們說的,石頭和以鍵在乖了兩天之後一碰上難解的題心又開始蠢蠢欲動,湊一起作業寫到一半就拉著阿凱跑出去打球了。

半個小時后,以靜正和石娜在拼圖就聽到了石頭和阿凱被小霸王打了的消息,忙跑去石家看,石頭媽剛好帶著石頭回來。

暮媽媽問,「石頭怎麼樣?」

石頭媽很上火的罵,「牙齒被磕掉了兩個,沈紅那死女人還不認,我差點撕了她的臉,要不是那沈工頭及時的回了來還算講道理的賠了錯,我真想撕爛她的嘴。」

石頭被磕掉了兩個牙齒也很難過的掉眼淚著。

以靜於心不忍的上去安慰他:「石頭哥,沒事的,牙齒還會長的。」

石頭更難過的哭了,「我,我不是因為掉牙齒難過,我是……我是,我是打不過小霸王難過,以靜小妹,你上次說能教我打過他們,是不是真的呀?」

以靜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尊心受傷了,忙點頭說當然是真的,「就算你不信我,也該信自己親眼看的吧,我打贏過小無賴兩次了對不對?這樣,你別哭了,我下次教你。」

暮媽媽聽得女兒在教唆石頭打架,趕緊瞪過來,「不許胡鬧。」

石頭把眼淚擦了擦的說,「嬸,你別罵以靜,媽,我會好好寫作業的,這次期末考試我肯定考的好成績,這樣你就讓以靜妹妹教我好不好?」

沈紅她就不是個講理的,小霸王在鎮里到處欺負人都不管還想賴帳,石頭媽早氣死了。

她能管好自己的兒子不亂打架,但不能管好別人家的兒子埃

既然如此,那她就管好自己家的兒子別吃虧就行了。

「行,你考九十五分,讓以靜教你怎麼打贏那小混蛋。」要不是怕暮媽媽介意,她都想說,你不用考九十五分也沒事。

「嬸子答應你了,石頭哥,別哭了。」以靜拿了紙巾給他擦擦臉,說,「來,我們笑一個啊,哭就不好看了。」

石頭對上她甜甜的笑容怪不好意思的露出了個害羞的笑容,暗暗發誓一定要考個好成績,然後打贏小霸王。

以鍵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受欺負也很不開心,於是跟著道,「石頭,我陪你一起學習。」

大人都只猜到了開頭沒猜到結尾,孩子確實沒耐心,可他們也有自尊,特別是在小霸王不斷的來騷擾下,石頭和以鍵更憋了一股氣卯著勁學習起來。

到了期末考試的成績發下來的時候,石頭媽都懷疑自己看錯了,眨巴眼睛對著燈照了幾下確認沒拿錯也沒拿反,最後石頭爸工作完回來問她你幹嘛呢時,被狠狠的捏了一把,痛的叫了起來「老婆,你幹什麼?」

石頭媽喜不自禁,「不是夢啊,你看,咱兒子數學拿了八十分了啊!你看吶。」

石頭爸愣,「哪呢,我看看,拿錯試卷了吧。」他一隻手還沒拿住試卷呢,外邊有人喊石頭媽,石頭媽就帶著試卷如一陣風般的跑走了;「我去給淑吟看看,哎喲哎,簡直像做夢。」

石頭爸僵著伸一半的手,「老婆……你好歹先給我看一眼吧。」

不止石頭考了個好成績,向來偏科的以森以鍵也考了個不錯的成績,對比他們之前那永遠明明不是故意特意卻彷彿故意特意堪過及格線的成績來說,足足提升了二三十分。

「大哥二哥和石頭哥,大家都很棒了。」以靜湊上來看到幾張試卷的成績覺得自己真是功不可沒啊!不過大家積極性很高也是重要原因。

暮媽媽也覺得不錯,雖然一次提升不代表未來,但是孩子是需要鼓勵的,石頭媽的想法和她不謀而合,於是決定帶孩子們上麥當勞去。

雖然她說了讓以森兄妹三個也一起去,她付錢,但暮媽媽還是堅持出了點錢,才肯讓孩子去的。

最後暮生知道了也想去吃,大伯母就乾脆也出了一份子錢,讓一對兒女跟著一塊去了。

石頭等人都是第一次來到麥當勞,有點拘束,也有點興奮。

石頭媽去點餐了。

就剩孩子們或坐或繞著桌子玩耍的。

「以靜,你還沒考試吧?」阿凱忽的問說。

「恩,還要下個星期。」幼兒園的期末考試都比小學來的晚的。

「以靜小妹,考試是你厲害是是沈意輕厲害埃」石頭本來因為沒考到九十五分很沮喪,聽到這個話題又提起勁了。

「意輕上個星期不知道去參加了什麼比賽,最後拿了獎狀,鎮上的大人都在誇她厲害,我叔叔在居委工作的還說因為她為鎮里爭光了給了一百塊呢。」

以靜本來對獎狀啊成績啊什麼的沒啥子興趣,聽到一百塊一下就精神了,雙眼放光的扭頭。

「一百塊?錢嗎?rmb嗎?」

確定不是作業薄啊筆芯什麼的摺合成rmb嗎?在未來就很愛這一套。

「rmb是什麼?以靜小妹,你好激動……」石頭覺得她眼睛放光的樣子,有點可怕。

「就是一百元,真的一百元嗎?」

「恩,是一百元,我看到了的,她媽媽還到處在鎮里說呢,我媽還生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