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403 暮爸爸的薪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403 暮爸爸的薪水。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天吶。」

「許工頭。」

「書墨1眾多工友紛紛停了活趕上前看情況:「怎麼樣,砸到哪了,沒事吧?」

「沒事。」暮爸爸看著就落身側幾百斤重的鐵,後背的冷汗都冒出,第一瞬間是萬幸——不然自己要出了事家裡的媳婦和孩子可怎麼辦。

許清先是仰頭把老國罵了一通后,看著暮爸爸眼皮子有血漸漸流下,趕緊吼道:「姐姐姐,夫……快快快,去醫院……」

從醫院裡出來天是黑的了,暮爸爸的眼皮子逢了十幾針。

醫生說幸好沒砸在腦袋上,不然就不是十幾針的事了。

真是福大命大。

許清一路聳拉著腦袋,回到工地時,鄭三姨丈正在罵那老國,許清看那老國也是憋了一肚子火,然後鄭三姨丈一回頭的,把他也一塊罵了,「早告訴過你干這行不能心軟,這樣那樣的縱著,現在出事了吧,姐夫,你怎麼樣?」

「好了,十幾針換條命,也是挺值,不過真的別有下次了。」暮爸爸本來也想罵許清和老國,但見兩人都挨了訓垂頭攝了,「你們知道嗎?那鐵砸下來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想的是幸好沒砸到腦袋,沒死,不然可怎麼對的住家裡的媳婦和老婆……」

老國和許清一聽這話,皆沉默了,然後腦袋垂的更低了。

都是出來打拚的,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家人……

「啪」的一下,老國抽了自己一巴掌,紅著眼斬釘截鐵的說「對不住,書墨!倆位工頭,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抽煙了。」

鄭三姨丈舒緩了語氣的道「煙還是可以抽的,就是讓你們別在高空作業的時候抽而已,不是我們不講人情,這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咱家裡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出了事,對得起誰1

誰也對不起,後悔也是沒用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一向因為暮爸爸是靠關係來的而瞧不起他的老國主動的湊到他那床問:「書墨,你家裡都有誰埃」

「父母,兄弟,老婆,孩子……」

「幾個孩子埃」

「三個,兩男一女,你呢?」

老國怪驚訝的,「我家兩個兒子,我聽說你以前教書的,好好的教著書不是很好嗎?幹嘛大老遠的跑來干這種苦力活?」

他本來以為是大少爺不知苦跑來體驗生活,可相處下來,卻發現這暮二一點也不是這樣的性格,比誰都吃苦,乾的比誰都晚,就可惜是個新手。

暮爸爸沉默了幾許,隨即爽朗的笑道,「會離家那麼遠外出打工的,除了為了賺錢還能為什麼。」

哎,真想媳婦,真想兩個混小子還有乖乖閨女。

老國深有同感的點頭。

「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幹活呢。」

工地的生活比睡都苦,不管春夏秋冬每天都是干十二個小時,起的早,睡得晚,賣得力,暮爸爸還得跟著許清到處跑活兒。

到了這裡后,他才知道為什麼阿泊和許清會極力的想要他來。

原因不外乎於許清這貨實在靠不住,講的一張好嘴子,可偏偏字識地半知半解,全部組合起來就更慘了,一句識不清的,聽說來到這裡后還被合同被坑了兩次,幸好接的都是裝修的活,要是像現在這種建新房的,那真是要賠慘了。

可是除了這點外,其他一切倒都是真的,比如工資比在鎮里高,又比如如今n市正在發展中,工人少,活兒多。

所以在意識到這點后,鄭三姨丈和許清才會起了把他一起拉來的念頭。

鄭三姨丈和許清都是接的包活兒,一開始是許清自己單獨帶一個團隊,後來鄭三姨丈來了也帶了一個團隊,一邊接散活,一邊則和其他建築公司找合作接建房活,前者適合他們目前的發展階段,後者則是活兒耐做,大半年下來不用愁沒工干,不過並不好接。

還有其他材料啊方方面面的問題——

這裡的材料可不像在鎮里,有熟人路子通,許清靠不住,鄭三姨丈到底來的時間不夠長,買的材料都是在短範圍內簡單對比后買的,如果以後長期要發展,肯定要找家盡量類似於老六那樣的,平價好質量。

白天暮爸爸和許清四處跑,空下的時間就用來學習,一天忙碌到晚上閑的發慌,舉頭望月思念家裡,想到媳婦和孩子就跟打雞血似的,更勤快了,大把的時間投入學習中。

轉眼間的來到n市就半個月過去了,一月的到來,也代表著春節的快到來。

過年票難定,鄭三姨丈已經開始陸續的問哪些工友要回家,然後幫著訂票。

許清因為他有朋友也要過來,所以要回去把人帶來一躺的。

暮爸爸雖然是學習階段,但手裡也是有工資的,不多,一千多塊,除此之外許清因為不怕他人跑了,所以額外的預支了二千塊錢給他,如果要坐機回家,那三千來塊一來一回幾乎就沒了。

他頓時明白阿泊什麼不回家過年了。

想了想的,他把錢交給許清拜託他帶回家去,然後決定,今年的年不回家過了。

許清拿過錢,覺得這錢實在有點沉啊,「大姐夫,雖然我是很高興——但是,阿泊不回去他老婆就差點拿眼神秒殺我了,這會我回去再跟大姐說你也不回去了,我會不會回不來了啊1

「沒辦法,我怕我萬一回去了,就不想再來了。」暮爸爸說,只有外出了才懂得思念家的味道。

「大姐夫你放一萬個心,這錢我一定給你交到大姐手裡。」許清立即一收糾結的表情,麻溜的說。

笑話,好不容易拐到這麼個好幫手,他本來還擔心暮爸爸吃不了苦,來了沒多久就要回去,結果人不但毅力強大的撐下來了,練成了還是一個頂多個的好幫手,要是放回去再也不來了,他捶胸頓足再後悔也沒用了。

決定了不回家,那自然得告訴家裡人一聲的。

暮爸爸到了熟悉的小賣鋪。

老闆已經熟悉他了,樂呵呵的遞了根煙打招呼,「書墨,來打電話啊,自己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