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406 拒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406 拒絕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那就這麼決定了。」暮奶奶講,「晚上我跟老二媳婦說。」這鎮上上哪找自己這麼好又大方的婆婆去。

晚上,大年三十的團圓飯是要一起吃的,因為是分家出來的第一年,所以暮媽媽帶著孩子回了老宅吃。

飯桌上,有海鮮,丸子什麼的,以鍵愛吃,伸筷子去夾,結果筷子伸到一半的時候,那丸子就被暮三嬸端了開,換上了一盤子青菜。

「以鍵啊,小孩子要多吃青菜,不能吃太多肉。」

「三嬸,我不愛吃青菜,我愛吃丸子,才吃一個。」以鍵忍不住的說。

「這丸子是我媽媽買的,沒有你們的份。」阿曉護食的說。

「那我媽媽也有買埃」以鍵啪的放下筷子,有點生氣了。

既然都有買,為什麼自己吃不得。

暮奶奶立即訓斥道,「餓死鬼投胎沒見過吃的啊,大人都還沒怎麼吃呢,你個小孩子家家的就想著吃吃吃。」

以鍵被訓斥的很委屈,還不如在家吃呢。

「二哥。」以靜把自己碗里小嬸夾過來的丸子放過去,悄悄的告訴他,「別哭,等回家讓媽媽給我們煮丸子吃。」

以鍵這才收起了委屈,也不夾菜了,埋頭很隨意的吃了半碗白飯就不吃了,留著肚子等晚上回家吃。

飯後,暮媽媽收拾好了碗筷,準備帶孩子回去。

暮奶奶將她喊了住,「等等,老二媳婦,讓以靜留下。」

以靜正和暮研玩翻花繩,被點了名分心的扭頭看過去,深思。

為什麼要她留下來?

別告訴她老太太想通了,打算來培養下祖孫感情。

光想著她就忍不住先惡寒了下。

「老二媳婦,雖然老二實在不像話,但我也不能看著好好的孩子被帶壞不管,以靜以後我就幫你帶著吧。」

什麼?!

以森第一反應是,跟著奶奶,那小妹豈不吃不飽穿不暖還得被奶奶當小丫鬟使喚??「媽媽,不行1

「你媽還沒說話呢,小孩子家家一邊玩去。」暮奶奶呵斥,她眉眼微挑的,用高高的姿態彷彿自己是做了件多麼大的好事,更覺得老二媳婦肯定要好好感謝她的。

誰想,暮媽媽愕然了一瞬就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媽,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書墨走的時候我就說了,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能帶,不勞煩你了。」

「以森,靜靜,跟爺爺奶奶說再見,然後我們回家了。」

「爺爺奶奶再見!三叔三嬸小叔小嬸再見1以森以鍵毫不猶豫的說,順邊把小妹緊緊的帶著身後,生怕奶奶會過來搶人。

「老二媳婦,我是看在老二的份上,才想著幫你帶孩子的,你今兒要是拒絕,改天可別來求我幫你帶。」一番好心居然被拒絕,暮奶奶原本那一丟丟的心軟瞬間又沒了,把話說給說死了道。

「老二媳婦,你媽是一番好意——」暮爺爺也跟著開口說。

「爸,媽,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真的不用了。」暮媽媽堅定的拒絕道,「我的孩子,我自己會教好的。」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算了吧。」暮爺爺也不勉強。

「謝謝爸,那我帶孩子回去了。」

暮媽媽帶著孩子從老宅里出來,背後依稀傳來暮奶奶生氣的念叨聲說,「老爺子,你看……」

以靜能感覺到媽媽的手有些抖,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她的。

「別怕。」暮媽媽以為女兒是怕了,反握住她的手說,「媽媽不會把你放奶奶那裡的。」

「我不怕。」以靜說,她只怕媽媽負擔的太多太重。

「媽媽,不能把小妹放奶奶那裡。」以森憋不住的說,「奶奶討厭小妹,不會對小妹好的。」

「老巫婆會和三嬸把小妹當丫鬟使喚的。」以鍵也跟著說道,被暮媽媽訓斥了一聲,「她是你奶奶,不許亂喚。」

然後又說,「放心吧,只要媽媽在,不會把你們放給誰養的。」

誰都一樣。

她心裡堅定的想著,就是拚死,她也不會把自己的孩子送給誰去養的,就算是婆婆。

「大哥,二哥放心吧,就算奶奶強行把我抱走,我也會逃回來的。」以靜講道,她總不能打算把自己****夜夜綁起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老太太忽然抽風起這個念頭,可是憑她現在對自家的偏見,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還是太小了,做什麼都不方便。

她想——

大年三十過的不怎麼愉快,不過給暮爸爸通電話時,一家子默契的絕口不提這不開心的煩心事,只挑了些開心的講。

大年初一時,以靜又跟著媽媽到親戚家拜年,大年初二到外婆和三姨家——等到走完親戚時,已經是大年初六了。

石頭爸爸買了些煙花給他們放。

眾人就聚在老地方,看著那一朵朵煙花升騰入空,然後不知道是誰提了一句,「去年的時候君二叔叔弄了好多煙花給我們放呢。」

「禮傾和君繁也在。」

「不知道他們在國外過的怎麼樣,有和我們一樣在放煙花嗎?」

「要是沒有的話,那就太可憐了吧。」

「嘿——你們看。」石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來噹噹當的吸引了小夥伴的視線過去。

「電話卡?」以靜講說「石頭哥,你拿嬸子的嗎?」

「才不是,我媽把電話卡藏的很好,我拿不到,這是我撿的。」石頭呼出一口白氣提議道,「我們用它去給禮傾打電話怎麼樣?」

「好啊,好啊,去打去打……」

「現在不行,我爸爸在呢,等他走時再說。」石頭小小聲的說道。

以靜想說,打不通的啦。

然而小夥伴都興高采烈的,她也就不想當那個掃興的呢。

晚點,煙花放完了,石頭爸讓好友叫去聊天,石頭就趁機帶頭沖他們招手,一大幫人跑到了附近一個電話廳,把卡插進去,很神奇的——裡頭還有話費。

「號碼號碼……」

「恩,君繁它留的號碼是什麼呀?」

「你沒記著嗎?」以鍵反問。

「沒啊,阿凱你記著嗎?」

「沒有……」

幾個人,你問我,我問你的。

「我記得。」以靜講道,報了一串號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