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1章 世態炎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1章 世態炎涼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1章世態炎涼

玄世大陸,天魁城,龍家。

龍浩孤傲的站立在執法堂中央,他模樣凄慘,雙手腳都被黑鐵玄銀鏈禁錮著,但那雙虎目卻閃爍著不屈不甘的光澤!

「難道我龍浩今天就真的要被廢了嗎?可我還沒有為雪柔報仇,怎能甘心1

龍浩心底嘶吼的咆哮著,但他不能露出軟弱的一面,絕不能被執法堂中的其他人笑話。

龍浩,天魁城第一大家族龍家子弟,十歲那年參加家族武脈覺醒儀式,成功覺醒四道武脈,成為龍家最具潛力的子弟。

六年時間,龍浩憑藉過人天資以及拚命修鍊,終於到達凝氣境巔峰,成為龍家子弟第一人,一時間全城聞名,至此結識紅顏知己伊雪柔。

八天前,伊雪柔被龍浩同族子弟龍嘯林羞辱致死,龍浩得知此事,殺心大起,廢去龍嘯林的雙臂,正欲將其斬殺之時,龍嘯林那族長爺爺龍天雲趕到將之救下。

若不是人多眼雜,龍浩當場就會被龍天雲給打死!

后,龍天云為了不落人口舌,想出一道毒計,決定廢去龍浩的四道武脈,留他一命,第一堵住幽幽之口,第二也好讓孫子親手報仇。

今天,就是執法堂對龍浩行刑的日子。

大廳內,龍浩孤傲的站立著,氣氛低沉靜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首座龍天雲的身上。

終於,龍天雲開口了,「龍浩,你為了一個女人竟然打斷同家族兄弟龍嘯林的兩隻手臂,還欲意殺害,此等大罪實乃當誅!本族長念你父母為家族犧牲的情面上就饒你不死,但要廢去武脈趕出龍家,你可有什麼說的?」

洪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令得所有目光都看向龍浩,一個個滿是鄙夷與幸災樂禍,沒有一人願替他說話。

因為龍浩是從龍氏主族來的,他的成長令旁人感到了嫉妒,所以他們巴不得龍浩被廢去武脈,成為廢物。

武脈,是一個武者的根本所在。

武脈被廢一生皆毀!

龍浩輕蔑的瞥了一眼龍天雲,冷笑道:「老傢伙,咱們都是明白人你就不要假慈悲了,龍嘯林早就該死百次,小爺沒有殺掉他算他狗命不該絕,哪怕小爺武脈盡毀,只要不死也要誅殺你那賴孫以慰雪柔九幽之魂1

龍天雲怒極,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龍浩,卻只能極力控制著,佯裝惋惜,「龍浩,你不知悔改真是令我這長輩心痛埃」

「族長,跟這種逆子何須廢話,直接動手廢了就是1

「沒錯,族長公道無私,哪怕龍浩殘害同門也願留他生路,但他不知悔改還大言不慚絕不能留,就算主族人在也會如此決定」

執法堂中的龍家之人,全都出言呵斥龍浩,阿諛奉承著族長龍天雲。

「公道無私?他龍天雲配上這四個字真是令人不恥1

看著龍天雲那虛假表情,龍浩感到十分噁心,「老匹夫,你早就想殺小爺了,現在是個機會你還猶豫什麼?」

龍天雲被氣得身體都在微微發抖,最終他大手一揮下達了命令,「廢他四脈,開始動刑1

隨著龍天雲的一聲令下,那已經準備好的兩名長老立即奔向被禁錮著的龍浩,雙掌之上武力迸發,大肆摧毀著龍浩的四道武脈。

廢脈猶如抽筋,這種疼痛是無法想象的!

在一陣陣剝離生肉的劇痛之中,龍浩感到丹田中的武力正在快速流逝,他頭腦眩暈,卻死死咬著牙關,至始至終都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龍浩雙目充血,一一掃過大堂中那些奸笑的嘴臉,將之銘記心中,十年前父母帶著六歲的自己來到這裡屢遭打壓。

但他們忌憚於父親的實力未敢太過過分,六年前龍浩覺醒四道武脈,父母卻為家族而失蹤,龍浩受盡羞辱嘲諷,各種打壓。

這六年之中,他努力修鍊從未間斷,他的付出是別人的百倍,才有了這番成就

龍浩清楚的知道,片刻之後,自己這六年來的心血將付之東流,淪為廢人,或許此生將再無機會踏入武道一途!

但,此時他能如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就算不甘也只能任人擺布!

「噗」

當四道武脈全被廢去之時,龍浩噴出一口熱血,直挺挺的摔倒昏死過去。

看著那昏死的龍浩,龍天雲道:「留下二人將龍浩趕出龍家,扔在天舞廣場,其他人都散去吧。」

天空陰沉,不知何時竟飄起了鵝毛大雪,就像天使之傷悲涼了大地

天魁城平舞廣場,龍浩躺在冰涼的雪地上,身軀幾乎快被大雪覆蓋,他的周圍站滿了人影,一個個議論紛紛。

有幸災樂禍的,有搖頭嘆息的,十人各心不同,唯一相同之處就是沒有人去給龍浩披上一張草席遮擋風雪

當人群散盡,不遠處的花氏葯堂中走出一個雙十年華的女子,身姿婀娜輕盈,一張芳容足以令百花失色,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尤其是那一雙眼睛頗具靈光,她是這間葯堂的老闆花蝶依,半年前才在天魁城開了家葯堂,只不過看病抓藥的人並不多。

花蝶依蓮步款款,站到龍浩身前,一雙美目中閃爍著惋惜之色,「曾經全城聞名的天才,落難后竟然無人伸出援助之手,世態炎涼,真是可悲埃」

搖頭輕嘆,花蝶依毫不費力的拉起昏死中的龍浩,走向花氏葯堂,看樣子她也是一個武者。

一天後,龍浩終於是醒了過來,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的身體狀況。

一番檢查,龍浩感到了絕望,他很希望這是一場夢但這一切卻是刻骨銘心的真實!

「龍天雲,我龍浩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腦海中閃過龍家那些人的面孔,龍浩就是一陣子的怒火狂燒。

「噗」怒火攻心之下,龍浩噴了口淤血。

在屋外忙活的花蝶依聽到動靜,急忙進屋,雙目一亮,柔聲道:「你醒了埃」

這個女孩龍浩認識,輕輕點頭,「是你將我從大雪之中救回來的?」

「是啊,你的傷很重,還是不要去想那些動氣的事為好,來吧,先把葯喝了。」花蝶依說著端起桌面上的湯藥走了過去。

「謝謝,我自己能行。」龍浩道了聲謝,忍著雙臂之痛就去接葯。

但,那經脈中傳來的劇烈痛楚讓他硬是沒能抬起手臂!

「呵,你倒挺有傲氣的。」花蝶依莞爾一笑,美艷動人,她將葯勺送在龍浩嘴邊,「喝吧,如果你過意不去的話,之後對我報恩即可。」

龍浩自嘲一笑,「我一個廢物能報什麼恩?」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我記得咱們這聖武國的開國皇帝就是憑藉大毅力進入的四極秘境,不要放棄,廢物也有廢物的價值嘛。」

花蝶依這話不知道是安慰人還是諷刺人,不過龍浩沒有計較什麼,她說的很對,廢物也有廢物的價值。

「我這個廢物一定會讓龍家後悔的」

一個月後,龍浩在花蝶依的照顧下恢復如初,但那激活的武脈卻是徹底的廢了!

這一天,花蝶依從外歸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細軟,對龍浩道:「龍浩,其實我是玄劍宗的丹系弟子,這段時間下山歷練,今天要回宗門,這間葯堂你變賣之後應該夠一生之用了。」

玄劍宗,在玄世大陸整個東域都屬於真正的大勢力,其中功法武技無數,是每一個武道修鍊者都夢寐以求進入的地方!

尤其是能成為丹系的弟子,他們不但要激活五行之火脈,還必須開啟神竅,擁有強大的精神力!

暫且不說他們的修為境界,就論他們煉製的丹藥就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更是眾多武道修鍊者最為需求的東西!

龍浩自然知道一個丹藥師的身份與地位,沒想到這一個月來照顧自己的人竟是一名身份無比尊貴的丹藥師。

這讓龍浩感到了震驚與不解,他沒想到高高在上的丹藥師會如此和善的照顧自己這個廢人!

「蝶依姐,既然你是丹藥師,你實話告訴我,被廢的武脈有沒有辦法恢復?」

驚愕之後,龍浩看著花蝶依認真的問道,這是他最關心的事情。

花蝶依點頭,「辦法是有,但必須得是一名進入四極秘境的天極境武者才能以逆天之力來幫你修復武脈。」

聽到花蝶依的話,龍浩瞬間便是對自己一直抱著的恢復希望變成了絕望!

他知道,在武道一途中,有著明確的實力劃分,初步淬體境,進而凝氣境,接下來便是真氣境,元武境,每一境界都有六重小境界。

當元武境六重圓滿之後,就是傳說中的黃極境,玄極境,地極境,天極境,它們合稱四極秘境,是橫在每一個武者道路上的天鴻溝!

能跨越者千無其一,一旦跨過,實力成倍翻增,壽命也會隨之無限量增加。

但在整個聖武帝國踏入四極秘境黃極境的人不出五個,就更別提是天極境的逆天人物了

看著龍浩那苦澀,絕望的表情,花蝶依輕嘆口氣,「龍浩,你也不要失望,玄世大陸從太初至今經歷過無數次的大戰浩劫,有諸多驚世傳承斷絕,說不定哪一天你的機緣到來,就能獲得其一。」

機緣?傳承?

那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得到的!

龍浩自然知道花蝶依這是在安慰自己,也知道那些機緣與傳承是多麼的難得,但花蝶依的話給了他希望,點燃了他的前行之燈。

古人云,有志者事竟成,一天不行用一年,一年不行就用一生!

「龍浩,我要走了,保重自己。」花蝶依說著,向外走去,相處了一個月雖然龍浩話語不多,但卻是個君子。

而她之所以幫助龍浩的原因,無非是龍浩為了伊雪柔而對戰自己家族,他年紀雖小卻是個大男人!

「我們,我們還有見面的一天嗎?」

看著花蝶依的背影,龍浩有點擔心之後再難見面。

「等你成為玄劍宗弟子的一天,我們就能見面」

留下一句話,花蝶依淡然而去,她知道再見面的幾率為零,而她與龍浩也不過只是彼此間的過客。

「我想,咱們會見面的1看著那消失的背影,龍浩心底升起了一股失落,一股倔氣。

簡單的準備之後,龍浩帶著一個包袱離開了花氏葯堂,他要進入天魁城外的戰場遺搖光聖山尋找機緣。

雖然那裡凶獸縱橫,極其兇險,但為了強大,龍浩必須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