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98章 打刑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98章 打刑林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98章打刑林

「錚」

一聲清鳴,龍霄劍帶出一道刺目的青金之芒,在滔滔火光中,熠熠生輝!

「殺1

邢林爆沖,長劍連帶著片火焰,轟落向龍浩頭頂。

龍浩武力奔騰,一層淡金色光暈仿若盔甲,將之包圍,手中龍霄劍更是劍芒暴漲。

「斬」

一劍力劈,沒有花俏的招式,只有隨心的斬殺,卻充斥著無物能擋之勢,充滿了力之美感!

隨心劍,劍出隨心,心劍相通,無招勝有招

方芸等人雙目大瞪,死死的盯著場中交鋒,終於,兩者的攻擊蒞臨在一起

「」

穿金裂石的碰撞之聲,響徹靈藥丹谷,一團團火焰在龍浩的劍芒之下,潰散開來,轉而湮滅在虛空。

同時,半截通紅的劍身掉落在地!

邢林心生駭浪,面容變得更加難看了,然而不等他有所反應,龍浩便是踏步上前。

左掌當空拍出,驟然落在邢林的面部。

「啪」

脆響入耳,邢林嘴角帶血的趔趄著左退幾步,大牙都掉了兩顆,驚訝中的林雪等人都是感到面部一痛。

「這一巴掌是替方芸打的。」

龍浩面色淡然,一巴掌落下,又一巴掌繼續輪起。

「啪」

又是一聲脆響,驚懵中的邢林竟是忘了閃避,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這一巴掌是教訓你不懂憐香惜玉的。」

「啪」

「這一巴掌是,告訴你不要仗勢欺人1

「啪」

「這一巴掌是讓你明白,作為丹師要有善心」

接連幾巴掌抽的邢林眼冒金星,東西不分,方芸等人更是看的滿懷震驚,張口結舌!

「啊我要殺了你1

憤怒的邢林已經忘了自己根本不是龍浩的對手,手持斷劍胡亂的斬來。

「接下來就是你為我兄弟還債的時候了1

龍浩雙目一寒,龍霄劍帶起一道匹練驟然斬下。

「氨

邢林慘叫,血雨濺射中,他那握劍的左臂掉落在地,五根手指還在不停的蠕動著。

「嘶他竟然斬了邢林的一條手臂?」

眾人震驚,誰都沒想到龍浩竟然如此野蠻。

掃了一眼慘叫中的邢林,龍浩收起龍霄劍,「邢林,想要報仇儘管找我,但下次割掉的就是你腦袋1

音落,龍浩不理會面目猙獰的邢林,轉身走向葉辰等人,「愣著幹嘛,還不去煉藥啊?」

蕭紅輕嘆口氣,「浩龍,你闖禍了。」

聽到蕭紅如此一說,方芸等人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掃了一眼邢林的斷臂他們全都知道浩龍真的闖禍了!

看著幾人緊張的表情,龍浩淡淡一笑,「放心吧,就算他爺爺出來,我也有辦法對付。」

龍浩都如此說了,林雪等人還能再說什麼?現在當務之急是趕在邢林爺爺回來之前,將丹藥成功煉製出來!

林雪與蕭紅去忙活了,葉辰看著龍浩,豎起大拇指,咧嘴一笑道:「你比我還野蠻,謝謝了。」

龍浩翻個白眼,「切,是兄弟就不要說謝,數月前你不也為我而叫囂趙通來著的嗎?如果一定要說,還是我連累了你呢。」

交流片刻,龍浩走向丹房,來到林雪身旁,問道:「煉製固元丹需要多久?」

林雪微一思索,開口道:「我們兩個需要十五天。」

「能不能再快點?」龍浩問道。

林雪道:「這些藥材的藥性都比較剛烈,排斥性很大,如果能有壓製藥性幫助融合的輔助材料,就會縮短過半時間。」

龍浩道:「那什麼材料才能壓製藥性?」

「那些東西都不好尋找,比如上古神獸的麒麟血,天鳳血,神龍血,天狗血等等,不過這些東西很難得到,就算真有也沒有人會浪費在這四品丹藥上。」林雪輕嘆,「咱們還是慢慢煉製吧。」

說著,她繼續去忙活了,而龍浩的雙目中則是閃過一些慶幸的光彩。

「現在自己煉化眾多龍血,血液應該也有這種效果吧?」

如此想著,龍浩尋得一個無人角落,運轉金龍九轉決,逼出半碗金龍血液精華,再次返回丹房,「林雪師姐,我這次出去得到了一些怪異的血液,你看這血液有融合藥性的效果么?」

「哎,神獸之血不是那麼好弄的。」林雪白了一眼龍浩,當感知到那強悍的生命氣息之後,她的一雙美目盯死碗內血液,失聲驚呼,「老,老天,好強的生命氣息1

聽到林雪的尖叫,不遠處的蕭紅好奇的走了過來,當她見到那淡金色的血液之後,同樣露出了震驚之容,「血液中散發著強悍的生命氣息,像極了神龍金之血,但卻有著紅色,這究竟是什麼血液啊?」

林雪也是有些不解的說道:「沒錯,血液中生命力龐大,堪比龍象。」

蕭紅忍不住好奇的問道:「浩龍,你是從里弄來的這些血液?」

見到二女的表情,龍浩便是知道自己逼出來的精血,或許有用,當然他也不會說出,這是自己的精血。

「呃,這是我在一個山洞中得到的,你們先看看能用不?」龍浩撒了個謊。

「好,我們先試試。」林雪點頭,繼而與蕭紅去忙活了。

猛然,龍浩想起傳位詔書之事,走出丹房之後,來到正在療傷的方芸身旁,「方芸,你跟我來一下。」

方芸睜開眼,問道:「去哪裡?」

「我們去外面,我給你說點事。」

說著,龍浩當先向著竹院外走去,方芸秀眉微皺,跟了過去。

竹院外,四下無人,龍浩道:「方芸,我知道你是聖武帝國的公主,接下來我說的這件事,你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

方芸眉頭微挑,狐疑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公主?」

龍浩道:「是風城城主凌劍之女告訴我的。」

「你認識凌萱兒?她現在還好嗎?」聽到龍浩提及凌萱兒,方芸開口反問。

「哎她很不好。」龍浩輕嘆,旋即沉聲道:「風城被青木山匪屠城,凌劍一家除了凌萱兒之外全部遇難,風城之中死屍類以萬計。」

「青木山匪真是好膽1方芸橫眉豎目,美艷之中煞氣洋溢,「可,我怎麼沒有收到絲毫消息?」

龍浩皺眉,「消息都被封鎖了,包括無名山脈通往玄劍宗的道路都有強大的金甲死士把守,只准出,不準進,我差點死在那裡。」

聽到這裡,方芸眉頭緊鎖,「金甲死士是我二哥的侍衛,他為什麼這麼做?」

掃了一眼方芸的狐疑表情,龍浩說道:「聖武帝國國主駕崩,整個皇朝就要大亂了1

龍浩音落,方芸面目一緊,當即反駁道:「不可能,我父親是四極秘境地極境的絕世強者,絕不可能忽然暴斃,更何況在我來玄劍宗的時候,他依舊健郎強壯1

掃了一眼方芸的態度,龍浩知道說是無用的,繼而從隨身袋中拿出裝著傳位詔書的盒子遞給方芸,「這是凌萱兒讓我轉交給你的,裡面是傳位詔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