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110章 辯駁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110章 辯駁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110章辯駁

沉默片刻,一名長老打破寂靜道:「宗主,不如召開宗門長老會議,以投票的方式進行決定。」

「召開長老會議太過麻煩,勢必會驚動閉關深修的太上長老。」

謝流光搖搖頭,沉思片刻,將目光看向龍浩,「浩龍,對於你們私闖丹谷重地,又傷害丹谷弟子邢林之事你可有什麼要說的?如果這件事,事出有因還可從輕發落,如若不然本宗主定然不能留情1

說話間,一股綿綿威壓席捲而出。

龍浩正欲說話,莫非凡踏前一步,直視謝流光,「不知宗主口中定不留情是怎麼個不留情法?」

聽著莫非凡的語氣,謝流光嘴角狠狠抽動,「非凡,這件事與你無關,你還是不要插手了。」

莫非凡道:「浩龍是我師弟,他的事情怎會與我沒有關係?我莫非凡可不是為利益而拋卻一切情義的人1

「你非凡,你還在為那件事而恨為師嗎?」謝流光面目上竟是浮現了一些無奈。

「呵呵。」莫非凡自嘲一笑,「我一代廢物辱了玄劍宗威名,有何資格恨你這個宗主呢?」

謝流光輕嘆,很是無奈道:「非凡,師傅身為玄劍宗宗主,必須要以宗門利益為重,有些事我也無可奈何。」

莫非凡嘴角輕挑,「既然宗主以利益為重,而做無奈之事,弟子也無話可說,當然,我是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浩龍的,除非我死1

看著莫非凡那淡然卻堅定不移的表情,謝流光沒有說話,心思卻閃轉起來。

三年前,莫非凡被人暗中重創之事雖然沒有人知道是誰做的,但莫非凡卻把出手者的身份告訴了自己師傅兼宗主的謝流光。

只是,出手者在玄劍宗的地位極高,實力極強,幾番衡量之下,為了宗門利益,謝流光沒敢深究

想起之前的事情,謝流光深深長嘆,繼而他心中做出一個決定,上一次愧對非凡是因為自己地位不穩,這一次一定要幫他!

念一至此,謝流光看向龍浩,「浩龍,你把事情的經過給我詳細道來。」

龍浩點頭,上前幾步,「回宗主大人,在數月之前,我從武技閣返回太韻峰的時候遇到許巍與他跟班的攔截,他們藐視我太韻峰,動手之下我奪了他的驚世寶劍,而此,他記恨在心,后,我的朋友葉辰與方芸出去歷練,結果遭到許巍等人的圍攻,葉辰雖然境界不如他們但身具傳承武脈,戰力強大。」

「許巍他們不敵,一直想置我與葉辰死地的趙通在暗中出手連廢葉辰七道武脈,重創他的丹田,讓他功力盡失,我得知此事前來丹谷求治,多虧林雪,蕭紅兩位善良的師姐相助,得到救治之法,只是需要出去採藥時間緊迫,而葉辰他的傷勢很重必須儘快治療,兩位師姐寬大仁慈就讓葉辰留在丹谷,藉助地脈靈火煎燒藥液來拖延救治時間。」

「可惜的是,丹谷弟子陳軒很是無情,他提出要求,只要我不用武力抵擋承受他的一掌,就讓葉辰留在這裡,我承受了他的全力一掌,多虧莫師兄以大能力將我從鬼門關拉回來,要不然我浩龍早就不在人世1

說到這裡,龍浩微一停頓,將目光看向邢布留,「邢谷主說我私闖丹谷重地,實則我已經得到陳軒的允許,而他親口所說谷主不在丹谷就由他做主,我這還算私闖丹谷重地嗎?」

隨著龍浩的音落,邢布留等人,全都將目光看向陳軒。

陳軒心神一恍,有點焦急道:「他滿口胡說,這是沒有的事1

龍浩挑眉,「陳軒,你身為男人敢做不敢當嗎?1

「我我沒有做過為什麼要承認?」陳軒咆哮,但那閃爍的眼神卻代表著他的心虛。

不遠處的蕭紅深吸口氣,走上前來,「宗主前輩,浩龍所說完全屬實,我可以作證。」

「我也可以作證,當日陳軒那一掌沒有絲毫留情,浩龍差點就死了1林雪也是走了過去,出言作證。

聽到這裡,謝流光面色陰沉下來,轉而看向滿頭冷汗的陳軒,冷冷道:「陳軒你身為玄劍宗丹師,肩負的職責就是煉製丹藥,為宗內弟子治傷,你卻如此歹毒,你說讓本宗主如何處置你?1

本就慌恐的陳軒,對上謝流光那冰冷的眼神之後,雙腿一軟便是跪倒在地,「宗主大人,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洗心改面,請宗主給我一個機會」

「哼,你的事待會再算1謝流光重哼,繼而看向龍浩,「他趙通懷恨在心,迫害我宗門人才死有餘辜,此事本宗主給你記上一功,你繼續說。」

聽到謝流光如此一說,在場眾人全都眉頭緊皺,在宗內殺害長輩不但不罰還要記上一功,這可是頭一回

「謝宗主信任,謝兩位師姐作證。」龍浩道謝之後,繼續道:「在陳軒同意之後,葉辰便是留在丹谷內,我則去往神魔山隕落遺尋找地龍草與血蓮花兩種藥材,在無名山脈我遇到被趙通慫恿著前去圍殺於我的許巍,龍武幾人,一番激戰,我失手斬殺他們,繼續去往神魔山採藥。」

「不日前,我採藥歸來,而他邢林也是歷練歸來,他不由分說打斷葉辰左臂,重傷方芸,我來找他理論,他竟是以丹谷弟子身份壓我殺我,動手之下我失手斬掉他的一條手臂,今日葉辰傷好,在我們正欲離開之時陳軒帶著趙通到來,二話不說出手就是殺招,激戰就此展開,這就是整件事的經過,弟子實在不知錯在哪裡?」

邢林道:「浩龍,你休要血口噴人1

龍浩挑眉,震聲道:「事實如此,宗主自會明鑒。」

邢林還要在說什麼,謝流光沉聲道:「蕭紅,林雪,你們兩個一直在丹谷,浩龍所說可是實情。」

林雪正欲說話,邢布留冷眼看來,開口道:「林雪,蕭紅,你們說話之前最好想個清楚。」

「我,我」林雪有點害怕。

蕭紅掃了一眼龍浩,輕咬紅唇,無視邢布留的威脅,對謝流光道:「宗主大人,我蕭紅在作證之前有個不情之請。」

「你說。」謝流光道。

蕭紅芳容泛白,堅定道:「我要離開丹谷,改投太韻峰下。」

林雪眼珠一轉,附和道:「宗主大人,我也可以作證,但與蕭紅師姐的要求一樣。」

「這」謝流光眉頭皺起,沉吟道:「你們都是天之驕子,是我玄劍宗的丹師,怎麼能再去其它山峰?」

蕭紅道:「宗主,我們在其它山峰同樣可以為宗門煉製丹藥,只是要離開丹谷這沒有人情的地方罷了1

她們兩個的意思,在場者全都明白。

「老夫滅了你們這吃裡扒外的賤人1邢布留面色一寒,大掌驟然拍擊,一尊掌印帶著濤濤火焰橫掃蕭紅二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