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189章 找事的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189章 找事的來了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189章找事的來了

飛行陣器升空,在幾萬弟子的歡呼與期盼中,快速遠去。

他們這一去,帶著全宗弟子心愿,為宗門榮譽而戰,生死難料

飛行陣器上,謝流光與兩位太上長老,不停為參賽弟子講解一些戰鬥經驗,指點武技修為。

十天後,飛行陣器穿過聖武皇朝區域,終於是進入蒼茫沒有邊際的荒莽山脈。

這條山脈與傳說中的太初七大聖地同時存在,但卻比太初七大聖地所在的山脈更加浩瀚!

有傳言說,這條山脈在太初時期之所以沒有被七大聖地所佔據,其中的原因是最深處有著就連太初七大聖地都忌憚的存在,至於是怎樣的存在就沒有人知道了

當飛行陣器進入荒蕪山脈之後,那操控長老忽然感到有些吃力,隨著更加的深入,飛行陣器都被一種莫名力量壓制的顫抖起來。

飛行陣器上的眾人也是感到十分壓抑,就像是被一股遮天般的力量鎖定了一般!

操控長老額頭布滿汗珠,所有人都不安的抓緊了武器,就在此時,金池長老騰空而起,快速沖向一座山峰,大掌拍擊之下,那座山峰驟然崩碎!

剎那間地動山搖,鳥獸皆散。

在那滾滾碎石之中,一道身影破空而起迎擊金池,二人大打出手之間風雲變幻,山林成片毀滅。

這就是地極境武者的力量,揮手間滅山斷河,覆滅城池也不在話下

「嗡」

就在此時,飛行陣器周圍的虛空凸起漣漪,瞬間將飛行陣器禁錮在內,巨大的壓力如天而降!

「」

這一瞬,飛行陣器快速出現一些裂紋,有著崩碎的徵兆,一些修為不強的弟子,面色蒼白,嘴角溢血!

「落下去1

謝流光面色凝重,大喝一聲雙掌浮動,那滾滾壓力驟然崩碎,傳來一道道悶雷之聲。

飛行陣器極速下落,上百弟子陸續跳下,飛星峰峰主蕭鼎與皓月峰峰主楊逍聯合四大護法,布置防禦屏障將所有弟子守在其中。

「什麼人,膽敢阻殺我玄劍宗弟子1謝流光沉聲大喝,滾滾聲音帶起狂暴烈風,呼嘯山林。

而回應他的則是,一道撕裂虛空的驚天劍光,在這劍光之上有這一片片血池虛影,恐怖駭人!

這是殺神殿的絕殺手段,出手者,已經凝聚出血煞異相,自身境界絕不低於地極境。

最可怕的是那血煞異相沒有十萬人性命,難以凝聚!

「殺神殿,又是殺神殿1

謝流光殺意滿滿卻也感到一些棘手,右手浮動,一柄金色巨劍驟然而現,正欲動手之時,一道身影電射而來,揮拳之間一團艷陽,崩碎那驚天劍光。

他則傲立虛空,健碩的身材,隨意的黑髮有些散亂,但依舊遮不住那面部的俊逸銳利之氣。

見到來人,龍浩心頭大喜,武翼抖動不顧一切的破空而起,衝到那人身旁,頗為激動道:「莫師兄,那天之後可擔心死我了。」

而來人正是與星火大戰之後再沒有露面的莫非凡!

他很是欣慰的掃了一眼龍浩,輕輕一笑,傳音道:「我的命很強,只要我不想死,誰也拿不走!這次六宗大會我不在,一切小心行事,小心提防龍家的人,這次殺手是他們找的,龍家的子弟中怕是混的也有殺手。」

龍浩皺眉,正欲說話,莫非凡繼續傳音,「不要懷疑師兄的話,昨天我遇到重傷將死的姜碧瑤,她的資質很不錯,為了讓你收她做女僕,我順手救了她,這一切都是她說的。」

聽到莫非凡如此一說,龍浩瞭然,而心裡頭對姜碧瑤這個女殺手的作為也是感到一些不解。

對殺手無情,這四個字有了重新認識,看樣子他們也是懂得恩情的人

謝流光飄然而來,同樣驚喜道:「非凡,你怎麼在這裡?」

「正巧經過,謝宗主快帶著隊伍去秘境,那邊的選拔賽就要開始了,向老大已經掃清了前路,這裡就交給我吧。」

莫非凡對謝流光如此說著,繼而,一片炙熱如太陽的光芒璀璨萬丈,在這光芒之下,某處虛空震動起來,接著一個中年人浮現身形。

他左手匕首,右手血劍,通體都散發著一股股驚天的殺意,尤其是那一雙眼睛令人觸之心寒!

「小心點。」看著那氣勢絲毫不弱於自己的莫非凡,謝流光提醒一句,繼而帶著龍浩返回隊伍,快速向著秘境方向進發。

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之前的那片山谷便是爆發了驚世大戰。

血池漫天,恐怖非凡,紅日彤彤,焚化萬物

連續兩個時辰的疾奔,龍浩等人在謝流光的帶領下,終於是趕到被九座大山所環繞的東域秘境!

這九座大山巍峨如雲,猶如是一座又一座的登天梯,霸氣磅,恆古屹立

在九山環繞的中間地帶,是一片方圓百里的平谷,此時的那裡已經人影重重。

各方位,分別站著,天毒,百盛,蒼雲,青雲,長歌,葉家,龍家,孟家,聖武皇朝,燕國皇朝,樓蘭古國,以及東域最大的皇朝勢力,大夏皇朝!

龍浩環視一圈,目光落在龍家隊伍,一一掃過那些印象熟悉卻十分陌生的面孔。

那裡,有自己的玩伴。

有自己的長輩。

但龍浩卻沒有感到絲毫血脈中的親情,反而覺得他們比陌路人更不如。

如果雙方動手交戰,龍浩覺得自己對他們下手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龍浩身旁的葉辰,同樣在目光掃過葉家眾人之後,露出了一抹冷冷的苦笑,他曾身為葉家族長之子。

父親出了意外,在族長競選之時,他也是遭到堂兄的迫害,被迫之下離開玄劍宗,選擇放棄族長之爭,而他那堂兄依舊沒有打算放過他,派人沿途追殺

龍浩與葉辰長嘆口氣,二人相視一笑,從對方的目光中全都看出了一種悲涼與決然。

悲涼於,親情淡如水,不如情義濃!

決然於,再犯我者,勢必殺他個膽戰心驚

平谷中,隨著玄劍宗眾人的到來,所有人都將目光看了過來,頓時一道道鄙夷之聲起伏跌宕。

「玄劍宗來了也是送死,我記得,上一屆他們好像只有兩個人進入秘境對吧?」

「對啊,我這腦子不好使都記得很清楚,可見他們廢物的有多麼令人深刻1

「哈哈,來了也好,總會給咱們帶來一些樂趣不是嗎」

人群在放肆的議論,玄劍宗眾弟子一個個滿面憤怒,卻被謝流光吩咐強行壓下。

玄劍宗到位,其他勢力還未說話之際,五大宗門的宗主便是聯袂走向謝流光。

他們面色不善,像是找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