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03章 月關危疾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03章 月關危疾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03章月關危疾

一片廣袤的山谷。

月帥那健壯的身影盤坐在一塊巨石上,他通體武力流轉,正在汲取靈氣準備踏入真氣境四重!

而月靈族地內的眾人在聽到月帥要開始渡劫,當即便是向著這邊湧來。

一來祈禱月帥能夠成功,二來,見證一下那龍浩所傳授的能力!

龍浩孤立一座山巔,內心難以平靜的注視著那面容決然的月帥,「但願你能成功」

在眾人的關注下,月帥那體表上的武力波動驟然一顫便是倒流入身,同時他整個人的氣勢開始了攀升。

「啪1

也就在此時,一道沉悶的雷霆之聲從遙遠的蒼穹傳來,揪動所有人的心臟!

緊接著,一片黑壓壓的烏雲以狂風席捲之勢向著月帥的頭頂凝聚,其內電芒閃爍,不時的發出陣陣啪大響。

這一幕,將眾人的神情狀態帶往一個至高點!

烏雲下的月帥慢慢站起身來,活動一番骨骼扶搖直上,一拳擊出,那重重拳影向著滾滾烏雲衝擊而去!

「轟」

隨著月帥的動作,雷霆暴動,一道銀蛇猶如劍芒落下,撕裂月帥的拳幕,劈打在他拳頭之上。

「」

拳頭皮開肉綻,血水汩汩而流,瞬間便是染紅了月帥的整條右臂。

月帥的身形也是在雷霆的狂暴力量中,被劈落在地,不等月帥有所動作,三道雷霆便是無情的追擊而來。

「轟隆鹵

地動山搖,飛沙走石。

「氨

月帥身在雷霆之中,放聲長嘯,面部的決然表情不可撼動。

雷霆之下,血雨橫飛,月帥那健壯的身軀變成血紅,慘不忍睹。

月靈族眾人,生澀的咽下一口吐沫,難以心安的看向山巔的龍浩。

本來龍浩的一顆心也是七上八下,但在看到雷霆對月帥造出的傷害之後,他整個心放下了頗多。

就在此時,月太心虛難安的來到龍浩身旁,「盟主,月帥他是我們月靈族的第一勇士,他,他能渡過這道天譴嗎?」

掃了一眼月太的表情,龍浩便知道他這是再為月帥擔心,想讓自己出手保他平安。

龍浩將目光看向雷霆中的月帥,淡然道:「練武,練筋骨,雷霆傷皮難傷骨,月帥的骨骼很強,天譴難傷,這些皮外傷想要恢復,不過是眨眼功夫。」

月太沒在說話,但那眉宇間的表情,卻流露著一些不信

「快看,月帥不再流血了1

就在龍浩音落之後,月將伸手指著雷霆下的月帥,興奮大吼。

眾人聚目,喜出望外。

只見,月帥通體被一層熒光纏繞,那些傷口正在快速癒合,雖然雷霆依舊,但造出的傷痕,很快便被修復。

而且,月帥的雙掌之間正在醞釀著劫天決的白芒力量

龍浩鬆了口氣,收回目光對月太道:「月太前輩,之後我不在這裡,浩氣盟就交給你了,但凡渡劫者必須擁有兩倍驚世長劍的力量,否則生死難料。」

月太點點頭,問道:「盟主這是準備離開了嗎?」

「是啊,我來東域秘境月靈界,還有要事未辦,在這裡停留了半年之久,也是時候離開了。」

龍浩輕嘆口氣,繼而從空間玉墜中取出一些刻畫好的覆極劍陣交給月太,「這是我刻畫好的覆極劍陣,若有危險便可以此殺敵,布陣之法我已經傳給了月。」

「盟主打算什麼時候離開?」月太收起覆肌劍陣,很是不舍的問道。

龍浩輕笑,「月帥的天譴並不恐怖,此時已經十拿九穩,我現在就走,去尋找太陰心經的線索。」

「如此也好。」月太點頭,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繼續道:「盟主,不去看一下月嗎?」

「月?她怎麼了?」龍浩皺眉反問。

月太嘆氣道:「她父親服用了朱果,雖然好上了一段時間,但最近癆疾再犯,怕是難以活下去了,月是個孝子,心中陰影很大。」

「你在這裡監視月靈族子弟,不到條件者絕不允許私自渡劫,我去看一下月。」

音落,龍浩掃了一眼那雷霆之力已經出現消減的場面,便是消失在山巔

月靈族族地,一間安靜的院落,月滿面愁容的坐在院落中,時不時的唉聲嘆氣,雙眸婆娑。

「月,月關老伯怎樣了?」龍浩進入院落,開口問道。

見到龍浩到來,月連忙起身,「盟主,你怎麼來了?」

龍浩道:「我聽月太族長說,月關老伯身體欠佳,所以過來看看。」

「哎之前我父親雖然偶爾會出現身體冰寒狀況,但並沒有生命之憂,尤其是服用朱果之後,那冰寒之氣一次比一次強烈,現在我父已經神智不清了。」月說著,兩隻大眼睛霧水朦朧。

「讓我看看情況。」龍浩沒有多說什麼,踏步進入月關的室,這一步踏入便是感到一股股寒氣想要潛入體內,眉頭微微一擰,好刁鑽的寒氣。

牆角處,月關躺在木床之上,滿面死灰色,生命氣息極其薄弱。

龍浩踏步過去,一番查看,眉頭便是緊緊皺起,此時月關體內的血液幾乎凝固,他的狀況十分危險!

見到龍浩的表情,月心情猛然一沉,「盟主,我父親還有救嗎?」

「不確定,但總要試一試。」龍浩搖搖頭,繼而對月吩咐道:「你去尋找一些烈性藥物,熬成一鼎熱水。」

「嗯。」月點頭,快速離開。

龍浩則扶起月關,左掌之間一道細小的火焰在強大的神識力度包裹之下,慢慢融入月關體內,驅散那些刁鑽的冰寒之氣。

半個時辰后,月關肌體恢復一些溫度,面色也是好轉了許多,龍浩摸了一把額頭汗珠,繼而逼出一些血液精華,滴入月關口中。

做完這一切,龍浩坐在旁邊開始觀看月關的變化。

如果,這樣也不能讓他好上一些,那麼自己也就束手無策了

「盟主,藥水熬好了。」月面帶熏灰的走了進來,看到父親的變化,雙目頓時一喜。

龍浩抱起月關的身軀,走出室,來到大院的鼎前,隨之將月關放入其中。

「盟主,接下來怎麼做?」月忐忑的問道。

龍浩無奈道:「現在咱們能做的只有等。」

也就在此時,遠方的烏雲在落下最後一道雷霆之後,被一股股白色光束盡數驅散,緊接著一聲聲興奮激昂的咆哮傳入雲霄!

不用說,龍浩也是知道,月帥已經渡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