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26章 不靠譜的獨孤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26章 不靠譜的獨孤劍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6章不靠譜的獨孤劍

龍浩白了一眼獨孤劍,「你這麼大聲嚷嚷是想讓其他人都知道,來追殺我嗎?」

「呃我只是沒控制住而已,你這傢伙太讓人震驚了。」獨孤劍想想那幾倍戰力,就是感到內心難以接受。

「龍浩,搖光聖鏡我就不搶了,你把那功法傳給我。」獨孤劍非常不知臉紅的說道,且非常認真。

龍浩笑笑,「可以。」

可以?

見到龍浩如此痛快的答應,獨孤劍瞬間懵逼了,「你,你不會是敷衍我的吧?」

「不學拉倒。」龍浩翻了個白眼,獨孤劍立即就是黏了上來,嬉皮笑臉的求個不停。

龍浩掃了一眼那邊依舊在爆發著大戰波兀帶著獨孤劍進入搖光聖鏡之內,隨之將自己掌握的搖光戰氣決盡數傳給獨孤劍。

至於他能練到什麼地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總之,這搖光聖鏡不能給他,因為那石中女子說過,自己算是搖光弟子,那麼就要肩負守護搖光聖鏡的責任

獨孤劍在沉默中細心感悟這功法的奧妙,幾番嘗試,他覺得自己根本無法修鍊。

這種功法的修鍊是凌駕於傳承武脈之上,而獨孤劍並沒有傳承武脈!

一個時辰后,獨孤劍睜開了雙眼,非常氣餒道:「不學了,等以後心情好了再學。」

「我覺得你應該嘗試修鍊一下這個世界的功法,先開闢出一道強大的武脈再修鍊。」龍浩提議,瞬間解開了獨孤劍的困擾。

「有道理,等離開東域密境,我就去嘗試一番。」獨孤劍點點頭。

「對了,你是用什麼陣法將葉辰傳送走的?能知道大概方位嗎?」

龍浩問道,不見到葉辰他心裡始終難安,更何況還有武神密典那一場造化,他相與葉辰等人共享。

聽到龍浩提起葉辰,獨孤劍便是很是尷尬,他從空間玉佩中取出一片嗜血王人蔘,遞給龍浩,「這是我送葉辰離開時,他留給你的大補之物,至於那陣法,是殘缺的,有可能他還在東域密境之內,也有可能遠在西域,北域什麼的地方,反正他不會有生命之憂。」

接過嗜血王人蔘,龍浩眉頭微皺,這麼一來就能湊齊打開未來幻境的材料,可惜的是,葉辰已經不在這裡。

而根據獨孤劍所言,他的傳送陣也未免太不靠譜了

在龍浩二人交流的同時,葉辰真如獨孤劍所說,已經被直接傳送出了東域密境。

置身在一片景色秀麗的山巒之中,在他的面前有著一條碧藍湖泊,涼風習習很是舒服。

放眼看去,葉辰頓時雙目大亮,在那碧藍湖泊之中儼然有著一具完美光滑的身軀,秀髮如瀑沾著些許水珠,輕輕抖動之間水珠四濺。

她正在戲水,轉身之間,葉辰看到了她的模樣,美艷動人,不可方物!

「我靠,獨孤劍真是太夠意思了。」葉辰一瞬間看的雙目發直,恨不得抱著獨孤劍親上一口。

他竟是忘了藏起身形,也就在此時,那水中女子看到了葉辰,美眸一寒通體散發一股水霧將之環繞,繼而破水而出殺氣森然的向著葉辰殺來!

「姑娘,美女,仙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氨

「算了,我承認看到了一些,但我會負責的,咱們有話好說啊1

葉辰撒腿狂奔,將葉家鬼影步施展到極致,哪怕如此,身後那女子也是在快速拉進距離。

就從這她出手的氣勢上來看,葉辰就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獨孤劍,你丫的害死我了!狗日的,你乾的什麼事啊1

葉辰哭喪著臉,向著山林深處狂奔,跑的可謂是慌不擇路,不覺間竟是進入了一片墓園。

而身後那追殺的女子則停止了步伐,看著那消失的身影,她美目冰冷,輕聲自語,「天樞墓地,神魔皆死,入者必死,出者活不成。」

音落,她綠裙上身,繼而向著遠方逸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她的身份更是南域第一美女,水玲瓏!

在葉辰進入墓園之後,便是發現了一處處殘檐斷壁以及一塊塊墓碑,獨自走在這裡,讓他心底發毛,更恐怖的是,他發現自己迷路了,於是對獨孤劍的破口大罵喋喋不休

「阿嚏,阿嚏,我類個草了,是誰在罵我?」

獨孤劍揉了揉鼻子,在龍浩的帶領下,走出搖光聖鏡。

經過商議,他們二人決定以這一塊嗜血王人蔘汁液來與那勝出的人合作,同探武神密典,至於危險成分,那是必不可少的。

站在一座山巔,眺望那一片即將落幕的戰場,獨孤劍提議道:「為何咱們不聯手宰了夏穆天,搶走那些材料?」

「這個夏穆天很不簡單,我用神識探測過,他的體內似乎有兩股神念。」龍浩表情凝重,他也不知道這次與夏穆天合作,會是怎樣的結果。

「兩股神念?」獨孤劍眉頭緊皺,「難道說,他的體內存在著就像白玉墓穴中的那種存在?」

「極有可能。」龍浩輕嘆,「咱們與他合作可以萬分小心,不然將會被坑的點渣不剩1

「哎,要不是武神密典太過重要,我還真不想去冒險一試。」

想起那墓穴存在的獨孤劍就是感到一陣心悸,繼而他眉頭微皺,很是惋惜道:「不知道那紅毛手臂是什麼東西留下的,我能感覺到,那桿槍的品質絕對不凡1

龍浩眉頭舒展,揶揄道:「如果讓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敢保證你絕對不會再起這個心思?」

「你的意思是,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的手臂?」獨孤劍反問。

「那是武神七夜的手臂。」

龍浩此言一出,獨孤劍立即否定,「不可能,武神七夜功參造化,戰力無匹,誰能斬他手臂?況且那還是帶著紅毛的怪臂,難不成武神七夜是個怪物不成?」

「他不是怪物,也確實無人能斬他手臂,他是自斬的。」龍浩說道。

「呵,龍浩啊,你怎麼這麼愛開玩笑了啊?」獨孤劍輕笑,搖頭不信。

龍浩伸手指著那高聳入雲的凌絕峰,「武神七夜存世四萬餘年,在生命衰減之時,遭遇不詳,通體長滿紅毛,殺虐成性,為了天下蒼生,他自行解體,將各個部位分別封印鎮壓。那凌絕峰就是武神七夜以隕星建造的破天台,他在那裡嘗試破天而上,留下武神密典一部,從而在世間銷聲匿跡。」

「你是怎麼知道的?」獨孤劍問道,依舊錶示不信。

「因為那凌絕峰頂有著一塊石碑,其上有著這些記載。」

就在此時,夏穆天踏步而來,替龍浩回答了獨孤劍這個問題。

龍浩扭臉看向夏穆天,頓時心驚難安,以自己的神識之力竟是沒有發現夏穆天的靠近。

這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