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77章 七劍之謎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77章 七劍之謎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77章七劍之謎

此刻,龍浩身在一處荒山腹部,正在全力煉化那顆獸王之晶,而荒天則在煉化了黑魔虎王元神與精血之後陷入了沉睡。

只是沉睡中的它,力量依舊在不斷的增長

這次閉關,仨月之久,龍浩沒有嘗試去突破,而是不斷的洗鍊己身。

在煉化諸多地玄石之下,整具肉身,再次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每一處骨骼密度都到達了混元武器地步,肌肉也是充滿了堅韌爆炸性的力量!

除此之外,龍浩將之前鎮壓的二十四道青芒劍氣融煉入了天地太極圖中,令獨創的這種功法異相更加強大。

遺憾的是,劍典中所記載的六種劍法戰技十分難修,導致於三個月的時間,龍浩才只是領悟到了劍滅的奧義,至於劍影,劍雨,劍絕,劍鎮,劍心,各個玄奧難懂

「劍典為上古武技,奧義深邃,極其強大,能悟透一招半式也很不錯了。」

山腹中,龍浩睜開雙眼,手掌一動七柄古樸無華的寶劍齊刷刷的擺放在地面之上。

這是藍魅口中的七名劍,形狀各不相同,或沉重萬鈞,或輕靈若羽,質地極好,鍛造技藝更是精湛絕倫。

時隔悠悠萬載,這七柄名劍雖光華黯淡卻也依舊堅固不凡,不難想象它們當年的銳氣。

「七把上古之劍,若讓搖光聖鏡吞噬,實在可惜,不如煉於龍霄中。」

微一思索,龍浩取出隨身攜帶的鍛造台以及諸多練器材料與所剩不多的地玄石。

「火脈」

心念閃轉,一團炙熱火焰憑空浮現,以此燒七把名劍。

隨著火脈的燒,整個山腹內的溫度開始了攀升,且溫度越來越高。

「汪」

荒天一聲輕叫,似乎對這燥熱很是不滿。

龍浩取出玉瓶將最後的半瓶黑魔虎王精血扔了過去,「快點進化吧,將近一年,我還沒見到你有什麼特異之處,也不對,你很能吃,該不會是個吃才吧?」

「嗚汪汪」

對於龍浩的貶低,荒天很不滿意,低嗚兩聲,勝雪毛髮一抖,一片銳利之氣破空而出。

「轟」

悶響傳來,山腹洞壁頓時墜落一片碎石,把龍浩搞得灰頭土臉。

「我靠,你這傢伙恩將仇報埃」龍浩佯裝發狠,舉起龍霄劍。

荒天叼著玉屏就地打滾,甩給龍浩一個哭笑不得的眼神,跑到角落去煉化精血了。

「真是個調皮的傢伙。」龍浩輕笑,當然對於荒天的舉動他不但不怒,反而為他感到了慶幸

火勢雖然不大,溫度卻極其之高,在接連燒十幾個時辰之後,龍浩覺得神識之力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這些劍究竟是什麼材料鍛造的?怎會如此堅硬?」

龍浩自語,伸手摸了把汗,以神識之力瘋狂的催動朱雀火脈,全力燒!

又過了一個時辰,第一柄劍終於是變成了紅色,接著第二柄接連八個時辰,七把上古名劍全都一片通紅,其上也是布滿了一些細密的紋落。

「草,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龍浩嘀咕一句,火勢一那七把上古名劍驟然崩碎,一塊塊透紅的劍體四處濺射,炙熱的溫度,蒸發虛空水分,落地有聲!

與此同時,那七把劍柄之中分別掉落出一塊刻有圖案的方玉。

「這是什麼?」

龍浩散去火脈,聚目觀看,這七塊方玉質地絕品,是龍浩從未所見的,其上紋絡有河流,山脈像是一塊整玉切割而成。

「難不成,這是什麼地圖?」

龍浩沉吟,繼而以火脈護手,將七塊方玉拼在一起,一副完整地圖驟然而成!

在這整塊方玉頂端,上刻天蕪島三個古字。

這一發發現讓龍浩眉頭緊皺,本以為得到七把寶劍,奈何卻是掩目之物。

「天蕪島,難道這就是藍魅所說劍都所有弟子的去向之地?」

「可,既然劍都之人全都去了那裡,為何還把這副地圖藏於七把劍內」

「哎,等到了北域見到藍魅雙殺在詢問一番吧,只是浪費了那麼多的練器資源1

龍浩猶如暈頭蒼蠅,百思不得其解,看著那滿地依舊散發著熱量的碎塊,很是心痛。

這些材質早就精華散盡,除了堅硬非凡,再無其它用處

略做修養,龍浩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空間玉墜,裡面除了那早已枯萎的朱果神樹與一些練器材料幾乎沒有什麼可用的物品了。

「上萬地玄石,僅僅突破兩個層次,老子又窮了。」

輕輕一嘆,龍浩刻畫一些子母傳送陣,在這裡藏下一塊,招呼一下荒天向著山腹之外走去。

「這一閉關,仨月之久,不知道藏鋒鎮已經成了什麼樣子?」

「還有那劍都之城,是否已被諸多勢力聯手清掃了乾淨」

走出山腹,清爽之氣撲面而來,此時圓月如盤高掛天空,群星點綴空寂蒼宇。

伸手摸了一下頭髮,挺柔,挺順,比做禿子強多了。

輕輕一笑,龍浩身體蠕動變換模樣,將自身氣息以劫天決壓制到聖武境一重,繼而向著藏鋒鎮走去

這一路所過,龍浩再次放下一些子母傳送陣,這樣一來就算有什麼變故也能多一些逃亡手段。

兩個時辰后,藏鋒陣的影子遙遙在望,只是該有盞許燈火的陣子,一片黑暗,就像是一座死鎮!

「汪嗚」

荒天對著藏鋒鎮低嗚,似乎感到了不安。

而龍浩同樣有著這種感覺,「難道藏鋒鎮發生了什麼變故?」

龍浩眉頭緊鎖,再次接近一些距離,被一處山谷間的打鬥聲所吸引。

尋聲而去,山谷中有著幾間倒塌的茅屋,地面死屍有十,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不遠處,兩道人影正在冷冷的對峙著,其中一人龍浩認識,那是英雄酒樓的老闆花戀。

此刻的她,花容毫無血色,握劍的素手微微發抖,髮絲凌亂,嬌軀之上有著多處傷口。

她的對面,是一個年約三十的男子,龍浩一眼看去便是殺意滋生,他是龍家子弟,龍可可,黃極境二重武者,雖與龍浩同為龍翔一脈,但那已經是曾經。

現在的他們,絕對是死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