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93章 不知死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93章 不知死活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93章不知死活

武翼抖動,龍浩強行穩住身形,右拳之上的痛感讓他大為心驚!

冷冷的注視著那忽然出現的男子,龍浩眉頭緊皺,比力量與**的堅韌,自己在同境還未遇到過對手。

這個人不過比自己高出兩個境界,卻擁有如此力量,著實強大!

他,是一個強者,但在龍浩眼中卻也不過爾爾

而這出手者自然就是那自以為是的柳天童,一次對碰,他同樣內心感到震撼。

二人目光森冷,戰意攀升的對峙片刻,柳天童邪笑道:「龍浩,待會我會讓你徹底明白,你賴以仰仗的絕世大術金龍九轉訣,是多麼的不值一提1

「送你三個字,大傻逼1

龍浩冷笑,右臂微微一抖,不死不滅大術驅散所有不適。

「找死」

柳天童眼中寒芒閃爍,繼而滾滾氣勢,如躁動的火焰,似綻放的虛空之花,向著龍浩滾滾壓來。

龍浩血脈催動,一尊霸氣絕倫金龍虛影環繞其身睥睨天下,將那滾滾威壓盡數阻擋在外,淡淡而語,「丹藥師,是煉丹的,最好別動手腳,否則成了爬行動物你就只能蹲在角落拿破碗了。」

「好,你很好,我柳天童打出生一來,還從未有人敢如此對我說話,你是第一人,也是最後一人1

柳天童面相陰鷲,心底殺意森然,他自來被眾多光環籠罩,何曾遇過如此針鋒相對之人。

「柳,柳天童,他就是那丹武雙絕,有望在三十之齡踏入玄極境的鬼才,柳天童?1

「看這樣子是錯不了了」

隨著柳天童的自報姓名,諸多圍觀者皆是驚呼出聲,只因這個柳天童太過神秘,很少在丹城走動,但名聲卻極其響亮。

對於那些議論,以及柳天童的自負,龍浩笑了,故作沉思道:「我記得,一口井,一隻青蛙,那青蛙也是這麼認為自己的。」

「龍好,你可真是在找死氨

柳天童眼中寒芒閃爍,放開花蝶依,隔空虛踏步步殺機的逼向龍浩。

「童兒回來,咱們丹鼎工會做事向來公平,絕不落人口舌。」

就在此時,柳鬼帶著一干丹藥師踏入祭鼎台,一雙老眼環視方圓。

諸多丹師,以及渴望成為丹師的人群,見到柳鬼到來,皆是頂禮膜拜,恭敬問候。

見到諸人之態,柳鬼那滿是褶皺的老臉,笑的眼嘴不分,「各位英雄,如此尊敬老夫,真讓老夫受寵若驚啊,這麼著,當今天事情結束之後,老夫大穿丹道一表謝意。」

而隨著,柳鬼這麼一語,現場的大半圍觀者,全都雀躍歡呼。

獨孤劍在人群撇嘴,「這個老狐狸,真麻痹狡猾埃」

「人老成精,他這是要以空口承諾招攬人心。」姜碧瑤面色美冷,心中不恥

柳天童冷冷的颳了一眼龍浩,繼而身化極光回到柳鬼等人身旁。

龍浩自然聽的出柳鬼的意思,而看那些人的效應,哪怕自己占理,也沒有人會為自己說話。

收起金龍虛影,龍浩身形閃爍,骨紋之力驟然動蕩,整個身形再次落於青金巨鼎之上。

「轟」

在龍浩落下的瞬間,青金巨鼎彷彿遭到山嶽重壓,竟是沒入祭鼎台三尺,一道道裂縫布滿整個百米大台。

「龍浩,你接二連三踐踏我丹鼎工會招牌,當真是認為我們心善好欺嗎?」站在柳鬼身旁的木長老怒喝出聲。

龍浩冷笑,目光直逼對面群人,「你們好欺?那我倒要問上一問,紫神鼎是我龍浩九死一生從丹仙宗遺址拿出來的,你們為什麼想要佔為己有?且不惜代價的請來血盟殺手在藏鋒鎮圍殺於我?1

「」

隨著龍浩這麼一說,現場頓時安靜了一點,畢竟龍浩所說為實,紫神鼎確實是他的。

柳鬼面色不變,「龍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們丹藥師傳承于丹仙宗一脈,紫神鼎自然是所有丹藥師心中的聖物,有能者方可居住之。」

「有道理,會長大人說的對。」

「紫神鼎就是丹鼎工會的聖物,龍浩,識相的你速速交出紫神鼎1

「交出紫神鼎,否則讓你出不了丹城」

在柳鬼那強詞奪理老臉不要的話語之下,一些丹鼎工會成員,帶動了現場的躁動,龍浩儼然已成眾矢之的。

而,柳鬼的目的正是如此!

「哈哈,我龍浩不得不說,你們強詞奪理顛倒是非倒是絕逼一流。」

龍浩大笑,聲音朗朗,「廢話少說,我龍浩今日前來,就應了你們的條件,以丹道造詣決定紫神鼎歸屬權。」

聽到龍浩如此所說,獨孤劍與姜碧瑤皆是深深一嘆,他們非常清楚龍浩的水平。

「龍浩這一決定,紫神鼎怕是保不住了。」獨孤劍輕嘆。

姜碧瑤美目眨動,「或許,龍浩就是抱著以紫神鼎換回那和尚的想法。」

「拿一件聖器換一個認識不久的和尚,真不知道龍浩是不是傻了。」獨孤劍嘀咕。

姜碧瑤瞥了一眼獨孤劍,「如果,是你被抓的話,龍浩怕是會用命去換。」

獨孤劍點頭,非常贊同,「你說這話我相信,龍浩那癟犢子最講義氣了。」

在獨孤劍與姜碧瑤小聲議論的同時,現場諸多圍觀者同樣在議論著龍浩的決定。

就算有一些人比較同情龍浩佩服龍浩的膽魄,也對他這一衝動選擇而不看好

而龍浩的這一決定也是大出柳鬼等人意外,他們本以為逼龍浩接受丹道比拼會很麻煩,卻沒想到對方如此果斷。

柳鬼笑了笑,正欲說話之時,柳天童踏前兩步,「龍浩,眾人皆知,你是武者,為了不落人口舌,說我們丹鼎工會行為無恥,今天除了煉丹比試,自創丹方高低,我柳天童還要與你印證武技,勝出兩場者方可擁有紫神鼎1

對於柳天童的話語,龍浩心中冷笑,真是,不知死活。

龍浩故作沉思,繼而點頭,「聽上去似乎挺公平的,不知道你要先比什麼?」

「就比你最拿手的,武道1

柳天童眉宇飛揚,似乎對自己的武道造詣極其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