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96章 狗屁說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96章 狗屁說法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96章狗屁說法

震驚之後,龍浩站起身來,淡然的掃了一眼柳天童,語氣平淡道:「我的煉丹造詣確實不強,我失敗了。」

「你還算有自知之明。」柳天童覺得自己搬回一場局面,頓感自信回歸,眉宇飛揚。

而諸多奉承於他的丹鼎弟子,全都大聲喝彩起來。

柳天童傲慢一笑,「龍浩,你認輸了嗎?」

龍浩不置可否的搖頭,「我是失敗了,卻也不見得你就勝利了,有種開鼎讓大傢伙見證。」

「握草,這龍浩他他媽不要臉了,輸了還不死心1

「沒錯,柳大師兄,開鼎亮丹,嚇死龍浩,讓他輸得心服口服」

在一聲聲咆哮之下,龍浩依舊淡笑滿面,這表情輕鬆的沒有絲毫做作。

而,柳天童與花蝶依則隱隱感到了一些不對之處,話不多說,柳天童曲指彈飛鼎蓋頓時傻了眼睛

隨著鼎蓋的落地,沒有葯香四溢的撲鼻,也沒有丹色的瀰漫。

有的只是,平靜無奇,以及柳天童那見鬼的表情與花蝶依大瞪的眼睛

看到他們二人的表情,所有人都停止了議論,現場氣氛也是怪異起來。

難道柳天童也是失敗了?這個念頭很快席捲每個人的心頭

「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煉製成功,怎麼可能碎成了渣?1

柳天童的表情越加難看。

而隨著柳天童這麼一句自語,現場頓時炸開了鍋,其中還有不少嘲罵他牛逼吹到天上的尖酸之音。

尤其是人群中的獨孤劍那聲音最大,最亮,「五品丹藥隨手煉製成渣,你這逼裝的,真他么高超啊,老子還能隨手煉製天帝仙丹呢,哈哈」

柳鬼等人眉頭一皺,走上前來,看到丹鼎中的藥渣,頓時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雖然,柳天童的為人不怎麼樣,但煉丹天賦與造詣確實沒得挑剔!

龍浩挑挑眉,「各位丹鼎工會的大人物,這一局,怎麼算啊?」

「龍浩,一定是你暗中搞得鬼對不對?1看著龍浩那淡笑的表情,柳天童憤怒的咆哮,這次失敗不但關乎著紫神鼎,還關乎著他自身的名義。

「柳天童,你這麼說就有些不符實際了,就算我龍浩暗中搞鬼,你當丹鼎工會這些大人物,以及在場上萬之人,都是白痴,都是瞎子嗎?」

柳天童的咆哮以及柳鬼等人的不解模樣,讓龍浩心裡頭舒服極了。

他們精心設計自己,自認為萬無一失,怎會料到是這樣的結局?

柳天童面目猙獰,「不可能,我是不可能失敗的1

「天童,你鎮定點,沒有人能保證煉丹萬無一失,或許是你的心境不穩,才造成的丹毀。」

柳鬼拍了拍柳天童,繼而看向龍浩,「這一場你們算平局,還有最後一場,丹方的比試,作為一名丹藥師,最出色的不是循他人之路按方煉製,而是創出屬於自己的丹方」

「等一下。」龍浩打斷柳鬼的話,朗聲說道:「丹方的比試,只是一個人的推測研究,並無根據,不知道你們是以什麼來做判定的勝負的?」

柳鬼道:「推測自然是毫無憑證,你們不但要說出自己的丹方之法,還要煉製成丹,讓在場者判定勝負在誰。」

掃了一眼柳鬼那沒有表情的老臉,龍浩心中大為佩服,佩服他們的陰險,這看似三場比拼,實則兩場比試丹道。

哪怕柳天童武道敗給自己,還有這兩場他最拿手的!

龍浩沉默片刻,皺眉道:「如果這一局我敗了,我們就是平手,到那時又該如何?」

柳鬼淡笑,「紫神鼎是煉丹聖物,並不是武道聖物,如果你敗了,證明你丹道造詣不如柳天童,那紫神鼎自然歸屬我丹鼎工會。」

「柳鬼老狗,佛爺我操你奶奶的,你還能再不要臉點嗎?氣死佛爺了,氣死佛爺了1

笑天一聲咆哮,隨後便是向著人群外圍快速跑去,那錚亮的光頭不知何時疙瘩已消

柳鬼目光陰狠,瞥了一眼木長老,暗中傳音,「讓血盟殺手做了那個禿驢,通知龍家之人準備緝拿龍浩1

木長老輕輕點頭,繼而轉身退走。

他們的這點小動作,龍浩自然看在眼中,挑眉一笑,開口道:「對於你們這狗屁說法,老子實在難以接受,就不陪你們玩了。」

說話間,龍浩身形倒掠,繼而向著人群外的笑天追去。

「要走可以,留下紫神鼎1

柳天童正欲追擊,卻被柳鬼攔了下來,「童兒,咱們丹鼎工會從來不做仗勢欺人之事,讓他們走吧。」

「可」柳天童滿眼不甘。

柳鬼對眾人長長一嘆,繼而對柳天童傳音,「童兒放心,那龍浩不但帶不走紫神鼎,就連他的精血都為成為你的武道資源1

掃了一眼柳鬼那勝券在握的表情,柳天童雖然不知何故,但還是放下了心來。

隨著,龍浩的這一退走,在場那上萬人,無不對柳鬼的公正無私而豎起大拇指。

在龍浩離開的同時,藏在人群中的獨孤劍,姜碧瑤也是雙雙退走,至於獨孤求敗,上官驚龍,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沒有人能捕捉到他們的行蹤。

龍浩身化極光,跑的全力以赴,只有這樣,才會讓柳鬼他們認為,自己沒有後手!

柳鬼掃了一眼龍浩那消失的背影,冷冷一笑,帶著身後諸人返回工會,整個現場也是陷入了混亂的喧囂之中

「爺爺,你說柳鬼真的是放棄了紫神鼎嗎?」退出人群外的素問,掃了一眼龍浩消失的方向,問著素道醫。

素道醫滿面慈祥,「丹鼎工會不惜重金,請來三十名血盟殺手,他們怎會任由龍浩離開?在那丹城之外,怕是會有一場殺戮了。」

「這那龍浩他們豈不是要遭殃了?」素問秀眉緊皺。

素道醫搖頭,「誰遭殃還是未知之數,不過這並不關咱們什麼事,走了。」

素問紅唇輕撇,「怎麼不關啊,爺爺你上次都留給他了悟道之法,他也算你半個徒弟了呀,再說了,咱們濟世行醫,怎能見死不救啊?」

素道醫白了一眼素問,「你這丫頭,一定是對那小子有了好感,不過我可警告你,那個龍浩雖然底蘊頗多潛力無限,但卻不是能證道入武神的人,而且他也沒多少年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