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298章 逐一清洗!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298章 逐一清洗!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298章逐一清洗!

丹城東方,一座不算大的山巔,龍浩等人圍聚再此,笑天與獨孤劍各自鼻青臉腫,依舊怏怏不平的瞪視著對方。

就連亭亭玉立,始終沒有太大表情波動的姜碧瑤也是忍不住花容燦爛,嫵媚一笑。

這一笑,若滿山花開,迷人心醉。

龍浩就瞥見了那麼一眼,姜碧瑤便是再次歸於無波的冷淡表情。

微微撇嘴,龍浩走向笑天,「禿驢,我給你說的事你想好了沒有?」

笑天咧了咧腫了一邊的嘴,「這實不相瞞啊,我就是胡口亂吹的,我若有預測未來的那等本事,還會被抓嗎?」

龍浩挑眉,「禿驢,當日在劍都之城,你的大因果咒能追溯往事,這可是真的,另外我們的時間很緊,事情很重。」

「那與預測未來絲毫不佔邊的嘛」笑天扭著臉,從他的眼神中,眾人皆是明白這禿子在說謊。

「既然救你無用,我不如把你還給丹鼎工會,也好化解一些仇怨。」龍浩說著走向獨孤求敗,「前輩,這禿驢太不老實,讓他跟著也就是個禍害,送他回丹鼎工會,讓他們調教吧。」

「這樣也好他把我孫子打的都不帥了,扔給丹鼎工會最好不過。」獨孤求敗說著,大手一拘,笑天的身形直接就是被帶了起來。

看著獨孤求敗的架勢,笑天急忙開口,「喂,龍浩,我是開玩笑的,咱們之間誰跟誰啊,快放我下來,我忽然想起大因果咒還是可以一用的。」

瞥了一眼被獨孤求敗扔在地上的笑天,龍浩催促道:「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推測出大夏皇朝那活了幾千年的人物,夏楓所在地。」

「靠,大因果咒也是需要時間施展的。」

笑天翻了個白眼,繼而在龍浩等人的不善目光下急忙盤坐在地,手捏佛訣,口誦梵文真經。

隨著笑天這麼一個動作,他的氣息變得神聖莊嚴起來。

忽然,笑天停止了動作,很是無奈道:「就算讓佛爺施展大因果咒,最起碼你們也得有人坐在我對面,幻出夏楓本人模樣,這樣我才可能追溯出他出現的位置埃」

「夏楓的模樣?」龍浩沉吟著看向獨孤求敗,「前輩,委屈你配合一下。」

獨孤求敗沒有多說什麼,盤膝坐在笑天身前不遠處,按照笑天的指示腦海中幻化出,當日他們三人圍殺夏楓的場景。

笑天面相莊嚴,頭頂金色光環,一個個精靈般的金色梵文從口而出,逐漸籠罩獨孤求敗。

不過片刻的功夫,笑天面色發白,額頭布滿汗珠,猛然他身體一震,金色光環崩碎,那金色梵文也是四分五裂化作一點點金星。

「噗」

笑天胸口一悶,口吐熱血,整個精氣神都頹靡不振。

「禿驢,你沒事吧?」龍浩大驚,出言問道。

笑天搖頭長嘆,「那個夏楓的境界太高深了,最低也在天極境巔峰,佛爺我束手無策1

龍浩心急,「這可怎麼辦?殺不掉夏楓,他們三方勢力就會對玄劍宗展開全面進攻1

看著龍浩那焦急表情,笑天狠狠抹去嘴角的血痕,「算了,今個為了你,佛爺我只有強化法力,看個通透1

「怎麼說?」龍浩問道。

笑天道:「就如當日抵擋黑魔虎王那般,藉助眾生念力,暫時增強我的能力。」

「可,我們這裡只有幾個人能行嗎?」龍浩滿面狐疑。

「盡量一試,佛爺我可是打算拼上老命幫助你的。」

笑天說著,盤起而坐,龍浩將情況說於獨孤劍,姜碧瑤二人,至於上官驚龍說不說他都不會去崇拜笑天,哪怕是假裝崇拜也不行。

聽了龍浩的講述緣由,獨孤劍與姜碧瑤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如實照做了。

在龍浩三人的虔誠崇拜之下,笑天氣色逐漸好轉,整個人的氣勢也是在緩慢的攀升著。

隨著這一次的施展大因果咒,獨孤求敗終於是自印象中穿梭,追著一道朦朧身形,撥開迷霧。

終於,獨孤求敗看到了一片場景,也就在此時,笑天再次口噴熱血,氣息變得極度虛弱。

畫面崩碎,獨孤求敗猛然起身,沉聲道:「咱們快走,夏楓那老匹夫正在去往玄劍宗的路上1

他這一語,頓時讓龍浩心跳加速,惶惶不安。

「你們幾個一起不要分開,驚龍,咱們去玄劍宗,這一戰,不管如何,都要斬殺夏楓那傢伙1

獨孤求敗招呼一下上官驚龍,二人身形一閃便是消失於天際之間。

而此時的龍浩,已經焦急的不知所措了。

獨孤劍輕拍龍浩,「你也不要太過擔心,玄劍宗屹立萬年,底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不堪一擊,再加上我爺爺與驚龍爺爺的出手,應該能守的祝」

姜碧瑤也是出聲安慰,「獨孤劍說的很有道理,孟家,與大夏皆是遭過神秘勢力的清洗,相信那些大人物存活不多。」

「但願如此。」龍浩語氣中沒有絲毫底氣。

「龍浩,你丫的倒是給佛爺喂兩顆恢復丹藥埃」笑天虛弱的說著,看樣子他所遭受的反噬很重。

龍浩壓下心頭不安,盡量讓自己鎮定下來,搖頭說道:「我沒丹藥。」

姜碧瑤取出兩顆晶瑩綠丸,丟給笑天,「這是四品丹藥,十萬金幣一顆。」

「知道,知道。」笑天接過丹藥一吞而下,開始進行恢復。

而龍浩則將目光看向蒼茫深山,內心做著一道道計劃

姜碧瑤蓮步輕移,帶著一股清香與龍浩並肩,「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獨孤劍也是走了過來,「要我說,咱們趕快上路,讓這禿驢自己恢復吧。」

龍浩輕輕搖頭,「就算咱們現在趕回去,也是來不及了,何必做那無用之舉?」

「那你的意思是,咱們不去了?」獨孤劍認為自己聽錯了。

姜碧瑤也是露出了濃郁的不解,以她對龍浩的了解,他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龍浩手掌微微一動,逐漸攥緊,一股純凈的弒殺之氣蔓延而出,令草木山石盡數粉碎。

這是他的武道,殺之道。

這是他的內心,殺之心!

在姜碧瑤二人的不解之下,龍浩冷冷一笑,雙目中洋溢著滿滿的煞氣。

「他們三方勢力,既然敢大肆圍攻從未出過變故的玄劍宗,勢必強者盡出,我要釜底抽薪,從孟家開始清洗,讓他們一一除名。」

「哪怕他們真的滅了玄劍宗又能如何,就憑那些大戰過後的殘兵敗將還不是要被另外兩個坐山觀虎鬥的皇朝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