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04章 安有人無恙?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04章 安有人無恙?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04章安有人無恙?

那血人般的孟家老者,聲音瘋狂,露著骨骼的血爪破碎虛空,鎖定獨孤劍。

這一瞬,獨孤劍毛髮倒豎,徹底的感到死亡臨近,但卻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也或許是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驚住了獨孤劍!

而這一抓一旦落下,獨孤劍鐵定英魂歸黃泉

「老狗,吃我一盆1

笑天距離獨孤劍最近,大喝一聲,金缽破空而出,直接就是蓋在了獨孤劍頭頂。

「」

獨孤劍頭暈目眩,與此同時,那血色手掌驟然拍下。

「轟」

強悍的力道,直接將獨孤劍拍入地面之中,方圓地面竟如海面漣漪,起伏龜裂。

「死」

姜碧瑤身形閃爍,四道靚影從不同位置殺來,伴隨著利刃入肉的聲響傳來,那血人般的身影被斬為數段,死的不能再死

「獨孤劍1

龍浩拖著傷痕纍纍的身軀,沖了過來,看著那深陷的巨坑,心痛傷悲,很是無力的攥緊了拳頭。

「麻痹的臭禿驢,拿盆砸我,還不拉我上去1

碎石抖動,一隻手掌出現在了幾人眼中,正在胡亂的抓動。

這一幕,讓姜碧瑤等人喜出望外,龍浩更是身子一軟蹲坐在地,開始恢復自身傷勢

笑天咧咧嘴,將頭暈目眩,頭頂生包的獨孤劍拉了上來,抱怨道:「佛爺那是在救你,你倒還埋怨起來了。」

獨孤劍揉揉頭,瞪眼道:「你完全可以拿那個盆去砸孟家那老狗的嘛。」

「砸他?佛爺可沒有信心能將他砸飛,倒是能確定,此盆定能保你不死。」

笑天說著,白了一眼獨孤劍,繼而收回自己的金缽

那邊,孟家諸多子弟滿眼憤怒,隨著更多人的到來,不知是誰一吼之下,近萬之人瘋狂的沖了上來!

孟家身為東域大勢,他們都子弟自然擁有一腔熱血,哪怕明知不敵也要用生命去堆殺來犯之敵

而他們的修為,不過是聖武境之中,且十有七八還是處在真氣境,所以他們的反抗是沒有任何逆襲懸念的,就如此時玄劍宗弟子慘遭碾壓一般!

血戰徹底爆發,獨孤劍等人下手毫不留情,就連佛門笑天也是一邊念經超度亡魂,一邊痛下殺手!

尤其是姜碧瑤,手段最是勇猛,每當有人靠近龍浩,彎刃一出,當即血雨橫飛!

此刻,皓月無光,似乎再為這一場殺戮而心悲

龍浩在短暫的療傷之後,擎劍而出,身繞金龍,頭頂天地太極圖,整個就如人間殺神無情的收割著生命

這一戰,持續了幾個時辰,一具具屍體堆積如山,血水成河匯入流雲海。

方圓千米之內,入目儘是血色的狼藉,證明著江湖的殘酷

龍浩通體血紅,包括雙眼都變成了紅色,其他人同樣一身血衣,此刻的他們已經殺到麻木了!

「拿走孟家資源,一把火燒了他們基地,無論老弱婦孺一個不留,我要讓龍浩之名令各勢忌憚,我要讓世人明白挑起戰火的代價」

龍浩話語平淡,穿過流雲海進入孟家部落,但凡有生命氣息之地,一劍揮之!

兩個時辰后,天色大亮,孟家部落也是火勢通天,狼煙滾滾,某處一座祭壇驟然碎裂

與此同時,玄劍宗這邊的大戰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三大勢力的圍殺讓玄劍宗傷亡慘重,死屍橫陳!

在那後山的後山,正與龍生聯手困殺向問天的孟煒,心頭一沉,低頭看向自己那無故碎裂的玉墜,當即面色大變,抽身而退。

「龍族長,我孟家有大變,先走一步1孟煒音落,腳踏虛空縱然而去。

「孟家主,此時已到關鍵時刻,什麼事比拿下玄劍宗更加重要?1

龍生大急而吼,也就這分神的短暫一瞬,向問天掌化天圓,其內劍光如山,強勢無匹的籠罩龍生。

「轟」

劍氣裂天地,龍生那蒼老身軀被轟殺的零零散散,血雨飄灑。

而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早就擁有逆天之力,只要神識不滅,血脈不枯便可重組肉身。

只是,退走了一人,僅憑龍生遠不是向問天的對手,三次交手,那重組的肉身再次崩碎

孟煒全速奔行,剛離開玄劍宗區域便是被極速而來的獨孤求敗與上官驚龍,擋住了去路。

此刻的他們二人,模樣有些凌亂,就連氣息也是極其不穩,二人聯手攻殺夏楓,接近一天的交鋒,才將之徹底斬殺。

同時,獨孤求敗二人也付出了極重的代價

孟煒被堵,內心焦急萬分,更何況這兩個老頭,每一個都不弱於自己,交手的話將是九死一生。

念一至此,孟煒身形閃爍,從另一個方向奔逃,上官驚龍緊追而出,不過片刻便是再次擋住了孟煒去路。

「兩位,我孟家與你們素無恩怨,你們此舉何為?」孟煒心情極度低沉,冷冷喝問。

獨孤求敗長長一嘆,沉聲道:「玄劍宗與你們也無多麼大的恩怨,你們孟家為何要大局進攻玄劍宗?」

「獨孤求敗,你這是什麼意思?」孟煒內心不安。

「也沒什麼意思,就當是我們三皇谷要滅你孟家吧1

獨孤求敗音落,當即動手殺向孟煒,而上官驚龍在強勢一擊重創孟煒之後,便是當先向著玄劍宗趕去

有了,上官驚龍的到來,玄劍宗被打壓的場面立即發生了變化。

隨著,龍生,龍宇,大夏皇叔等一系列強者的喪命,他們三方勢力的人馬開始了四散逃亡。

謝流光通體是傷,立身在殘破的殿宇之上,虎目掃過那些堆積的屍身,黯然淚下。

莫非凡胸口插著一把淌血的金劍,但那眉宇之間依舊戰意高昂,腳下堆積著敵人的屍骨,不下千人!

之外,還有蕭鼎,玉傾城,以及三名長老,他們全部身然鮮血,模樣凄慘。

這一戰之慘烈,安有人無恙?

向問天到來,環視一圈那盡數毀滅的宗門之後,滿面悲涼,長長一嘆,「流光,咱們的傷亡情況如何?」

謝流光悲從心生,「除了早就出遠門的林雪與蕭紅,全宗三萬兩千人,怕是僅剩咱們幾個了」

僅剩咱們幾個?

這是一句很簡單的話,卻重若萬鈞的狠敲每個人心頭!

玄劍宗,三萬多弟子,在這一戰中盡數死亡,包括兩大太上長老,一名峰主,上百長老,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可避免的事!

「戰火的挑起,必須要有一個結局,哪怕拖著傷殘之身,也要蕩平來敵1

向問天老臉無情,濤濤殺意令得風起雲湧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