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07章 奇寶識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07章 奇寶識主?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07章奇寶識主?

而在龍浩疑惑的同時,遠在南域天樞墓園的葉辰,目視虛空,邪然一笑,「竟敢妄測老子,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1

很快,葉辰露出了氣餒的神情,「可惜,這氣人的墓園,老子怎就走不出去?經常跟這些墳墓做朋友,小爺都快成活死人了!什麼七大聖地之天樞,去他媽的,小爺不想要這機遇氨

葉辰的咆哮,傳遍整個墓園,圍繞著那一座座石碑跑來奔去,一通發泄之後,他又老實了下來,「獨孤劍,你害我孤獨數載,等我出去定要打你個狗吃屎,豬拱泥1

咆哮了片刻,無奈下的葉辰,只能進入修鍊來消磨時間,來讓自己心平氣和。

而不得不說的是,這段一人一墓園的日子,讓葉辰的修為發生著神速進步

玄劍宗,廢墟中。

龍浩在等待之下,取出名曰道典的護心同鏡,開始研悟其中奧秘。

日落月出,一日復一日,眨眼間月余已過,而那護心鏡上的古字,龍浩僅是對第一個古字有了一點淺薄的了解。

哪怕如此,龍浩也是受益匪淺,讓自己所悟的天地太極圖有了更深的進化,而他的心境也是再上一個層次

這一天,一直罕無人跡的玄劍宗到來一人,他是向問天,精神疲憊,彷彿蒼老了幾十歲。

見到向問天回歸,龍浩心中大喜,卻無從興奮,只是很簡單的說道:「向老大你總算是回來了,莫師兄呢?」

「大戰之後,玄劍宗險勝,幾萬子弟只有少數存活,三勢敗走,我們聯合行動,花費近兩月時光,終滅三大勢力所有之人,你莫師兄他去了北域。」向問天語氣縹緲,氣息不穩。

龍浩擰眉,確定性的問道:「龍家,孟家,大夏,全都徹底覆滅了?」

「大夏被大燕,聖武所滅,龍家元氣大傷,有你的二祖爺爺龍翔繼承族長之位。」說到這裡,向問天看向龍浩,「孟家部落,是你出的手吧?」

「嗯。」龍浩點頭,「當日我請來獨孤,上官兩位前輩,在笑天的大因果咒下得知夏楓正在趕往玄劍宗,由於時間緊迫,獨孤兩位前輩當先前行,截殺夏楓,而我們速度太慢,就將目標放在孟家部落」

龍浩簡單的說了一下當日情況,向問天聽完之後,對於當日孟煒忽然退走一事恍然大悟。

很是讚賞的說道:「你做的非常好,若不是當日孟煒的退走,我們玄劍宗怕是只剩下你與林雪,蕭紅三個人了1

聽到蕭紅二人沒事,龍浩心中大感慶幸,好在與自己熟悉的那些人並沒有出現意外。

短暫的交流,向問天的氣息越發虛弱,且嘴角還不停的溢出血水,看的龍浩內心大急,「向老大,你的傷」

向問天惆悵一嘆,「死不了,不過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閉關,待謝流光回來,你告訴他宣布玄劍宗退出江湖,等我出關之後再重建勢力,否則聖武,大燕,以及丹鼎工會入駐的樓蘭三國是會對咱們無情出手的!還有,你之後行事也要萬分小心,丹鼎工會的人佬摹!

龍浩點頭,「我明白,如果有機會,我會將其剷除。」

「現在的你還遠遠不行,再加上玄劍宗這麼一倒,那些貪圖你紫神鼎的人將會更加肆無忌憚。」

向問天的神情早就沒有了當年的玩世不恭,完全被蒼老,孤寂,與無奈所取代,微一停頓,繼續說道:「北域是個不錯的地方,過段時間你也去那裡吧,一來可以避開丹鼎工會,二來還能增長見識。」

「嗯。」

龍浩有點傷悲的點頭,他看出了向問天的擔憂,那是對自己未來道路的擔憂。

「宗門傾倒,你雖然失去了一座靠山,也失去了一種枷鎖。」

向問天掃了一眼表情低沉的龍浩,悲然一笑,大咧咧道:「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看看你這傢伙死了沒有,現在見到你無恙,我也可以放心的去閉關了,當然,你要給我記住,不在北域打出一個名頭,就別回東域見我1

「我」龍浩張口無語,猛然想起那道典護心鏡,將之取出交給向問天,「向老大,你看這個。」

向問天伸手接過,一番查看眉頭緊緊皺起,沉吟道:「這背面之圖,與太韻三化的奧義極其相似,且更加玄妙,彷彿蘊含了蒼宇星辰,日月天道,自然萬物你,你這東西哪裡來的?」

聽到向問天如此一問,龍浩伸手指著大殿廢墟:「向老大,這東西是咱們太韻大殿內所供奉那雕像的護心鏡,你不會從來沒有留意過吧?」

向問天凝眉,回想大殿的情景,他那滿是褶皺的面部浮現一些濃郁的狐疑,「那雕像上沒有護心鏡啊?」

見到向問天那不似說假的表情,龍浩也是大感不解,「怎麼會沒有?我進入大殿第一眼就看到了,而且之前每一天都要打掃一遍,非常的確定1

「難道我們眼中所看到的雕像是不一樣的?」向問天沉吟,繼而盤坐下來,陷入了苦思。

兩人沉默了片刻,龍浩問道:「向老大,你看這圖上的古字,是什麼功法嗎?」

「古字?」

向問天翻來覆去的觀看,隨後用怪異的眼神看向龍浩,「這古銅護心鏡上除了一副圖案,哪有什麼古字?」

「向老大,你,你不會是逗我玩的吧?」對於向問天的話,龍浩表示不信。

「我現在可沒空逗你玩,再玩一會,我這老命都要玩掉了。」向問天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龍浩,「一定是你這小子在耍老夫。」

「向老大,我哪敢啊?」

龍浩咧咧嘴,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假,以手指在地面畫出第一個猶如圖案般的古字。

而奇怪的則是,龍浩后筆落下,前筆覆滅,連試幾次竟是難以講其描繪出來!

這一幕,讓龍浩與向問天皆是感到匪夷所思

沉默片刻,向問天將古銅護心鏡還給龍浩,微帶興奮道:「古有傳聞,奇寶識主,或許這是一件等待機緣的奇寶,是故,我在太韻峰上千年都沒見到過。」

龍浩收起古銅護心鏡,再次問道:「向老大,咱們那大殿中之前所供奉的雕像是玄劍宗的哪位大人物?」

向問天搖搖頭,「那雕像自玄劍宗成立一直存在,卻不是玄劍宗的人。」

「不是玄劍宗的人?可,那為何會被供奉在玄劍宗?而且,最早之前這裡還是宗主大殿?」

向問天的話,讓龍浩感到深深的不解,而看向問天的表情,那倒塌的雕像似乎還有什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