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55章 一言不合就敬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55章 一言不合就敬酒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55章一言不合就敬酒

一眼看去,葉辰頓時心慌,這所謂是水玲瓏可不就是自己初來南域無意中看到的女子嗎?

她依然是那麼的美,一見難忘,可惜這情況不是很秒

水玲瓏的到來,當即便是引起一場熱鬧的交流,諸多南域天才紛紛表示對其仰慕已久,更是大露愛慕之心。

遺憾的是,水玲瓏似乎對眾人都不感冒,話語簡單,一副冷清清的模樣。

對此,葉辰在心底淡笑,「你們這群傻叉,心中的女神早被老子看了個遍,嘿嘿」

水玲瓏瞥了一眼葉辰的背影,便是優雅落座,她不可能想到那穿著店小二服飾的男子就是她恨之入骨的人。

況且,在她的認知中,那個看過自己的男人已經必死無疑了!

紀玄輕笑,命各位侍女斟酒,同時邀請眾人,「各位,讓我們為戰神家族天才弟子戰之敖勇闖北域,共同舉杯。」

「多謝,我戰之敖先干為敬。」戰之敖起身一飲而荊

眾人放杯,紀玄繼續道:「之敖兄,身在北域兩年之久,可否為我們說一下北域都有哪些天才人物嗎?比起咱們南域又如何?」

戰之敖笑了笑,說道:「北域很強,那裡高手無數,各大家族都有驚世子弟,比咱們南域強出太多,尤其是武極學府之中更是怪胎常見,強的一塌糊塗,那裡才是天才子弟的爭鋒之地」

隨著戰之敖的滔滔道來,諸人皆是露出渴望一去北域的神色,當然他們身為南域有名天才,最多的想法還是不服!

短暫的交流之後,紀玄將愛慕的目光看向水玲瓏,「紅塵宗,不但武技強大,更是歌舞雙絕,水仙子既然藝成出師,不知能否為為我等獻上一曲一舞蹈呢?」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小女子我才藝不佳,就不獻醜了。」水玲瓏面容淡然,很是果斷的拒絕。

紀玄嘴角狠狠抽動,尷尬一笑,「難道在座各位沒有一個能得水仙子青睞?」

水玲瓏環視一圈,紅唇輕動,「武者,奪天地造化強化己身,真正的目標應是那武神之位,怎能迷戀紅塵,圖那兒女情長?」

「說得好,說得真好1葉辰在暗中點頭,一直不曾轉身。

而水玲瓏的這種態度與話語也是已經讓在座的各位天才很是不爽。

周斌冷笑,「紅塵宗,往虛了說是一個宗門,說實在的,不過是培養紅塵歌妓的地方,跟我們談武道,你們還沒資格。」

隨著周斌音落,水玲瓏那本就淡然的面容上頓時浮現了一些冰冷,她看向周斌,「都說周公子天賦異稟,今日相見,小女子倒想見識一下周公子的天賦岩變,還望不吝賜教。」

挑戰,這是水玲瓏對周斌發動的挑戰,不由的整個空間充滿了冷冷的肅殺之氣。

「一介女流而已,還不配與本公子交手。」周斌不以為然。

「你如此男子氣概,真是令小女子佩服,敬你一壺酒」水玲瓏冷笑,她沒有多說什麼,玉手輕輕一拂,桌面上是酒壺驟然向著周斌衝去。

「嗖」

酒水若箭,竟是穿透虛空,直逼周斌,如此手段可見水玲瓏之強。

葉辰咋舌,「這妞還真是粗魯,一言不合就敬酒」

「那本公子就不客氣了。」周斌不屑一笑,手掌輕輕一拍,白玉酒杯浮空,頓時將那酒箭盡數擋下。

「」

猛然一聲輕響,酒杯出現一個圓孔,酒箭激射,頓時沖了周斌一頭,他那不屑的笑容變成憤怒,立身而起,「水玲瓏,你這是在找死嗎?1

「酒已敬,可惜你沒這個資格飲。」對於那周斌的怒然殺氣,水玲瓏仿若未見,「不過,我還真想看一下你所謂的岩變。」

見到他們二人劍拔弩張,紀玄連忙打圓場道:「兩位消消火。」

天南宗弟子陸磊也是拉過話題道:「紀兄,來時途中,我聽聞人群都在議論紀武,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隨著戰之敖如此一問,其他人也是投來好奇的目光。

紀玄眉宇間浮現一些凝重,沉聲道:「紀武隕落了,死於紀峰與一個禿子之手,聽說那禿子很是厲害,手持金缽輕易收走紀武那堪比黃極境巔峰武者的麟馬,而且,以紀武的身手在他手中沒有絲毫還手之力1

聽到紀玄這麼一說,離他不遠處的戰之敖頓時眉頭緊鎖,思緒飄到兩年前,回想起那個膽大包天的禿驢與浩氣盟,還有獨孤劍

「這,南域什麼時候來了這麼一個犀利的禿子?」周斌沉吟。

陸磊皺眉,「紀武早在一年前就成功踏入了玄極境,在同輩之中戰力拔萃,在同境之中更是鮮有敵手,那禿子能擁有如此手段一定是個玄極境巔峰武者吧?」

紀玄搖頭,「不知道,我出去之時,他們已經離開了,這一切都是小葉子告訴我的。」

「小葉子是誰?」周斌問道。

紀玄扭臉,看到背對眾人的葉辰,很是不悅道:「葉辰,你背對諸人,這可是大不敬1

葉辰眼珠轉動,依舊不曾轉身,怕怕到:「沒有,我只是害怕各位天才的犀利眼神,更是害怕我這尊容影響了諸位天之驕子的議論埃」

「呵,這小二倒挺懂事的,長得那麼難看,背著臉挺好。」陸磊輕笑,其他人也是淡笑出聲,畢竟被奉承的感覺那可是良好的。

只是那水玲瓏則秀眉微微一挑,內心疑惑,「這聲音怎會與那登徒子如此相像?」

戰之敖忽然開口問道:「小葉子,你說那個禿驢有多大年紀?」

「麻痹,敢叫老子小葉子,待會給你們飯里多加一道味料1

葉辰心頭冷笑,很是乖巧的點頭道:「那禿子與諸位公子年紀相仿,聲若洪鐘,看似出家人,卻張口粗語,他體態臃腫,身手矯健,手持一金盆,厲害非常。」

聽到這段話語,水玲瓏的雙眸之中,頓時寒芒閃爍緊盯葉辰,雖然今日與往日相隔多年,但這令她恨之入骨的聲音錯不了!

陸磊輕笑,「當時那情況或許是,紀武沒有防備,才被打的措手不及,讓我看來,他若真與我等年紀相仿,定然沒有多大能耐。」

周斌點頭,「沒錯,只要讓我周斌遇到他,定然能將其斬於刀下1

戰之敖眉頭不展的深吸一口冷氣,沉聲道:「或許我知道那禿子是誰了。」

見到戰之敖表情凝重,紀玄問道:「那人是誰?」

戰之敖掃了一眼眾人,「如果真是那個人的話,我們在座各位恐沒有一人是他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