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56章 我呸你個天才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56章 我呸你個天才大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56章我呸你個天才大會

聽到戰之敖如此評價那禿子,紀玄等人全都眉頭微皺。

畢竟,戰之敖的能力他們非常清楚,而令他如此評價之人,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

「他究竟是誰?」紀玄再次追問,包括背著身子的葉辰也是露出了一抹好奇。

戰之敖開口道:「你們可曾聽說過,兩年前在北域天下拍賣行中叫板各大勢力的浩氣盟嗎?」

浩氣盟?!

聽到這三個字,葉辰頓時心頭一緊,那可是龍浩的勢力啊,自己還是副盟主一職呢,可浩氣盟中並沒有禿子啊,且龍浩還沒打算把浩氣盟勢力擺放在大陸勢力之中的。

「難道,還有另外一個浩氣盟?」葉辰心頭嘀咕,豎耳靜聽。

眾人微一沉默,陸磊開口道:「對於浩氣盟,之前我聽說過,一個禿子,一個盟主,在天下拍賣行高掛銘牌得罪北域大勢,更是揚言要與各大家族後輩子弟同境一戰,聽說那所謂的盟主還被神兵谷的谷主公孫冶收為弟子了,當時各大家族的人全都看在神兵谷的情面上沒有過多計較。」

戰之敖點頭,「沒錯,就是這樣,但後來各大家族的天才子弟很是不服,與那禿驢西佛笑天,還有浩氣盟副盟主獨孤劍在無極城外展開一番激戰,獨孤劍戰力驚天,幾乎連斬二人依舊毫髮無傷,最終面對大家族的車輪戰術,他們二人選擇了避戰,相約一月後在無極城內公平再戰。」

聽到這裡,紀玄等人皆是露出一些驚愕之色,葉辰則心跳加速,默默的狠罵那個戰之敖,婆婆媽媽沒個一句完整話,還有那些大勢力真不要臉。

更是惋惜,當時沒能認出那個禿驢,想想他那痞樣,確實與獨孤劍是一路人

「那,一月後他們又戰了嗎?」周斌追問。

戰之敖搖頭,輕嘆道:「當日在那無極城外,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西佛笑天與獨孤劍便是遭到了暗中強者的絕殺,那波動,絕對是地極境強者才能造成的,之後他們二人便是沒有了音訊。」

「直到一個月後,有傭兵在一處山谷發現了文家一名地極境強者的屍體,在那屍體之旁,刻著幾個大字,浩氣之威,誰犯滅誰!此後,文家秘密出動多名高手追殺他們二人,而他們兩個也是徹底的銷聲匿跡了。」

說到這裡,戰之敖目露驚訝,「沒想到時隔兩年,那個西佛笑天竟然來到了南域,而那時的他們不過是黃極境三重武者,能在諸多強者追殺之下逃出升天,這足以證明他們的強大1

戰之敖這一番說的,很是敬佩,聽的紀玄等人也是不得不服,人外有人

葉辰則聽的可是滿心驚浪,如果這個禿子就是笑天,那麼獨孤劍怎麼沒有出現?他不會是出事了吧?!

如此一想,葉辰頓時難以心安。

隨著戰之敖音落,眾人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後,周斌嗤聲一笑,很是不屑道:「他浩氣盟既然敢成立,背後一定有人,說不定那文家強者是他人所殺。」

陸磊附和,「周兄說的有道理,畢竟就是十個黃極境巔峰武者都難以對地極境武者造出重創。」

「他們兩個要麼是背後有高人,要麼就是使用了陰謀詭計」

其他人也是連連點頭,一致這麼認為,畢竟也只有這樣想,他們這些自認天下第一的天才才會心裡舒服一些

紀玄冷笑,「我管他什麼浩氣盟不盟的,膽敢對我紀家之人出手,定讓他們命喪南域1

陸磊拍著胸脯道:「紀兄,算上我陸磊一份,我倒那禿驢有何能耐。」

戰之敖搖頭,「各位莫要小看西佛笑天,他戰力極高。」

「我看你是被他嚇破了膽吧?」周斌鄙夷一句,繼續道:「只要讓我周斌遇到,一定讓他血濺當場,包括那獨孤劍也不過是我們武道一途的磨刀石1

周斌眉宇飛揚,似乎忘記了剛才水玲瓏潑他一臉酒水之事了

「噗嗤」聽到周斌如此說話,葉辰故意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1周斌冷目看去,在他的眼中葉辰不過是一店小二,沒有絲毫地位。

葉辰搖手,「沒笑什麼,我就是覺得有頭大笨牛在天上飛呢?」

說著他還非常有動作的抬頭看天,只不過卻是一片屋頂

而周斌等人自然聽得出葉辰話語中那嘲諷之意,面色驟然一寒,沉聲道:「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嗎?1

「當然不是了,我哪有這個膽啊?你這一句話都差點嚇死我了」葉辰連連搖手,說話的同時還不忘做作的晃動幾下身子,依舊背對眾人,輕輕一嘆,淡淡道:「我不過是好心提醒你們屁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放,不然會惹禍上身的,記住是提醒你們所有人1

「嗯」

葉辰如此話語,頓時令眾人面色不善,殺意蒸騰。

在這南域,就算是一些地極境武者見到他們都要低頭哈腰,更別提是一個卑微的店小二了!

周斌大怒,殺意森然道:「小子,現在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轉過身來,磕頭道歉。」

紀玄同樣殺意瀰漫,冷聲道:「小葉子,我看你順眼,讓你掌管這家酒館,但你在我眼中依舊不如一隻小狗,轉過身來對所有人磕頭道歉,我答應留你一命。」

「呵你們幾個還真是自大的狠啊!我倒,你們誰有這個能耐,一群井底之蛙還自稱天才大會,我呸1

葉辰說著,慢慢轉身,那俊郎的面部帶著一些戲謔的笑容,掃視眾人。

本來他是打算玩上一番的可現在必須藉助這些人的勢頭來傳播出自己身在南域的消息,只有這樣,獨孤劍他們才會想法聯絡自己。

當,水玲瓏的目光落在那一張刻骨銘心的面容之時,霍然起身,咬牙切齒道:「果然是你?1

葉辰故作驚訝,一雙眼睛瞄著水玲瓏,「呀,怎麼是你啊,咱們可真是好久不見啊,當日一見真是讓在下無時不在挂念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