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68章 看你挺可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68章 看你挺可憐的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68章看你挺可憐的

「堪比主宰級存在種下的死咒?他,只是一個玄極境小小武者,主宰級別的存在怎會與他過不去?」

素問在驚愕之中感到萬分不解,主宰,那可是洪荒界中的存在,主宰一方世界,比武神更加強大。

華老頭沉吟,「這應該是那小子在無意之中闖入過某位主宰所布置下的局,因此才被種下了死咒,當然事有例外,或許這死咒也會自行化解」

在素問與華老頭交流的同時,龍浩已經再次返回道衍廣常

目光環視一圈,再次落在那美女導師的隊伍,龍浩高舉身份玉簡,面帶挑釁的瞥了一眼美女導師,跨步過去坐在首位一排,心想,「這次,看你還如何為難老子?」

姬雪掃了一眼龍浩,便是繼續著自己的演講,「武道一途,先武后道,武極道生,當你們的武力到達一定程度便會產生另一種力量,那就是道之力。」

「道之力,也就是所謂的四極秘境衍變出的力量,初成時,薄弱依附武力,小成時,道力逐漸壓過武力,中成時武力被道力所取代,戰力非凡,大成之時,凝聚出勢,可取天地萬物為己用,也就是所謂的武道神通,這種能力與神念神通不相上下。」

「而在這個過程中,很多武者選擇的只是專註境界上的突破,並沒有專心修鍊道之力,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玄極境武者不如黃極境武者強大,甚至地極境武者都不是黃極境武者對手的原因所在」

姬雪聲音清靈,婉婉而語,眾多學子聽的入迷,一些露出了悟表情,一些則更加的迷惑。

龍浩眉頭微皺,這美女導師所說極具道理,當武者踏入四極秘境黃極境之時,便會感悟出自己的武道,到了此時應當固化自己道途,而非一味的尋求突破,畢竟戰力才是最重要的

首座,姬雪從武講道,從道入法,所講可謂是十分生動,令諸多武者連連點頭。

但龍浩卻是感到了一些不解,如美女導師所講,道之力大成後會產生另一種力量,叫做法,這是龍浩從未聽過的事情。

就在龍浩跑神的片刻,姬雪站起身來,「各位學子,今天的講道,到此結束,散去吧。」

音落,姬雪轉身,與此同時,其他地方的導師也是紛紛起身,遣散眾人。

龍浩帶著一些狐疑,走向姬雪,「美女導師,學子我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你能為我解惑嗎?」

「不能。」姬雪非常高冷果斷的拒絕龍浩。

龍浩挑眉,「你身為這裡的導師,職責所在就是為各學子解惑,傳授經驗,如此拒絕於我,總要有理由吧?」

「你要理由?」姬雪反問。

面對那冷冷的眼神,龍浩點頭,非常有理道:「嗯,八千地玄石可不是白交的,你有責任為我解惑。」

「那你就要記住一句話了,師傅領進門,修鍊在個人,如果一個笨蛋,被送進武極學府,難道我們做導師的也要將其培養成武道高手嗎?」

姬雪邪惡的笑著,話語中儘是諷刺之意,不知為何,她覺得能打壓一下面前這小子,心裡頭很是舒服

「姬雪導師說的真是至理名言,小子,你今天沒有聽懂,明天還有機會,慢慢感悟吧,哈哈。」

「就是,這小子剛來武極學府就開口亂問,這讓我想起那個膽魄過人的獨孤劍。」

「呸,他獨孤劍不過是一屆莽夫,為了那不值一提的浩氣盟竟去與各大家族子弟比拼,估計早就與這美好的世界說拜拜了」

「那並不是估計,以獨孤劍的行為,他必然已死1

隨著姬雪音落,一些學子議論紛紛,而他們的話語讓龍浩從微怒轉變為擔憂

龍浩掃了一眼得意的姬雪,繼而走向那名斷定獨孤劍已死的學子,「這位學子,敢問你所說獨孤劍必死,可有什麼根據?」

那學子俯視龍浩,鄙夷道:「北域這麼大的事你都不知道,你不會是從哪個山腳旮旯里出來的土鱉吧?」

他那高高在上的表情很是欠揍,若不是武極學府禁止打鬥,龍浩都會直接一巴掌摑上去!

忍著怒意,龍浩淡淡一笑,「我確實來自一個不值一提的小地方,與那獨孤劍有著一些交情,這次到來武極學府就是尋找他的,還請這位學子能告訴我,那獨孤劍與各大家族子弟比拼是怎麼回事?」

聽到龍浩這麼一說,那學子表情一陰,沉吟道:「你真與獨孤劍有交情?」

「嗯,而且還是交情頗深的那種。」龍浩點頭回應,對於這學子的表情變化他感到一些不解。

「想知道的話,兩個時辰後去武極學府外找我,我在那裡等你。」

那學子說著,輕輕一笑便是融入人群之中,只不過臨走時,眼角閃過的陰狠之意還是被龍浩給捕捉到了。

掃了一眼那離開的背影,龍浩也是露出一抹輕笑,如果塑料不錯,這個人與獨孤劍之間定有過節!

「武極學府外,老子倒你想幹什麼?」

念一至此,龍浩舉步欲走,就在此時一陣香風飄過,那美女導師姬雪走了過來,掃了兩眼龍浩,竟是出聲提醒道:「那個人與獨孤劍有著很大的過節,你最好別去。」

「什麼過節?」龍浩詫異的反問。

「生死過節,獨孤劍斬了他弟,他是南宮跋,南宮家子弟,境界在玄極境巔峰,你不是他的對手。」姬雪話語簡單。

龍浩眉梢輕挑,「你之前還在說,有時候地極境武者也不是黃極境武者的對手,更何況我還是玄極境武者。」

姬雪掃了兩眼龍浩,微帶鄙夷,「那是別人,而你,雖然防禦驚人,卻沒有這個實力。」

「是么?可惜,就他南宮跋,我浩龍還不放在眼裡。」

龍浩嘴角斜挑,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對於南宮家的人,他可謂是恨之入骨!

將目光看向姬雪,龍浩狐疑道:「我很好奇,之前你對我殺氣騰騰,現在為什麼又要提醒我?」

姬雪表情微微一滯,冷笑道,「看你可憐而已。」

被一個女人所說自己可憐,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一種打擊!

姬雪的話,讓龍浩感覺很是不爽,眉頭輕挑,「我浩龍,儀錶堂堂哪裡有一點可憐樣?你看這衣服,哪件不是新的?包括內,衣都是嶄新的,你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