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90章 狂妄與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90章 狂妄與囂張?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90章狂妄與囂張?

不是我很強,而是你太弱!

這句話,如果是在龍浩與李古一沒有動手之前,所有人都會認為,龍浩是個目無一切的白痴。

但現在的情況卻沒有人會這麼認為了,而且那些遠觀的學子還是直接把龍浩定位為妖孽級的學子!

畢竟,一個以玄極境二重修為打的地極境二重的導師沒有還手之力,這是極少發生的事情。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武極學府中,此等存在不出六個人,而這六個人,無一不是極負盛名的妖孽人物!

比如,戰王楊二郎,刀狂狄青,神女彤彤,劍神沈劍心,陰陽道子,白皇,黑尊。

這些人來自大陸不同之地,雖然他們境界不同,但都擁有越階而戰的手段,比那些大家族的真正傑齣子弟絲毫不逞多讓,甚至更強

李古一呲目欲裂,雙目通紅的狠瞪龍浩,由於過度憤怒,身體都在輕微發抖著,但卻沒有反駁什麼。

素問滿眼擔心,不知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做,畢竟龍浩此舉已經是名副其實的觸犯學府規矩了

姬雪與另外三名導師沉默不語,場內氛圍寂靜且低沉。

龍浩武翼抖動,飛身落地,掃了一眼姬雪等人,正欲離開之時,李古一陰狠的咆哮道:「龍浩,你以下犯上,對執法堂成員不敬,還想走嗎?」

「事情原由,在場者皆是心知肚明,你今日之舉全屬咎由自取,若是沒有挨夠,我可以免費打到你爹媽不識1

龍浩轉身,強勢而語。

如今自己已經觸犯學府規矩,再放肆一些又能何防?!

狂妄還是囂張?

這兩個詞已經不能夠形容龍浩此時的作為了。

而隨著龍浩的音落,遠觀學子各個搖頭輕嘆,更是流露出了一些鄙夷。

「死到臨頭猶不自知,他龍浩這次是狂到頭了1

「這能怪誰,一個自大的天才往往是沒有好下場的」

「是啊,就算再強又能如何?武極學府可從不缺少天才強者1

遠觀學子議論紛紛,幾乎全是鄙夷,畢竟狂妄至極之人是很難得到其他人好感的,除非你真的具備那種令人望塵莫及的實力。

而龍浩此時的表現雖然很強,但還是不夠在武極學府囂張的!

包括素問在內也是對龍浩的舉動感到一些反感

李古一面色鐵青,他想反駁卻是沒有話語,畢竟自己是龍浩的手下敗將,這是不爭的事實!

素問沉默片刻,走向龍浩,輕語勸說,「龍浩,就算這件事錯不在你,但你打了李古一,這是事實,現在你隨我去執法堂領罪,我可以替你求情。」

龍浩皺眉,沉吟道:「素問導師,這件事卻是怪不得我,難道只准他李古一無辜對我出手,我就不能反抗嗎?」

「能,但你不能動手。」素問說道。

「呵,呵呵,這是什麼的狗屁規矩?」龍浩對這矛盾規矩氣急而笑。

「龍浩,聽我的,別讓我為難好嗎?也別讓我爺爺失望好嗎?」

素問貝齒輕咬紅唇,靈眸之中閃爍著一些希翼,她了解龍浩的性格,哪怕是死也不願屈服。

而素問之所以如此,不過是一直以來認為龍浩很不錯,更何況,現在的他還繼承了哥哥的道念奧義。

看著素問那滿是擔憂與關心的目光,龍浩沉默不語,很難做出選擇,而真正的原因還是,龍浩有著一些自負,不認為武極學府能拿自己如何

只不過,素問的那句,別讓我爺爺失望,卻如重鎚砸擊姬雪等人之心,一個個露出訝異之容!

那滿面狠色的李古一也是表情快速凝固,頓時感到了一些後悔

眾人所知,聽雨軒有著一個老頭,那就是素問的爺爺素道醫。

雖然很少有人見過,但卻是連副院長大人都恭敬對待的人,常年居住武極學府,未曾交過一塊地玄石,而且,武極學府還要給他交納。

曾經有人猜測,素道醫就是武極學府現任的大院長,而他所看好的人,定然不凡。

無論事情是否這樣,武極學府也會給他面子,所以,這件事看似龍浩觸犯不可饒恕之過錯,但現在卻是危機盡去。

一時間,那曾對龍浩狂傲不可一世而鄙夷嘲諷的諸多學子,紛紛嘆息著羨慕不已,同時讚歎,狂人果然都有後台

姬雪走上前來,「龍浩,聽素問的,我們武極學府雖然規矩嚴厲,但也講道理是非,如若不然,等執法堂長老到來,你的後果會嚴重很多,別忘了你還有很多事要做,比如浩氣盟,神兵谷。」

「龍浩,你大可放心,這件事事出有因,我們三人不會徇私,能給你作證。」

在龍浩猶豫不決的時候,另外三名導師也是開口說道。

而李古一那本就滿是鐵青的表情,更顯幾分難看,真如青面惡鬼!

龍浩掃了一眼素問等人,最終長嘆口氣,「好吧,我相信武極學府是公平的」

在素問等人的帶領下,龍浩很是不爽的被帶入武極學府的執法堂之中,而這裡發生的事情也是很快的傳揚出去

「聽說,執法堂的李古一被那無法無天的龍浩打了,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現在學府中的很多長老都已經去了執法堂,畢竟,導師被打這可是關乎著學府名譽的大事1

「這麼說,那龍浩就要倒霉了?」

「不好說,輕則送去冰火地牢,重則廢除修為扔出武極學府」

「可惜了,他龍浩豪膽衝天叫囂各大勢力,驚艷一時,卻遭逢這種變故。」

「這怪不得別人,他偷看姬雪導師洗澡,這已經是不可饒恕的罪過了,現在又打了執法堂的人,真是自作孽」

「如此大事,不去看看豈不可惜?」

在學府各地,都有學子議論紛紛,緊接著,一片片人群便是先著四大分院後方的執法堂涌去。

而這所謂的執法堂不過是一處有著六面石桌的露天平谷,此時的這裡,人影重重,絲毫不亞於三天前,平息穀的那一幕場景。

眾人目光所在,龍浩孑然而立,面對那六名強大到不可揣摩的長老,他依舊淡然無波。

如此姿態,無不令人大為佩服,只是,幾乎所有人都是認為,今天之後,龍浩已無前途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