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天龍武神訣>正文_第393章 你若是他,該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393章 你若是他,該有

小說:天龍武神訣| 作者:風吹焰| 類別:玄幻魔法

第393章你若是他,該有多好?

凝視善念,龍浩內心翻騰,此刻他在懷疑善念一直是那紫衣女子偽裝出來的

似乎看出了龍浩的想法,善念眉宇間浮現一些懵懂。

帶著些許憂傷很是疑惑道:「我對於自己的記憶是模糊的,其實我也有著我們是敵人的感覺,但你是我這段時間唯一的朋友,我害怕我們會是敵人,若到那時我忘了你,你就必須要擁有可以對抗我的實力,這樣才不導致於悲劇發生。」

一番交流,龍浩內心五味雜陳。

二人相伴遊山玩水,不管將來,只為現在。

從這裡出發,跋山涉水。

看夕陽落山,星辰滿天。

度晨曦清風,觀鳥語花香

與此同時,武極學府再入三名新學子,南宮一刀,文閱,皇冷。

而這三人的加入,立即便是讓學府學子感到濃郁的火藥味。

畢竟這三人早就從學府離開數年,一直在家族閉關,在這個時候他們忽然出現,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想到是為龍浩而來。

當,這三人得知龍浩即將被關入冰火地牢之時,紛紛揚言,在外公平一戰。

尤其是南宮一刀,叫囂最大,什麼浩氣盟不過垃圾一筆,想讓南宮家送上浩氣盟銘牌,除非公平一戰,勝過於他

當然,他們三人的叫囂,龍浩自然不知絲毫,就算知道也未必會理會。

此時,龍浩與善念並肩立於武極學府山巒深處的一處斷山之頂,二人間話語很少,氛圍寧靜而祥和。

終於,龍浩打破這份寧靜,「善念,你知道你在紅塵中行走,為的是什麼嗎?」

「知道。」善念點頭,輕語道:「我在找一個人,我要等的人,在我的記憶中有你的影子,但卻是明白你不是那個人。」

龍浩輕嘆,看向善念,「其實我們不是敵人,而你要找的人或許是世間大惡之人,也可能是要殺我之人。」

善念道:「如果真是這樣,我可以阻止他。」

「如果是我要殺他呢?」龍浩反問。

「那」善念沉吟片刻,輕嘆道:「我會殺你」

「呵呵,你就不會含蓄點騙我一次嗎?」

龍浩苦澀而笑,繼而揚眉道:「不說這些,再過三天,我會與沈劍心一戰,到時請你為我助陣,不要讓人打擾,可以嗎?」

「可以。」善念點頭。

「走吧,咱們回去。」龍浩說著,轉身而行。

「等一下。」善念叫住龍浩,「我有點累,你能背我而回嗎?」

「這咱們孤男寡女的,怕是不太好吧?」龍浩有點為難。

善念倒是看的挺開,「就當是給我深一點的記憶吧。」

龍浩點頭,轉過身,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溫熱與柔軟,按下心頭的糟亂,踏步向著武極學府回返

十個時辰,龍浩回到住處,正巧看到素問快速而來,開口問道:「素問,你是不是已經給我打通好進入九重天的關係了?」

見到那竟然趴在龍浩後背睡著的善念,素問眉宇間頓時閃過一些不悅,冷冰冰道:「已經說好了,今晚你就可以進入九重天,至於藏書閣,不是學府核心成員不能進入。」

龍浩點頭,「雖然有點遺憾,還是要多謝你了。」

素問白了一眼龍浩,很是不滿道:「龍浩,現在學府之中,到處都在議論著你,你倒好,竟是去與人廝混。」

對於素問的白眼,龍浩淡淡一笑,揶揄道:「我怎麼感覺你在吃醋來著?」

「誰吃醋了,你別自作多情了1素問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龍浩,繼而說道:「武極學府多出了三名學子,是南宮家,文家,皇家,的來人,揚言要與你公平一戰。」

聽到這句話,龍浩眉頭微微一皺,「他南宮烈沒有帶著地玄石送上浩氣盟銘牌嗎?」

素問譏笑,「你想的美,你以為一個就要老掉牙的天極境武者值當他們放下南宮世家的名聲嗎?」

「我龍浩很不想殺人,奈何非要多出一條人命,真是遭罪氨

輕輕一嘆,龍浩雙足發力,縱身躍上竹屋棧道,進入其中,將熟睡的善念輕輕放下,這才重新回到素問身旁,「走吧,讓我去會會他們三人1

龍浩離開,善念醒來,透過竹窗看著那漸行漸遠的背影,美眸之中浮現無盡的茫然。

她悠然長嘆,「你若是他,該有多好」

武極學府,四大分院之前,南宮一刀,皇冷,文閱,三人各站一方,一個個氣息強大,氣勢逼人。

而在遠一些的距離,則是一群群圍觀的學子,一個個都在進行著小聲議論,猜測,消失兩天的龍浩是不是害怕的做了縮頭烏龜。

眼看著天色已然昏暗,龍浩依舊沒有到來,這讓眾多學子陸續離開,更加篤定龍浩怯戰的想法

「來了,來了,龍浩來了1

就在眾人陸續散開之時,一道微帶興奮的聲音驟然響起,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眾人盪目,一道消瘦的身影快速而來,那冷峻且堅毅的面龐,不是龍浩還能是誰?

「來了,來了,我就說嘛,以龍浩的膽魄豈會怕了誰?」

「得了吧你,剛才你還說龍浩是膽小鬼來著的」

「滾犢子,我腦子進過水,早就忘了」

在人群的議論之中,龍浩已然走到南宮一刀三人的十米之處,淡然掃視一圈,內心頓起波瀾。

這三人的氣息各個強大,雖然看似地極境初級修為,但實際戰力怕是遠遠超過修為境界

「龍浩,當年一戰,你我未分勝負,不知這幾年來,你是否退步?」

文閱依舊是那般陰陽怪氣,不男不女,聲音陰冷,充斥著冷冷的殺意。

隨著文閱音落,諸多學子皆是眉頭緊皺,感到了不解與驚訝。

不解於,他們二人什麼時候交過手。

驚訝於,龍浩竟然能與最有潛力成為武神的文閱打成了平手!

不但是那些學子,就連南宮一刀與皇冷也是感到一陣驚訝,對於文閱的能力,他們不說很清楚,但也知道一些底細,能與其打成平手,這足以證明龍浩的強大

龍浩瞥了一眼文閱,鄙夷道:「你們文家果然是老小都不要臉啊,你不過是我手下逃命之犬,還能如此往自己臉上貼金,真是令我佩服埃」

「啥?文閱曾輸給過龍浩,我,我沒有聽錯吧?」

「誰知道你耳朵有沒有塞著驢毛,反正我是聽到了」

隨著龍浩這麼一句音落,諸多學子頓時驚聲四處。

畢竟文閱自出道以來,可是未曾有過敗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