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登頂鍊氣師>842章:拘靈遣將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842章:拘靈遣將術

小說:登頂鍊氣師| 作者:斗勺| 類別:武俠修真

持葫蘆的男子死了,被利刃穿透了心臟。

而殺死他的人,竟然是那位帶領他們來這裡的駝背僕人,只是這一刻,這個人已經不再駝背,聲音也不再沙啞。

「這是第一個,過了今天之後,我的『拘靈遣將術』將會突破到小圓滿。」男子將利刃上的鮮血甩凈,嘴角帶著邪笑。

半個身體虛化的邪靈女子大叫著說道:「你好歹毒的心,你一定不會有好報1

男子也不生氣,他手上捏訣,一下子便定住了邪靈女子。

好似他能夠控制住這隻邪靈,剛剛還說話正常的邪靈女子,此刻竟然面無表情地一動不動,身上更是散發出陰寒之氣。

男子變化手訣,然後一指點在了葫蘆男子的眉心處。

剎那間,一團模糊的能量體,自葫蘆男子身上冒出,湧入到邪靈女子的身上,就像是投入河裡的水珠,頃刻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至陰邪靈』的份上,現在的你,只會是我手上的一隻『靈奴』。不過今天之後,我便能夠徹底控制你,我的修為也將再上一個台階,哈哈1男子笑得很得意。

來此地的散修一同五人,現在解決了一人,還剩下四人。

很快的,這位男子就又找上了一位,本想依法炮製,利用邪靈吸引對方注意力,再從背後偷襲。

可是一擊之後,竟然只是重傷了對方。

「怎麼會是你?你也是散修1受傷男子一臉震驚。

他現在才想起來,那個被他們嘲笑的少年,曾經質疑過這個男子的身份,當時他們誰都沒有放在心上,萬萬沒有想到,竟然真的被那個少年給猜中了。

「你現在才知道,太遲了,把你的靈魂現出來吧0

噗!

鮮血飛濺,又一名散修死掉了。

很快的,第三位、第四位,全都被順利解決了。

本來這位邪惡男子的實力就非常強悍,更別說他又是選擇背後偷襲了,被他解決的這幾位散修,根本都沒有來得及反抗。

「現在還有最後一個,比我想象得要順利1邪惡男子兩眼冒光,像是看到了自己突破的場景。

本來,要是這幾位散修聯合在一起,他就沒有這麼容易得手了,可是散修之間,猜疑最大,稍微撩撥幾句,就算是合作關係,也會出現間隙。

「想不到那個才剛剛接觸散修沒多久的小子,竟然會是最後一個,不過他的好運到頭了1

邪惡男子施展探知,想要將楚風找出來。

「咦?那小子哪去了,難道因為害怕,先逃了?」邪惡男子心中狐疑,他再次施展探知。

這一次他終於有所發現,那個沒有被他當回事的小子,剛剛從一口枯井裡上來。

「什麼?」邪惡男子大驚,那個枯井裡面,可是藏著他的秘密。

該死的小子,你死定了!

邪惡男子大急,再也不顧什麼以逸待勞,直接向著那枯井的方向衝去。

此刻的楚風,剛從枯井裡面出來。

他從發現的秘室里,找到了一些寫有文字的書籍,因為不識字,所以一併都收了起來。另外,還發現了那秘室當中有人修行的痕。

正準備施展「紅色探知「的楚風,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好像什麼人使用了類似的探知能力,他能夠感受到有股陰寒的能量波從向前掠過。

難道這個世界的修士,也懂得使用「念能力」?

楚風心中閃過疑惑,然後使出「紅色探知」,結果驚訝地發現,只是這麼一小會兒的工夫,其他四位散修已經掛掉了,更是發現了那位領路的僕人,正在怒氣沖沖地奔過來。

「果然他也是一位散修1楚風眼睛微微眯起,既然對方是沖著自己來的,他索性就原地等待。

嗖!

一道破空聲,沖著楚風的面門飛來。

楚風微一側身,躲過了打過來的暗器。

與此同時,那位邪惡男子已經降落到了楚風的對面,正用一種兇惡的目光,瞪視著楚風。

「你的殺氣很重,看來我猜得果然沒錯,你這個人有問題1楚風打量著對方。

現在看來,那位孟財主也很有問題了,對外說是驅除邪物,其實是設下圈套給散修。

「小子,今天你必須死,要怪就怪你運氣不好1邪惡男子說完,手掌一揮,數團黑霧從他的袖口中飛出,幻化出一張張大口,樣子猙獰地向著楚風撲來。

看著撲過來的黑霧,楚風眼睛一亮,這東西分明就是「鬼剎」的弱小版。

「這是什麼?」楚風脫口問出。

「成為我『靈奴』的食物吧,要怪就怪你碰了不該碰的東西1邪惡男子冷眼看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楚風,在他看來,這小子絕對死定了。

要知道,驅使出來的這幾隻「靈奴」,可是他的殺手!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瞪大了雙眼。

他釋放出去的那幾隻「靈奴」,竟然無法近身,被一股能量罩擋祝

「今天我還真是看走了眼,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位『術師』1邪惡男子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在這個世界,修鍊外在身體,使之堅不可摧的人,可以稱之為「甲師」、「橫練師」;修鍊內在法術,釋放能量攻擊的人,可以稱之為「術師」、「道法師」,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相類似的稱號。

楚風隔空點出一指,盤踞周身的幾隻「靈奴」,瞬間消散。

他本來是想利用「念」,試著收服這幾隻「靈奴」,結果不行。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在手指上注入「氣」,就這樣擊散了這幾隻「靈奴」。

毫無疑問,這幾隻「靈奴」,比他得到的那三隻「鬼剎」相差太遠了。

邪惡男子倒是狡猾,見楚風不好對付,轉身就跑。

嗖!

一道破空聲襲去,啵的一聲,細小的石子,直接擊碎了對方的膝蓋,撲通一聲,那男子摔落在地。

「剛剛想殺我,現在就想走了么?」楚風冷眼看著對方,這是他第一次遇這個世界的散修交鋒,對方的實力,比他想象得要弱很多。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1邪惡男子表情扭曲,手掌前揮,那隻邪惡女子被他釋放了出來。

緊接著,他咬破手指,手上印訣不斷變化。

「公子……快……跑1邪靈女子在說出四個字后,她的理智消失,就像是一隻惡靈,張牙舞爪地沖向楚風。

楚風手腕一翻,閑置好久的「鎖靈珠」被他拿在了手中,嗖的一聲,直接將那衝來的邪靈女子收了進去。

說實話,會如此好用,也是出乎楚風的意料,畢竟這也是他的第一次使用。

「法……法器1邪惡男子大驚,甚至可以說是驚恐。

像他們這種無依無靠的散修,能夠擁有幾張符篆,就算混得不錯了,想要擁有「法器」,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嗖!

楚風一個閃身,已經到了那男子身後,對其施展「記憶讀缺,可是卻受到了阻礙!

僵持了半天,最後楚風突破了那層阻礙,讀取到了一些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斷,其中甚至還有包括那邪靈女子的信息。

邪靈女子本名「柳夜香」,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一名散修,因為是「極陰之體」,修行速度很快,在散修當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在讀取記憶的過程中,楚風還有了一個驚喜的發現,那就是關於「拘靈遣將術」的修行。

拘靈遣將術,一種邪修功法,以煉化別人靈魂、驅使靈奴為主。

楚風才剛剛將這套完整的法術讀取到,邪惡男子便掛掉了,記憶片斷也因此中斷。

「想不到為了提升修為,做了這麼多壞事,也算是咎由自取了。」看著地上的屍體,楚風呢喃著說道。

通過剛剛讀取到的記憶片斷,他了解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說是弱肉強食都是輕的,修行界里爾虞我詐,無所不用之其極。

那位「柳夜香」為何落得慘死的下場,甚至還被人煉化為『靈奴』奴役,正是這殘酷的寫照。

楚風一揚手,「鎖靈珠」再次出現於掌中,隨著白光一閃,剛剛收進去的邪靈女子被放了出來。

「前輩饒命,小女子無心向惡,只是被惡人所持,身不由己。」邪靈女子戰戰兢兢,尤其是看到地上已死的男子后,更是不敢妄動。

「你是何人,為了會成為這個樣子,從實招來。」楚風故意加重語氣問道。

剛剛讀取到的記憶片斷有限,對於這女子的信息也有限。

「回稟前輩,小女子名叫『柳夜香』,曾經是一名散修,只因是『極陰之體』,多次招來禍端,最後為保清白之身,自爆而亡,卻不料仍被惡人利用……」邪靈女子將她還能夠記得的經過,簡單地說了一遍。

楚風心中震驚不已,沒有想到「極陰之體」的女子,是一種能夠提升修為的絕好爐鼎,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遭到萬劫不復的命運。

這位柳夜香,就是不想成為別人的爐鼎,寧可選擇自爆,可是她的靈魂是至陰屬性,在一些邪修眼裡,那可是好東西,慢慢培養煉化,可以當作法器來驅使。

還是散修的時候,柳夜香可以選擇自爆,可是只是靈魂狀態的她,想要讓自己灰飛煙滅都不能,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成為惡人的工具。

聽完她的敘述,楚風很同情她的命運,一位無依無靠的女子,在殘酷的修行世界里掙扎,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

「我可以放了你,不過不是現在,我需要觀察一下,你是否還殘留著邪念?」

楚風並不打算傷害對方,這樣說也只是一個說辭,他的真正用意是,想要通過柳夜香,更快地了解這個世界。

既然柳夜香曾經是一位散修,一定懂得很多東西。

「謝前輩仁慈!」柳夜香誠惶誠恐地說道。

「不過我也要提醒你,最好不要逃跑1楚風提醒一句。

「小女子不敢1柳夜香是真的不敢,楚風手上的那件「鎖靈珠」,有一條細如髮絲般鎖鏈一直延伸到她的腰間,像是與她的靈體融為了一體。

雖然感覺不到任何束縛和不適,但是柳夜香知道,只要有這條鎖鏈在,她就跑不了,那上面的能量,不是她能夠抗拒的。

「你認得這兩樣東西么?」楚風將剛剛繳獲的符篆拿了出來。

「回前輩,這是兩張一品符篆,一張是『烈焰符』,一張是『毒牙符』。」柳夜香脫口說出,這對於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你以後不用稱呼我前輩,我還沒有那麼老。現在給我說說這兩張符篆。」楚風心中一喜,有了柳夜香,他將省去很多時間。

「好的公子。」柳夜香開始介紹起這兩張符篆的威力來。

通過交談,柳夜香發現,面前的這位公子實力深不可測,然而卻是連基本常識性的東西都不知道,就像是曾經失憶過一般。

另外柳夜香還發現,面前的公子對於自己現在的至陰屬性,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純粹只是想從自己口中了解些東西,漸漸的,她說起話來也放開了。

不知不覺間,天色漸漸亮了起來。

楚風帶著柳夜香,前去找那位孟財主,倒不是去要那百兩黃金,而是要找對方算賬。

毫無疑問,這位孟財主與那位邪惡散修有著密切的關係。

可是到了地方,那個孟財主早就連夜逃了,護院、家丁全都遣散了,只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府邸,和還沒有來得及搬走的無用東西。

「公子,這位孟財主一定是事先與那人有過什麼約定,不然,不可能這麼快就得到訊息逃離。」柳夜香猜測著說道。

楚風點點頭,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也沒有打算再去追那位逃掉的孟財主,而是在這處府邸轉了起來。

在書閣里找到了很多書籍,雖然不是什麼秘笈,但是對於楚風來說,也算是大有用處。

在柳夜香的指導下,楚風通過過目不忘的能力,將書籍內的所有文字都認全,也終於知道了,他在枯井秘室里得到的那些書本,其實是邪惡男子的修行記錄,沒有什麼價值,直接一把火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