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君御九洲>第一百一十二章 廖都深宮,再會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廖都深宮,再會俏

小說:君御九洲| 作者:吾在凡塵| 類別:玄幻魔法

「璃兒,璃兒!快傳太醫,太醫啊1葛道然瘋狂的衝到了女兒的身邊,渾身的悲憤在此刻噴涌而出,雙眸充斥著血絲。

那少女卻突然露出一副呆萌的面容,舌尖嘗了嘗那酒樽的味道,思緒了許久轉頭看向自己的父王疑惑的說道:「好像是水。」

「水1

葛道然拿起酒樽嗅了嗅,剛才的那種悲憤頓時消散開了:「是水,太好了,是水。」大殿之中的百官也才鬆了口氣,這時大家的目光看向那君風的席位之上,這才看到那桌案之上還擺著一杯裝滿酒水的酒樽。

「你這丫頭,怎麼如此的糊塗,如果你真的有三長兩短,讓父王和你母后該怎麼辦埃」想想剛才那情景,葛道然到現在都還是心有餘悸,如果這酒樽之中真的是毒酒,那他這輩子將會從悔恨之中渡過。

而此刻這位廖國公主,攤坐在地上全是彷彿被卸力了一般,她剛才也是強撐在君風面前克制著自己,現在一切解脫了,她鬆懈了心中的一口氣,不過她的目光卻一直望著君風離開的方向,久久難以離去。

大殿之外,君風與齊一郎在這廖王宮中漫步而行。

「主公,您為什麼要把毒酒換成清水,就這樣放過那個小丫頭?」齊一郎不解的問道,按照齊一郎的意思,剛才在大殿的那些人應該全部殺了。

君風看著齊一郎無奈的一笑:「一郎啊,你咋怎麼殘忍呢,剛才那女子說是沉魚落雁也不為過了,你忍心殺之?」

「主公,屬下管她什麼好看不好看,威脅到你性命的,都得死,要不然我現在去把她殺了?」齊一郎說話之時,手搭劍柄之上,只要君風答應一聲,他便提劍前往把剛才那女子殺了。這話讓跟隨在兩人身後的太監,連連冒汗。

君風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拍在了齊一郎的後腦勺:「你啊你啊,你這以後怎麼成家啊,氣死老子了。」

「我,我咋了嘛,主公我成不成家和這又什麼關係。」

「滾蛋,走走,去和魏武他們喝酒去吧,你們一個個榆木腦袋。」

「額,那我走了,這個酒錢」

「拳頭要不要1

君風一聲大喝,齊一郎是抱頭鼠竄風一般的逃離了君風身邊。在這廖王宮之中對於君風的安全他倒是不擔心,不說君風本身的實力就在他之上,單論這宮中十萬精兵保護著君風,君風身邊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十秒之內便可集結數千士卒。

看著齊一郎離開的背影,君風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在心中感到一陣的暖意。從起事一來,籠絡在自己身邊的人才越來越多了,雖然不敢說所有人都是單純的忠心耿耿,可是做事皆都是盡心儘力。

像齊一郎這樣的人,在亞龍軍之中不再少數,可是君風心中卻還是有些憂愁:「不知道,到那一天這些兄弟還能存活多少。」

西漢和廖國這一次戰爭,雙方將士兵力損失一百三十萬,其中西漢軍便損失了將近四十萬。原先從長樂城帶出來的兵馬全部的洗牌了,現在君風部下至少二十餘萬都是從亞龍城調集而來的,還有一部分是廖軍投誠而來。

而這才僅僅是三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如果要壯大自己,君風清楚自己以後要面對的是什麼。西漢甚至是南域只不過是他的起點,而他要挑戰的是整個東洲,未來甚至包括其餘的八洲。

他不知道有多久,也許他這一生都難以到達,可是如今他已經踏出了第一步,那便再也沒有回頭之路了。

腦海之中過濾這過往,思慮著未來的他,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出園子之中。這花園倒是別緻,假山之上溪水綿綿,四周百花包裹清香無比,在這初春時節倒是沒有想到能夠看到如此的景色。

「沒想到廖王宮有如此景色宜人之地,我的住處不是沒有定下來嗎?就定此地了。」

「啊?這,少帥」

「怎麼有問題嗎?如果是那個嬪妃就請她暫時移駕別處吧」君風淡淡的說道,他心中清楚如此環境看來應該是葛道然哪位寵幸的嬪妃的住所,只是這樣的美景讓一個妃子住實在浪費。

還為等那太監回話,君風便擅自進入這花園之中:「這樣的地方,筱柔肯定十分的喜歡,等回去亞龍城就給她布置一處如此的院落。」

這院落之中百花齊放,居然連別的季節的花朵都有,蟲鳴鳥叫之聲配合這那清泉之聲倒是讓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

「天色也不早了,不知道你們這膳房什麼時候休息,如果方便能否讓他們為君風做一些小食,再來送來一些茶水。」

今晚這宴會才剛剛開始便被那個廖國的公主所攪局了,從入城到現在君風還未吃上一口飯。他身邊的太監誠惶誠恐的應聲便去準備了,不過再離開的時候,神情之中露出一絲的擔憂,當然不是為了君風,而是為了這個庭院的主人。

「兩年了。」

君風漫步在這花園之中,望著天上的新月一聲冷笑。「天已經不是哪個天了,月亮也已經不是哪個月亮了,我也已經不是哪個我了。」

尋了一處歇腳之地,君風癱坐在一處鞦韆之上,想要讓自己放鬆放鬆,可是現在的他想要放鬆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單單廖漢之戰,他的手上便沾染了數十萬的血腥,見過殘酷生死的人從此也會將這一些變成一種習慣,對於此刻的君風來說人命也許已經曾經認為的那麼值錢了。

酒菜端了上來擺放在君風面前的石桌之上,一杯清茶下肚驅逐這體內的寒意,一股溫暖的感覺從腹部傳來,君風不禁一聲讚美:「好茶,茶味甘甜,茶香清香,沒想到廖國這樣的荒涼之地竟然有這樣的好茶。」

「這時我的茶,你1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嬌喝之聲,一道曼妙的聲音在前呼後擁之下踱步而來。君風定睛一看,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戲虐的笑道,翹起二郎腿假裝沒有聽見。

「嗯嗯,好茶,這茶待我回去之時一定要全部搶走。」

「你敢1

這位廖國公主聽聞君風如此說瞬間著急了起來,她雖然為廖國的公主可是一年的分配量也不過一斤,平常她自己都捨不得喝,沒想到君風今夜不鄧的茶,還要全部搶走。廖國公主三步並作兩步直接來到君風的面前,杏眼圓瞪一副似嗔似怨的模樣。

「小丫頭我有什麼不敢的嗎?」君風笑眯眯的看向面前的花季少女,正如他所說的心中在這廖國還真沒有他所不敢的,只是君風不願意去那樣做而已。

「你,你,你個大壞蛋,大笨蛋1

「怎麼都是蛋,我說公主殿下啊,你就沒有什麼其他罵人的話了嗎?」君風茗了一口茶,淡然的問道,完全不在意這位公主殿下的言語,反而覺得面前少女有點反差萌。

剛才大殿之中那樣的剛烈,一副巾幗英雄的模樣,現在卻一副少女心態,略顯俏皮可愛。

「我,我,咬死你1這少女說著話突然撲了過來,抓住君風的手露出一口小虎牙當即咬了下去。

「我去,你,埃」

這丫頭還真的下得去嘴,君風在她下口的那一刻當即撤回了源魂護身,不過這一口咬的君風是連連哀嚎。這丫頭是不是屬狗的,咬人咬的鑽心的疼。

少女得逞之後快速的朝著身後退了一步,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哼,讓你欺負我。」

「喂喂,你好歹也是一國之公主啊,說咬人就咬人埃」君風悲催的看著手臂上明顯的牙印,幸好他皮糙肉厚的,要不然真的會被這小丫頭要出血來。

「哼,對你這樣的竊國之賊我就是要不客氣。」

「小丫頭,你口中一直說著竊國之賊,請問我竊你國了嗎?現在廖國王位之上坐著的還是你的父親。」

「那你還派兵把宮內宮外包圍的水泄不通的,還讓人換掉了我貼身的護衛。」

小丫頭雙手叉腰嘟著小嘴逼問著,君風呵呵一笑詭辯著:「那我可是為了你們的安全啊,你想想敖國這一次為了你們國家損失了怎麼多兵力,他們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平息此事,我可是為了你們的安全。」

「真的?」

「嗯嗯,那是當然了,我完全都是為了你們好,唉,卻被你誤會成這樣,好傷心埃」說話間君風裝作一副受了重大委屈的模樣,在小丫頭眼中好像煞有其事的樣子。

「那,那對不起,我,我是不是咬疼你了?」

「沒事沒事,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

「哈哈哈,你真有意思,不過你剛才說的要搶走我的茶葉是不是真的?」小丫頭跪坐在君風的面前,那嬌嫩的面容直直逼近君風,小巧的鼻樑與君風近在咫尺,兩人此刻都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

「嗯,這個我要考慮考慮,等我回到西漢喝不到這樣的茶怎麼辦呢?」

「可是,可是你全部拿走了,那我也沒得喝了。」

小丫頭臉上瞬間黯淡了下來,嘟著小嘴滿臉的委屈。君風不禁被其逗笑,伸出手去輕撫丫頭的小腦袋:「好了好了,不和你搶,不過呢我有個條件。」

「什麼什麼。」小丫頭一聽君風的承諾,當即問道。只見君風滿面笑容的輕聲問道:「告訴我,是誰讓你在我的酒中下毒的,還有剛才那屏障後面的那些黑衣人是誰派來的?」

「啊1

小丫頭臉上頓時顯露出一絲的慌張,可是看君風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一絲兇惡的樣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