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證道天途>第358章 勝利大逃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8章 勝利大逃亡

小說:證道天途| 作者:寂滅前塵| 類別:歷史穿越

楚征嘆息一聲說道:「玄律議會的意見是擔心追擊出去的人遭到伏擊吧?」

「是,都統明鑒。」

擺了擺手楚征道:「這件事和你沒關係。而是玄律世界安定太久了,久到天人都變成一群老烏龜。」

撲哧一聲齊蘭抿嘴一笑,但馬上發覺現在不是笑的時候,立即低垂頭躬身聆聽。

楚征問道:「你預估他們還有多長時間趕到這裡。」

「屬下一路上以最快速度前來報信,即使我繞路也比他們快,以我預估他們至少還需要兩刻鐘時間。」

楚征點點頭,向下俯視,就看到兩支龐大的戰隊已經轉移到戰場北側,正在轉回來。

當即飛身來到兩支戰隊中央大聲命令道:「所有人跟隨楚某衝殺,可願意否?」

「願意1

數萬人齊聲怒吼。

「殺1

楚征一步跨出斬殺一人,第二步跨出擊退一人,身後數萬修士就像是楚征的兩翼一般沿路廝殺。本就七零八落的黑火修士再次遭到無數法術的洗禮。

一路衝殺,當楚征一刀斬殺一名黑火先天後已經將黑火修士的陣營徹底鑿穿。隨後楚征……依舊向北衝去。身後數萬修士此刻已經習慣性服從,緊跟著楚征向北沖,雖然眼前再也沒有一個敵人。

就在這時楚征的聲音傳盪四方:「同道們,這一戰殺的過癮否?」

「過癮1

「痛快1

「太爽了哈哈哈1

「好1楚征哈哈哈笑道,「咱們去狼首山城喝酒1

數萬人齊聲大吼:「去狼首山城喝酒1

狂笑聲中數萬人揚長而去。

數萬黑火修士:「……」

他們已經徹底懵了。

什麼意思?打到一半你要去喝酒!

將我們殺的七零八落死傷慘重,你們高興了去喝酒!

槽!我怎麼感覺他們像是喝酒的路上順道將我們蹂躪一邊啊!

這是啥意思啊?怎麼這就走了?

噗……

高空中涼亭內烈焚空一口酒噴了出來。指著揚長而去哈哈大笑的楚征等人問道:「這就是你說的準備讓我看的敗退?」

中年儒士咬了咬牙還是說道:「確實是敗退。臨天城援軍即將到來,而且別看楚征統領的幾萬人大殺四方好似無人可擋,但是他們往往幾十個人施展法術擊殺一人,法力消耗的效率非常低下,此刻他們都已經是強弩之末,面對即將到來的援軍不得不逃。」

烈焚空哪管這些,指著楚征的方向吼道:「你告訴我那些哈哈大笑嚷嚷著狼首山城去喝酒的人在敗退?老子他媽活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麼敗退的,你告訴我他們是敗退1

儒士滿面通紅,旁邊宋澤生和他的護衛早已笑的前仰後合。

有十九爺這位破碎在,他們看的清清楚楚,聽的一樣清清楚楚。那名女修前來彙報臨天城黑火修士來了,楚征立即率人逃跑。但正像烈焚空質問的那樣,誰他們見過這樣的敗退?勝利者站在那裡頭腦凌亂呆若木雞,一個個還噤若寒蟬;敗退者哈哈大笑準備去喝酒。

宋澤生一搖摺扇哈哈笑道:「十九爺,你就不該攔著我。和我姐夫一起戰鬥肯定非常痛快啊哈哈哈。」

咳咳,旁邊山叔咳嗽兩聲,提醒宋澤生以後有可能要和黑火世界合作呢,別太過了。

宋澤生哪管那些,笑著問道:「烈前輩,我記得我姐夫在斷刃山那裡說什麼來的?」

旁邊侍女立即惟妙惟肖的學著楚征的神態語氣說道:「先做一場,打服了以後才能更好合作。」

說完之後自己先抿嘴笑了出來。

「對對對,烈前輩,我代我姐夫問你一句,你服不服?」

「服個屁1烈焚空吼道,「老子一個人能打他一百個1

「哈哈哈哈。」宋澤生等人再次哈哈大笑。

儒士臉色蒼白,躬身道:「前輩,楚征等人神魂法力消耗甚巨,只要你傳令下去著人追擊,定能擊殺三萬人以上。」

烈焚空哼了一聲,宋澤生和十九爺卻笑吟吟的看著。

見那儒士還躬身站在那裡,烈焚空頓時惱羞成怒的吼道:「楚征說什麼來著?不是,是小宋說什麼來著?他和楚征是勢力首領,考慮的角度不同,不是你戰爭謀算能測度的。老子是武者,老子有武者的榮耀,老子說不參與就是不參與1

「好了,方瑞你退下吧。」一直不曾說話的女子開口道,「你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楚征此人確實非同凡響,不但位列青玄英才榜第三,就是這戰場指揮的大局觀也令人佩服。而且又有數萬人對他俯首聽命,戰事上他已經無法抵擋。」

轉頭看向宋澤生說道:「你所提條件我們完全接受。」

「好。」宋澤生微微一笑,看向十九爺,「十九爺,就勞煩你替玄律議會開啟傳送陣吧。」

十九爺含笑點頭,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女子卻看著宋澤生再次問道:「我這個謀士方瑞如何?」

宋澤生收起笑容,說道:「非常出色,所有一切,甚至同樣算準了玄律議會當老烏龜。」

說笑歸說笑,站在楚征立場嘲弄對方是一回事,但宋澤生還做不到欺瞞自己,方瑞確實很優秀。

「多謝宋少爺賞識。」

宋澤生點了點頭正色道:「方瑞你可知戰事謀算的無用功?」

「知道,戰爭謀算中無用功甚至佔了七八成之多,而且各種可能都有,所以選擇正確的一種方式很難,也沒有人在戰事謀算上是不敗的。所以無用功有時候才最能考究謀算者布局的能力。」

「那名給我姐夫報信的女修的速度你也看到了,你算一算她從臨天城趕到斷刃山,再趕到此地的時間。」

方瑞深吸一口氣說道:「已經算過,中途沒有任何繞彎路的情況發生。只能說明楚都統在從斷刃山出發的時候就沿路留有指引方向之人。本來臨天城外的修士不分兵來援,或是玄律議會牽製得力,這些都是無用功。但此時正是這些無用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楚都統的布局確實讓人大開眼界,讓人受益良多。」

宋澤生微微點頭不再繼續說什麼。

正像方瑞所說,這些有可能都是無用功,但此刻的作用卻至關重要。只要楚征不走,兩刻鐘后迎接這數萬玄律修士的將是滅頂之災。

說喝酒就喝酒,還在沿途的時候楚征就派人四下採購,甚至尉遲天峰自告奮勇返回家族要將所有美酒取來。

等到了狼首山城時無數的烤架架起來,無數的美酒發下去,楚征隨身攜帶的除了百年份的龍潭香都拿了出來。

兩位天人也回來了,雖然有些拉不下顏面和楚征喝酒,但也沒有罔顧自己的職責而逃避。

楚征一人扔給一壇百年龍潭香,站起身揚起酒葫蘆朗聲道:「來!為我們逃出生天,為我們勝利大逃亡乾杯1

「哈哈哈哈。」

數萬人笑的前仰後合,紛紛舉起海碗大笑道:「為我們勝利大逃亡乾杯1

回來的路上他們已經明白過來了,自己的狀況自己知道,尤其是還有五萬黑火修士突然前來,更是讓他們一陣陣后怕,但此刻的歡樂甚至遠遠超過打了一場大勝仗。幾乎所有人聚在一起都哈哈笑著黑火修士那懵懂無知的表情。越想越是歡樂。

逃亡還能逃的趾高氣昂誰見過?老子不但見過,老子這麼干過!

勝利者就和集體便秘好幾年似的,誰見過?那是老子乾的!

這一場戰鬥打的痛快,逃的爽快,值得再干一杯。

「楚都統,老朽慚愧。」斷刃山的天人舉起酒罈欲言又止。

楚征笑道:「前輩不必如此。從前輩的角度而言當時的選擇其實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因為前輩信息不暢才沒有洞悉他們的陰謀詭計而已。來,晚輩敬前輩一杯。前輩那一擊的威力真是讓晚輩羨慕啊,而且正是前輩那一擊才讓大家有了準備,沒有被他們偷襲得手。」

「來,幹了1斷刃山的天人哈哈大笑一飲而盡不停的說著好酒好酒。

進攻狼首山城的樊家天人也笑道:「楚都統的美酒確實見所未見,今日老朽借光享了口福了。」

「前輩此言差矣。正是前輩的浴血奮戰才能牽制對方的天人,我等還要感謝前輩。來,幹了1

「幹了1樊家天人一飲而盡苦笑搖頭,是啊,至少自己還牽制了對方天人,臨天城裡那幫老烏龜都不敢出城牽制,要不然今日將是一場奠定勝局的大勝埃

就在這時宋佳穎方惜顏三人走過來,夏穎扶方惜顏落座才說道:「楚公子,臨天城的消息傳來了。所有黑火修士離開臨天城東南撤退,據可靠情報,黑火修士將退守南方,讓出二十州之地。」

「退了?」楚征沉吟半晌,看了宋佳穎一眼,隨即淡淡一笑,「前輩,還請兩位前輩宣布這個好消息。」

「真退了?」兩位天人驚訝的看向方惜顏,方惜顏感受到兩人的目光點了點頭。

「還是楚都統宣布吧。」

「楚都統你宣布吧,這一戰你居功至偉,而且黑火修士退走也是因為你的緣故,只能你來宣布。」

兩人還要推脫,楚征卻搖搖頭,「兩位前輩抬愛了,實在是楚某身份尷尬。況且如果是由我宣布,議會那些人就容不下楚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