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引鯉尊>658.螳螂捕蟬
小說:| 作者:| 類別:

658.螳螂捕蟬

小說:引鯉尊| 作者:伍拾藍| 類別:武俠修真

「所以……你打算把我當成棋子,使得紅煉雪跟洛哥打起來,你坐收漁人之利?」

「哼!魔族也好,洛爵那幫人也罷,必除之而後快1

如是說著,丹聲直接將好姝兒按到了水裡。

好姝兒倉皇掙扎,想要呼救卻一張口就嗆進一口水,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丹聲看著在水中不斷掙扎的好姝兒,卻笑的甚是大聲,「哈哈!凡與龍族為敵之人,必不得好下場!!」

很快,好姝兒不得呼吸,一會就沒了動靜,漂在水上。

丹聲放開手,又抬頭看看正好落入海平面的夕陽西,嘴角邪魅的挑了起來。

「時間到……」

嘩啦啦……

話音剛落,平靜的海面突然捲起大風大浪,好姝兒在水上晃動著,沒有任何反應。

風浪捲起海水,很快在他們面前形成一條直通海底的路。

丹聲的模樣也在龍宮之門打開的瞬間,稍微發生了變化。

那廣闊的腦門上多了一對龍角然而不知為什麼,那龍角竟然有些殘破。

跟在他後面的侍衛隨後也顯了形,一個個都是魚精,統一的黑色鯰魚模樣。

「回龍宮!」

丹聲直接將好姝兒按入水中,打算讓她順著水流進入海底,然而……

「啪嗒!」

突然,一道極為詭異的力量猛地扼住了丹聲的手腕,別說動彈,瞬間像有無數的刀片在刮肉一樣,疼的要命。

丹聲受不住疼,急忙往後縮手,「誰!」

朝著空氣便怒喝一聲。

話音剛落,只看到面前的空氣慢慢被撕裂,濃郁的綠色霧氣從中飄散出來。

「!!!」

察覺到什麼一樣,丹聲急忙往後跳出好遠!

「到底是……」

「終於找到你了……」

冗長的蒼老聲音穿過濃霧,穿耳而來。

洪亮而又冰冷的厲害,在場的人不由得一哆嗦,連氣都不敢喘了。

「嘎啦啦……」

突然,一隻大手掰著空氣的裂縫,出現在面前!

!!!!

眾人嚇了一跳!

隨後,如同嘎嘎作響的骨頭聲,巨大的身影出現,伴隨著無數白色的「海洋」……

看清楚那一刻,丹聲嚇到驚慌失措,「金、金骨!!!」

雖然聽說金骨從九幽城出來了,貌似還跟正派起了衝突,後來就不知所蹤了。

金骨乃是不死之身,本來就是妖界的傳說,很多人都不願跟他有所接觸。

而金骨突然現世,早就在妖界傳開,所有人也是盡量避開就避開,不打照面。

西國龍族向來對妖界之事沒有過多牽扯,金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龍族小子,把那個女人交給老夫。」金骨指了指浮在水面上的好姝兒,同時噗通一聲坐了下來。丹聲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指了指好姝兒,「她……她?」

為什麼金骨想要好姝兒?

「別讓老夫說第二遍!」金骨的怒火併未止歇,在看到好姝兒的瞬間,為紅煉雪所傷的怨氣又瘋了一樣擴散出來。

渾身也釋放出濃烈的靈壓,嘩啦一聲將海水變成滔天大浪,捲起其中無數魚蝦,落在丹聲面前!

丹聲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自知以他的力量無法對付金骨,別說對付了,如果金骨有那個念頭,可能他剛才直接就bign掉了,此刻還能站在這麼?

當即將好姝兒往金骨面前一推:「她!她在這裡1

這認慫的模樣哪裡還有方才半分驕傲?

金骨笑了笑,怒氣平息不少,立馬停了巨浪,似是笑一般,看著丹聲。

一手抓過好姝兒,滿意之餘,不忘調侃道:「龍族現在已經沒落到如此地步了?如果龍炎那老傢伙地下有知,估計都要氣的從墳墓里跳出來不可……」

「……」

面對金骨諷刺,沒有實力的丹聲只能乖乖受著。

看著海浪散去,面前的裂縫慢慢癒合,而那股令人渾身戰慄的靈壓消失后,丹聲額頭的汗已經如雨落下。

比他慘的那些侍衛,此刻已經一個個個的癱倒在地,口吐白沫,失去意識了。

「真是可怕……」

「饈竊趺椿厥攏

突然,倉律的聲音從後頭傳來,聽著十分生氣。

丹聲回頭便看到倉律帶著一中侍衛從龍宮結界出來,怒氣沖沖,看來又少不了一頓斥責,也是無奈了。

急忙上前作揖行禮:「大哥……」

倉律一聽他有氣無力,就跟失了魂似的,很是不悅:「怎麼?出來巡視下情況,還把你累成這樣不成?」

「不、是因為剛才……」

「這是怎麼回事1倉律看到滿地死魚死蝦,更是生氣:「你這是在做什麼1

「不,這不是我……是……」

「別找借口1

倉律是不聽人言的。

丹聲簡直要被氣死,但面上還是緩和,繼續解釋:「大哥,難道方才你沒有察覺到異動么?」

「異動……」

倉律皺眉。

其實,這正是他匆匆從龍宮出來的原因。

「你說剛才……?」目光一沉,從滿頭大汗的丹聲連山西似乎看到了不安:「發生了什麼?」

丹聲嘆氣,深深的:「是金骨。亡靈金骨。」

「誰?1倉律以為自己聽錯了,摳摳耳朵:「你方才說誰?1

「金骨!那個曾經率領前往亡靈大軍,與神界為敵的不死亡靈!初代龍祖不就是因為他才害病的么……」

「啪嗒!1

沒等丹聲說完,倉律已經起了一身冷汗,直接伸手就往丹聲臉上落下,阻止了他下面的話。

深深呼吸,才將因為聽到金骨名字就產生的恐懼強行咽下去:「你如果敢再說一個字,我就拔掉你的舌頭1

怒吼而出,嚇了丹聲一跳,也不敢往下說了。

倉律感受著空氣中殘餘的那股靈壓,確認的確是金骨無疑,隨後,極為凝重的沖丹聲說道:「不管那個人是因為什麼原因才踏這裡,我們龍族與它的恩怨已經在先祖去世之抹消。不管他做什麼事,都與我們龍族再無半絲關係。」

「……」

怎麼聽著好像是他不希望惹事?

「丹聲,你沒有惹惱那個人吧?」倉律如是問,一雙眼睛,幾乎盯著丹聲冒出火來。

果然……

丹聲心中想著,倉律果然要當懦夫,儘可能的逃避一切危及他的人或事。

急忙道:「沒有!他要那個女人,我立馬就給他了!真的沒有跟他對著干1

倉律輕呼了口氣,很是明顯的看到他呼氣,哎呦我去。

「好,那就……女人?什麼女人?」

突然反應過來。

丹聲呵呵的笑,「我這不是聽你的命令出來巡視么,誰知竟然遇到最近傳言中的那個女人……」

「嗯?」

「就是紅煉雪很看重的那個女人,叫、叫……啊,對了,叫好姝兒1丹聲因為想起姝兒的名字而興奮。

這一行為自然又引來倉律的白眼:「這麼大聲做什麼?我聾了么?」

「是……」丹聲有低下頭,「不過著實太可惜了。我本打算用那個女人威脅紅煉雪,好讓他幫著我們跟洛爵那傢伙報仇雪恨來著,結果誰能想到半路上會殺出個完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老頭礙…」

說到最後,似乎看到倉律表情不好,竟然慢慢變成了自言自語似的嘟囔,最後直接什麼都聽不見了。

別的不說,丹聲很清楚的是,自從洛爵他們大鬧龍空島,毀了龍王的祭祀並夥同猾欠奪走了定海神珠,而後洛世奇又在那麼多人面前,讓龍族難堪,這新仇舊恨的加起來,成為龍王的倉律,每一日便要將這事捋一遍,以加深對洛爵的怨恨。

倉律早就想找洛爵報仇了,而最近他也有各種行動,什麼聯合一些比較冷血的個人組織,暗中委託什麼的。

怎麼說,其實有一點金骨是真的沒有說錯。

現在的龍族,的確與龍族的信念與堅持有些背道而馳了。

然而,尊敬倉律的丹聲,即使再認為現在的龍族有問題,也絕對不會搖頭說不。

人始終堅信,只要處理完了洛爵這檔子事,倉律平息了怒火之後,定然會將龍族帶回正軌,會迎來一個完美的結局……

可是,世事怎能如意?

丹聲永遠都想不到,他的美夢終究是個夢罷了。

倉律聽完,什麼都沒說,在沉靜了好久好久之後,只是長長的呼了口氣。

背影在月影之下淺白著寂寥的顏色,映在丹聲眼中,突然想,他是不是太累了?

「回宮。」

只是二字,倉律說完,一揮袖,製成巨大的龍宮之門,便在丹聲的驚愕中轉身消失。

關於金骨,他隻字不提,關於可以幫他們翻轉局面的好姝兒,他還是隻字不提……

「大哥???」

丹聲覺得哪裡不對了,眉頭緊蹙著,想要追上去,卻又覺得一旦追上去,他可能對倉律說出極為不禮貌的話來。

思量再三,最後定在原地。

「二公子,龍王大人他是不是……」

「龍王之事也是你這種雜碎能說的?」

丹聲火氣沒地方發,正好有認為倉律有些異常的行為想要問他,卻被他好一個呲。,自然沒有好氣:「再有下一次,定然將你打入海底打牢關他個百八十年1

「屬下知錯1

那侍衛嚇的急忙下跪磕頭,連連幾下,腦袋已經磕破皮,直往外淌血。

丹聲冷哼一聲,便又重新製成龍宮大門,邁步進去。

好姝兒之事,也只能這麼算了。

月色明亮,將一切映照的碧青玉潔。

而在現實的對立面,昏黃又鬼綠的時空中,金骨將手裡的好姝兒放到了一塊平台上,那雙瑩瑩律動的綠色瞳孔,看著連自己手指頭大都沒有的好姝兒,倒是安靜的坐在地上。

他周圍是無數的骨兵,看著好姝兒,露出恨不得要將她碎屍萬段的憤怒模樣。

到處議論紛紛。

「骨老為什麼不把那個魔女弄醒?這樣一直等要等到什麼時候啊?是她害得骨老的指天劍被人奪去……」

「確切的來說,不是她,而是她的……男人?嗯……貌似也不對,洛爵跟那個古靈精怪的女妖是一對,她的話……」

「她是紅煉雪的女人!骨老之所以受傷,正是因為那個胳膊肘往外拐,神經搭錯線的魔王造成的!這個女人我們一定要將她生吞了才行1

「但是骨老怎麼一點都沒有動靜啊?」

「是在想著從哪裡下嘴么?」

「……」

骨兵們也是閑著沒事,說過來說過去,到最後竟然變成了要怎麼把好姝兒下鍋,為此還研究了十幾個方案,討論的也是不亦樂乎。

至於金骨……

雖然像看獵物那樣盯著好姝兒,但他明明對吃了她沒有任何想法。

不如說,他很是困惑,為何好姝兒這樣的人,會讓紅煉雪那種叱吒魔界,哦不確切的說是人神魔三界。

像他這種經歷了一切大風大浪,見識過無數妖魔鬼怪,本該脫離**,只為力量而存在的人物,不該像個人類一樣,為情所困才對。

難道是這個女人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身世?

但怎麼看……

金骨伸出指甲蓋,將側躺的好姝兒往旁邊一扒拉,就讓她面部朝上,金骨也得以將她的臉打量個仔細清楚。

仔細看的話,好姝兒睡著的時候的顏容,也就是個很乖巧的min罷了,一切一切的太過平常,反而覺得有些恐怖了。

金骨用指甲摳著眼窩,自從被洛爵將指天劍的劍鞘奪去,他那隻被劍鞘插著的眼窩就開始沒日沒夜的癢,好像在隨時的提醒他,不要忘了曾如何被洛爵羞辱一般。

「這個女人……到底哪裡會吸引紅煉雪那種冷酷無情的人?」

看了足有一炷香的時間,金骨還是想不通。

比起想不通,他現在更加在意的是,身為一個活人卻能在虛無界毫無負擔的一直睡覺,好姝兒的反應神經也的確都長的。

「呼……現在老夫可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如果老夫傷了這個女人,紅煉雪那張總是一臉無趣的表情會不會染上另外一種顏色……」

活的久了,誰還沒個特殊愛好?

「骨老,有人來了1

暮然,在最後頭的骨兵感受到了什麼,突然喊了一聲。

金骨定睛看,只見遠方濃霧之中,竟然真的慢慢浮現一個人的影子。

金骨不免好奇了。

雖說虛無界是亡靈所棲息之所,於生死界限中,不受任何影響。只有死人才能穿過18

  • (快捷鍵:←)
  • 引鯉尊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