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劍御九重天>第九百八十七章 壁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七章 壁咚

小說:劍御九重天| 作者:瀾風木羽| 類別:武俠修真

武丘城的城門外,一棵槐樹上,木羽坐在樹枝上,注視著從遠處的那座山上而來的龍清安,此時的龍清安又變成一副得道高人的天星門大長老的模樣,神色安然,頗具威嚴。在武丘城敬仰的目光中,龍清安進入了城池,消失不見。

「你到底是誰?」

木羽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遠處那座高聳入雲的山,他剛才想要上山查看,但是在山上轉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任何龍清安的蹤跡,沒有傳送陣,也沒有其他建築,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卻讓龍清安這樣一個大活人在木羽面前憑空消失。

「怎麼了?還在想那個傢伙?」小帥問道。

「我不信任這個龍清安,但是龍清安對我的那種態度讓我覺得十分奇怪。」木羽沉思道。

「奇怪在什麼地方?」

「他認識我。」

小帥撇嘴道:「認識你的人多了去了,他身為天星門的大長老,怎麼可能不知道跟在天下帥得一塌糊塗的小帥身邊的那個獃頭青年人是誰?」

木羽粗暴地揉了揉小帥的頭,沒好氣地說道:「好啦,知道你最帥了。」

他口中的認識是指兩人應該曾經在什麼地方見過,甚至打過交道,而不是單的名字這麼簡單。

不過木羽現在還要去一趟鬼門,當下便不再多想什麼,離開了武丘城朝鬼門的方向而去。

鬼門和天星門相隔並不算遠,木羽計算了一下距離,在中間停頓了三天,沿途布下了某些陣法,隨後才趕到了枯木山谷之中,諸葛曉生和恬然兩人已經在那裡等著木羽了。

「木羽哥哥,要行動了嗎?」恬然看見木羽后,頓時興奮地從遠處飛奔了過來。

「恬然,我們是去殺人滅門,你怎麼看起來這麼高興?平常你不是不喜歡殺人的嗎?」

木羽笑著看著滿臉興奮的恬然,這丫頭這幾天看上去神色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修為穩定在渡劫二重天!身為劍影塵風的女兒,本身天賦就奇佳,外加菩提樹的生命力,恬然如今的實力相當不凡。

恬然哼了一聲,道:「諸葛前輩都和我說了,鬼門人和三重宮勾結,實在是欺人太甚,這種門派被滅了也是活該。」

諸葛曉生也來到了木羽身邊,問道:「木羽,你把一切事情都準備好了嗎?」

「天星門那邊我已經控制了天行舟,現在就等著去一趟鬼門了。」木羽說道。

諸葛曉生大吃一驚:「你控制了天行舟?聽說他可是渡劫六重天啊!你怎麼會……」

小帥在旁邊大大咧咧地說道:「被我們感化了。」

「感化?」諸葛曉生愕然。

「別聽他胡扯,控制天行舟算是一個意外,其實若不是他太好色,我還沒機會搞定他,總之我現在要去一趟鬼門,宗主,你去天星門附近等待消息,一旦這截青木開出花來,就按計劃行事。」

木羽把一截刻畫了陣術的青木交給了諸葛曉生,這截青木能夠在遠距離被木羽利用陣術掌控,只要陣術一發動,青木就會生根發芽,對諸葛曉生來說是一個動手的信號,接著又把接下來的計劃詳細地和諸葛曉生說了一遍。

「好的,木羽,那你們兩個要小心點。」諸葛曉生點頭,他轉身離開了山谷。

恬然懷裡抱著小帥,小帥又不要臉地蹭啊蹭,木羽每次看見小帥耍流氓他總是想打人。

「恬然,我們這次行動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我需要給你易容一下。」木羽說道。

「好啊!你要把我變成誰?」

「段白青。」

「段白青?」恬然驚訝地抬起頭,隨後眼中露出怒氣,「那個老妖婆1

木羽笑了起來:「我還以為你挺尊重長輩的1

段白青是紅塵門的另外一個長老,修為也是渡劫期,木羽以前沒見過,但是諸葛曉生已經把她的畫像搞到手,所以木羽可以讓恬然來扮演。

「那個老妖婆當初在紅塵門也一起威脅我的1恬然咬牙切齒地說道,她生氣的時候會露出一顆尖尖的虎牙,十分可愛。

「這個老妖婆將來我一定替你收拾掉她,你這麼漂亮,我都捨不得把你化作那個老妖婆的模樣呢1木羽伸手捏了捏恬然的臉蛋。

「騙子,上次對喬雪也是這麼說的,這個世上只有我對恬然姐姐是一心一意的,不像某人三心二意……」小帥哼道。

「喬雪?」恬然秀眉一挑。

木羽臉都綠了,直接拽起小帥的尾巴,把他從恬然懷中揪出來,往遠處扔了出去。

「沒有,沒有,你別聽他瞎說。」木羽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腦袋,把眼睛瞥到別的地方去。

恬然雙手抱著胸,眼睛打量著木羽,一步一步地靠近木羽:「你剛才說喬雪?這麼說你這幾年都和她在一起了?」

木羽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不知為啥好像突然就降溫了。

這年頭氣候真是多變,說降溫都降溫,都不提前預報的。

「沒有,我只是和她在一起過一段時間而已,沒有一直都在一起。」木羽看著恬然一步一步地靠近,他連忙往後退去,可是退了幾步,發現自己已經退到了山谷的崖壁上了。

「哦,只在一段時間啊!那你們還發生了什麼事?」恬然眼神有些意味地看著木羽。

「沒事沒事,我們只是談談人生,聊聊理想,我幫她拯救海妖王,她對我感激涕零,大概就是這樣。」木羽連忙解釋道,接著露出一個自認為陽光帥氣的笑容,企圖化解尷尬。

「又摔我,氣死我了,恬然姐姐,木羽撒謊1小帥罵罵咧咧地從遠處的地上爬起來。

「小帥,你完蛋了,看我以後還給你買吃的1木羽恨不得衝過去揍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

恬然忽然猛地揮出了一拳!

砰!

恬然的拳頭砸在了木羽腦袋左邊,沒入了崖壁中。

!!!

讓木羽心悸的聲音從他身後的岩壁傳來,整個崖壁竟然裂開了一條巨大的縫,恬然的拳風刮過木羽耳畔,讓木羽的耳邊還有些生疼。

木羽張了張嘴巴,他的左耳有點耳鳴。

「壁、壁咚大法?」

木羽嚇了一大跳,回想起當初在落塵山的時候,恬然為了教木羽如何追師姐,教了他一次樹咚大法,沒想到這一次是來「壁咚」了。

他偷偷地斜過眼睛,去看左邊那可憐的崖壁,恬然的秀拳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岩壁已經搖搖欲墜了。

「看我的眼睛,別看我的手1恬然哼道。

木羽連忙收回目光,盯著恬然的眼睛。

「你吃醋了?」木羽努力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嘿嘿地問道。

砰!

恬然的左手也砸入了木羽的右邊崖壁上,可憐的山谷再次啦啦地響起了開裂聲。

「我、沒、有、吃、醋。」

恬然撅起嘴巴,一字一頓地說道。

「對,對,沒吃醋,沒吃醋,我們的恬然只吃甜的,不吃醋。」木羽連忙點頭,心想這山谷真是可憐,上次都受過一次摧殘了,這一次又來兩拳。

「我不開心了。」恬然看著木羽,不滿地說道。

恬然的眼睛很清澈,就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木羽的倒影來。她的臉色還很不滿,可是她生氣的樣子總是讓木羽覺得好笑,這丫頭生氣就像單純的小丫頭鬧脾氣一樣。

可是他忽然心裡又蕩漾了一下,接著二話不說,直接把頭往前一傾,吻上了恬然的嘴唇,伸出雙手將恬然擁入懷中。

春暖花開,百花齊放,萬物復甦。

冰寒的溫度再次回升,恬然遲疑了一下,也抱住了木羽,他們的心都在歡快地跳動著,彷彿在一瞬間貼合到了一起,整個原本破損的山谷好像又煥發了生機一般。

應付壁咚的最好辦法,木羽認為就是耍流氓。

——

山谷的崖壁上,一塊突出的石頭上,兩人肩並肩而坐。

「你想聽我的解釋嗎?」木羽問道。

「算了,不想了。」恬然搖頭。

木羽訝然:「你不生氣了?」

恬然摸著小帥的白毛,哼道:「我以後找我爹來收拾你,實在不行還有枯木乾爹,他們會為我做主的,尤其是乾爹,他一定會罵死你的。」

木羽愣了一下,露出一個苦瓜臉,他都忘記了這件事了。

可是他的心又忽然一沉,因為他如果要去復活枯木老爹,自己就必須付出生命,那個時候恬然該怎麼辦?

木羽心裡忽然很不是滋味。

「恬然,對不起。」木羽握住了恬然的手。

「你現在愧疚啦?好吧好吧,原諒你了。」

恬然的笑容十分地單純,沒有任何雜質,她就是一個很好哄的女孩子,不會去想雜七雜八的事情,這樣的女孩子都很專一,木羽也想要好好地愛護恬然,可是他現在才發現似乎辦不到。

恬然笑嘻嘻地說道:「我娘說,男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們要去體諒,喜歡一個人,就應該去信任他。我覺得木羽哥哥就是一個不會變心的人,所以我也相信木羽哥哥。」

恬然的想法很純真,她娘苗語嫣當初就是因為信任劍影塵風,所以才選擇不去阻止劍影塵風做任何事,她和她娘一樣的想法。

「我當然不會變心,我一直都喜歡恬然。」

木羽也笑了起來,他不去想未來發生什麼事,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盡量多地和恬然相處,彌補這幾年來的缺憾,就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小帥剛想開口,被木羽給瞪了回去。

「那好,我們就一起把鬼門和天星門給剿滅了,再去紅塵門救我娘。」恬然堅定地說道。

「對,消滅鬼子,人人有責。」小帥在旁邊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