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血丹心>第四百一十三章 將來夙緣 卻在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三章 將來夙緣 卻在此

小說:漢血丹心| 作者:流年書柬| 類別:都市言情

未央宮中的積雪還沒有融化完,背陰處有些滑。暮色蒼茫中,換了一身月白宮妝打扮的素汐公主卻顧不得這些,急急忙忙的穿過庭院間的甬道,從外面跑了進來。

宮中的人都有些驚訝,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讓這位素來儀態優雅的長公主這麼失態,以至於越過台階時踩到積雪差點摔倒。

素汐的臉色有些蒼白,進到殿內還沒有走近衛夫人寢宮呢,已經是珠淚滾滾,就要哭出聲來。自從聽到那個消息后,她就慌了手腳,未及打聽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就一路跑到母后這裡來求助了。

消息是貼身侍女雲兒聽侍衛們說的,最了解公主心思的雲兒馬上就告訴了她:長樂侯元召剛剛被皇帝親自下令關進天牢了!

正在自己小樓上想心事的素汐大吃了一驚,怎麼會這樣!不是說皇帝親自設宴在給將士們慶功的嗎?為什麼單獨把他抓起來了……然而具體情況,三言兩語根本就聽不明白。她的心裡急躁的不行,可是又不知道找誰去幫忙打聽,慌亂之下,就急急忙忙的跑到衛夫人居處來,也許只有找母後去求父皇,才能有些用處吧。

不過當她含著眼淚卷珠簾進來時,卻忽然愣住了。燈火明亮,有些安靜,自己的父皇正在那兒坐著呢,好像是剛剛和母后談完什麼事情,端起一杯茶,神態安然。

皇帝劉徹聽到動靜抬起頭時,正看到明媚的少女站在眼前,身形相貌竟然是像極了衛子夫年輕時的模樣。她似乎是受了什麼委屈,眼中有淚花隱約。可能是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兒,略微一愣之下,連忙行禮問安。

皇帝心中有些憐愛,平日里忙於政事,對於兒女之情真是照顧的太少了。竟然沒有察覺,轉眼之間素汐已經出落的這麼亭亭玉立,真是歲月不饒人吶!可是,誰這麼大膽子,敢讓朕的女兒受委屈?這還了得!

「汐兒,這是怎麼了?是哪個惹你生氣啦?說出來,父皇給你出氣,必定重重的責罰1

還沒有等到衛夫人問話呢,他早已經滿臉帶著慈父的笑容,殷勤相問了。皇帝在幾個皇子公主面前一向是板著臉孔很嚴肅,這會兒的情形倒時很少見。

衛子夫卻是知道這個女跡看到她對皇帝行禮后聽他問話忽然有些扭捏遲疑的樣子,心中已經明白了幾分。連忙伸手把她拉過來,一邊替她梳理好有些凌亂的秀髮,一邊溫和的在她耳邊說:「有什麼話不妨當著你父皇的面說出來,不要怕。」

素汐公主抬起頭,看到自己母親眼裡的鼓勵目光,她忽然就勇敢了起來。那個少年當初在匈奴人萬軍陣前單騎帶回自己的時候都不怕,自己只不過是要為他求情幾句,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父皇!我聽說、我聽說元召……他被打入了天牢。素汐想替他求情,懇請父皇,他無論犯下了多大的過錯,都饒恕他吧!素汐、素汐……求您了1

她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出口求人,並不習慣。雖然面對的是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可是她鼓足的勇氣還是沒有堅持到底,未曾說完,已經是心跳的厲害,要不是偎依在母親懷中,幾乎就要站立不住了。

有片刻的寧靜,衛子夫抱緊了自己的女兒,看了皇帝一眼,沒有說話。皇帝劉徹臉上的神情卻有些奇怪,他的眼珠轉了幾下,終於開口時,卻沒有人知道,心中早已經是波瀾萬千。女兒,終究長大了!

「素汐,跟父皇說實話,這是別人讓你來求情的,還是你自己要為那小子求情?」

「是素汐自己聽到此事要求情的……父皇,元召曾經救過琚兒的性命,又幫助過素汐,父皇平日里不是也經常教導我們,要記得別人的恩情,好好回報的嗎?」

「嗯?僅僅就是只為了這個原因嗎?汐兒,父皇想聽你說實話1

聽到皇帝用加重的語氣追問,素汐緊張的連看都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是用手緊緊地抱住母親的手臂,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掩飾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嗯嗯!就是、就是因為要報答他。不管他立了功也罷,也不管他犯錯也罷,總是要報答他相救的恩情的,父皇……?」

素汐使勁的搖了搖衛夫人的胳膊,心裡非常希望她在這個時候幫著自己說句話,相信父皇一定就會答應的。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母親卻假裝沒有領會她的意思,只是臉上帶著一絲意味不明的笑意,在安靜的聽著。

「素汐,這個理由是不行的,救不了他!他對你們的救命之恩,父皇早已經給過他豐厚的回報。可是這次他殺人放火犯下了大罪,你知道嗎?父皇不只是你們姐弟的父皇,還是這個國家的皇帝,國法面前,豈能輕饒?」

素汐公主的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她最擔心的事發生了,果然江都王府的事是元召做的!而且,現在被父皇知道了。這、這果然是抄家滅族的大罪!她心中大急之下,見母親還是無動於衷,終於再也忍受不住,掙脫開她的手臂,「噗通」跪倒在冰涼的地板上。

「父皇!求求你,開恩吧,不要殺他!他、他……嗚嗚嗚1

雖然年輕,素汐卻是聰慧過人,她聽說過許多權利交易中的秘密,深深地知道其中的可怕。盤根錯節的皇家勢力是如何的強大,豈是元召他那單薄的身子所能抵抗的!如果皇帝真的決定要治他的罪,那麼那些對他恨之入骨的人只要稍稍的動動小指頭,他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素汐公主一想到那可怕的後果,她就恐懼的不能自己,再也不管其他,伏在地上悲傷的哭出聲來。只是在她看不見的地方,衛子夫與皇帝劉徹的目光對視一下,含義各不相同。身為母親的美貌婦人眼光中包含的是溺愛和無奈,而身為皇帝的父親,目光卻要複雜得多。

「素汐,元召的生死就對你這麼重要嗎?」

「……是的,父皇,素汐不要讓他死礙…素汐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替他贖罪!就算是、就算是再去草原和親,我也願意……1

衛子夫終於不再忍心看素汐的悲傷,她的眼眶也濕潤了。用哀求的眼神看向皇帝,讓他適可而止,不要再為難女兒了。然而,帝王和父親的雙重身份,讓他不會這麼容易就成全某些事的。

「你是朕的女兒,大漢長公主,豈能為了一個普通的臣子屈膝求情?還不趕快起來。他的生死自有國法裁定!明天朕就把他交給廷尉府,讓他們秉公處理。哼1

「不要!父皇不要啊!廷尉府和他積怨很深,落到他們手裡,哪裡還有活路?父皇……求您了,放過他吧!素汐……素汐……喜歡他啊1

剛剛十八歲的大漢公主,正是驕傲無限的年紀,可她為了心上人,不惜低下頭顱,對父皇說出了這個埋藏很久的秘密。話未說完,羞惱之下,已經是粉頸低垂,滿面通紅的不敢抬頭。

「起來吧,痴女兒-…元召那小子何德何能,竟得朕的公主如此傾心。連朕也要嫉妒幾分了。唉1

聽到皇帝劉徹語氣中的轉變,衛夫人早已經把素汐攬在懷中,愛憐的把她眼中淚擦乾,一邊低聲的安慰著,一邊把她來之前皇帝早就已經同意寬恕元召的意思告知,好讓她放下心來,不要再為那傢伙急躁。

漸漸的睜大了眼睛,素汐止住了哭泣。她這才發現衛夫人一身皇后盛裝打扮,原來她已經在父皇面前替元召求過情了啊?自己剛剛還在心裡對她也有些埋怨呢!一時間心裡既後悔剛才自己情急之下吐露心聲,讓他們都知道了自己的心事。又後悔自己剛剛哭哭啼啼的模樣,落在父皇眼中,還不知道他心中會怎麼想呢!話既出口,追悔莫及,她什麼辦法也沒有了,只得「嚶嚀」一聲,把頭埋在母后懷裡,再也不肯露出來了。

「哎!汐兒,你母后的這身禮服可是名貴的很啊,幾天之後在大典上是要穿的,你這又哭又笑眼淚鼻涕的……哈哈1

皇帝終於笑出了聲來。先前衛子夫的一番勸解下,他胸中的惱怒已經慢慢消散,答應她只關元召那小子一夜,明天就放他出來。本來他就只是一時氣憤,並沒想著殺他,只不過是鎩鎩他的銳氣罷了。

「是啊,汐兒,你父皇胸懷天下氣量如海,為了大漢的江山社稷,求賢若渴。又怎麼會真的自毀棟樑把元召怎麼樣呢?你這傻丫頭,就放心好了1

衛夫人把她從懷中拉出來,看著素汐那副羞不可抑的樣子,心中有無盡的慨嘆。女妓從幾年之前就知道,她當然很願意成全女兒對元召的情意,不過素汐大漢長公主的身份,要過皇帝這一關,肯定會有些麻煩。

果然一點兒都不出她所料,素汐剛要再次拜倒謝過父皇,皇帝劉徹卻忽然收斂了笑容,很認真地說了一句。

「子夫知我啊!元召,我當然不會殺他,而且江都王這件事今夜就到此為止,不許傳揚出去。不過……素汐,你真的那麼喜歡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