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網游之神級土豪>第531章 我這人就是太忙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1章 我這人就是太忙碌了

小說:網游之神級土豪| 作者:極目天狗| 類別:武俠修真

人們常說,為什麼走在大街上看不到多少美女?見不到讓自己眼前一亮一見鍾情的美女?

想看美女有幾個去處,第一就是學校,各種學校;第二就是酒吧夜店了!

這兩個地方,基本上是美女聚集的常見地方!

尤其是夜店酒吧,基本上一個城市的10%的美女都集中在這個地方。

當然了,酒吧有很多類型,而趙飛燕邀請楚幽去的那叫漫夜酒吧,其實是一個清吧。

清吧以輕音樂為主,比較安靜,適合談天說地、朋友溝通感情、喝喝東西聊聊天的。

車子剛出總部大門時,其時間已經指向了10點半鐘,毫無疑問,楚幽遲到了。

在行駛的過程中,趙飛燕並沒有再發來信息,也沒有打電話,好像楚幽來不來都無所謂。

但楚幽知道,對方會一直在那間酒吧等他,直到他出現。

漫夜酒吧楚幽從沒有去過,但這不要緊,車內有導航,更有小喬在指路著,行的路都是捷徑。

可即便如此,仍然還是開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才到這裡。

把車停在路邊上,楚幽下車了,眼睛看向了一條幽深的巷子,這條巷子不光有一些清吧還有擺攤的燒烤店。

穿著一身西服的楚幽走進了這條小巷,當然了,領帶早已經解下了,西服的裡面是一件白襯衫。

氣溫此刻已經是零下四五度了,路邊的人們都穿著厚厚的衣服,與他們相比楚幽就顯得有些單薄了,但他絲毫不覺得冷。

一路走來,不時可以看到醉酒的人從酒吧裡面闖出來,有男有女;有的吵著還要繼續喝,有的蹲在路邊想要嘔吐。

路過一家燒烤店,一位中年男子獨自一人坐在攤位上,面前擺放著一碟小竄和花生,還有一瓶下降到一半的白酒。

忽然之間,這位男子肩膀輕微聳動起來,用一隻手抵在他的額頭處,壓低著聲音哭泣了起來,他就這麼哭了,他的哭聲讓人感到一種辛酸,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這時一個醉漢搖搖晃晃來到了中年男子旁邊,使勁用手拍在了桌面上,眼神迷離滿嘴酒氣的朝此人大聲喊道。

「男人!男人除了燙髮搞基失敗以外,都不能哭!哇哈哈哈哈」

人到中年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是父親、是兒子、是老公,但唯獨不是他自己。既要討得老人歡心,也要做好兒女榜樣,還要時刻注意老婆的臉色,不停地迎合上司的心思;守得住忠烈,還要做得好婊子!

楚幽就是在這條巷子里,一家家尋找著,當深入了兩百多米后,終於站住了腳步,他看到了漫夜酒吧。

進入裡面,這家酒吧人還挺多的,相比起那些熱吧,這裡沒有勁爆的音樂,而是播放著抒情的旋律聲,但是裡面的氣氛卻是有些熱鬧。

在門口掃視了幾下,很快楚幽就鎖定了目標。

趙飛燕坐在一個半敞開的小包間,在她的桌前擺放著酒水,在她的對面還坐著一位男子,那個男子一直在說著什麼。

在這樣的酒吧里,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很少,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子很多。

趙飛燕低著頭沒有與對面的那個男人搭話,而是時而看著手機,時而向門口看了一眼。

「說了那麼久我連你名字都還不知道呢,能留個電話嗎?」對面的男子眼中很是炙熱,他實在沒有想到今夜會在這裡碰到讓他深感驚艷的尤物。

「留什麼留啊,還坐在這裡我就打斷你的狗腿1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趙飛燕耳邊響起,那一刻這位沉悶的尤物才有了活力。

男子詫異地看向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面前的,還是小年輕的楚幽。

立刻男子眼睛一瞪,準備出口說狠話時,對方再次開口了。

「不服是吧,不服就來干,我保證你今天晚上被人丟在臭水溝里,做不到算我輸。」

看著楚幽那股神態,這名男子信了他的話,因為一股危險的信號在他內心亮起,他敢肯定,對方不止一次這麼做過了,立刻臉上的神色就軟了下來。

再次快速看了一眼趙飛燕,這名男子起身後什麼話都沒有說就走了。

小包間的中間有張桌子,兩邊是沙發,楚幽坐在了趙飛燕的對面,也就是剛才那位男人坐的地方,不過楚幽坐在裡面,他不喜歡坐在陌生人剛坐過的位置上。

從楚幽說話起,趙飛燕就一直看著對方,見楚幽坐下來后,開口說道。

「你好像經常這麼干,你很懂酒吧的潛規則。」

楚幽此刻為自己倒了杯酒水,聽到后微笑說道。

「比以前收斂許多了,來干。」說完舉杯,趙飛燕臉上也出現了笑容,兩人輕輕碰杯。楚幽一口喝下。

「你穿這套西裝很不錯很好看,這兩天公司有事?」趙飛燕打量著楚幽的衣著說道。

「嗯對,收拾一些搞小動作的人。」說道這裡,楚幽微微搖搖頭,為自己酒杯滿上。

「總是有刁民想害朕,無論是在遊戲里還是在現實中。」

「這樣看來你很忙碌啊,而且所做之事都是在與人針對。」

「對啊,我這人一生就是太忙碌了,不是在搞事,就是在干架的路上1楚幽淡淡說道,他的語氣一直保持著這種調調,說出了今世真實的寫照,神色非常自然。

「呵呵,難怪昨天我打你電話不接,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擔心我了?謝謝,來干。」說完再次舉杯。趙飛燕這時目中有奇異之色,拿起酒杯與對方輕輕一碰。

「今天你的性質挺高的。」

「呵,我怕我以後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了,今天做成了一件大事,開心1

「既然你開心那我就陪你開心好了,本來找你出來也就是消消悶的。」楚幽的幾句話就把趙飛燕內心的疑慮給打消了,此刻也無需再提楚幽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

「怎麼,遊戲不好玩么。」

「沒有你這個搞事魔王在,感覺玩起來索然無味。」

「哈哈哈,你這是誇我呢還是在誇我呢。」說道這裡,楚幽看向了系在趙飛燕手腕上的紅繩,隱隱約約能夠看到,這絕不是什麼首飾。

「這是幹嘛用的?」

看到對方看向自己的手腕,趙飛燕立刻就懂了,神色一暗,但很快又消失了。

「你猜呢。」

「我覺得,呵呵不會是有關感情的事吧?」

「很多年了,心結早已消失,現在當作裝飾物感覺挺好的。」

楚幽搖了搖頭,「只有看不見有關他的一切,傷才能真正的治癒。他現在干著什麼?」

「他已經結婚了,哎楚幽,你不覺得這酒葦嗎?」

兩人對視了兩秒互相一笑,於是叫了一種更烈的酒,既然要盡興,那就盡興到底吧!

12點了,這家酒吧生意真的很好,也很有氣氛,人還是挺多,音樂不再是抒情調,而是播放著輕快的舞曲。這家酒吧的主人似乎能夠準確捕捉到客人們的情緒,從而播放合適的音樂。

這家酒吧也有舞池,此刻已有多人在裡面隨著音樂的節奏搖晃著。

這不是一家純粹的清吧。

兩人喝了一共6瓶度數很高的人頭馬,時不時笑聲從兩人嘴裡傳來,也時而兩人悶聲喝酒。

這時眼眸略帶迷色的楚幽淡淡一笑,開口說道。

「你知道我是怎麼看待前任的嗎?」

「怎麼看待的?」趙飛燕此刻臉蛋紅撲撲的,讓人想咬上一口。

楚幽沒有立刻答道,而是靜聽了一段音樂后,忽然笑道。

「我們也嗨起來?」

「那你可得保護我。」

「放心,除了我,沒人會佔你便宜的。」

「去,說得我好像很醜似的。」

「哈哈哈」

「走吧1

當兩人也加入舞池后,那段有節奏使人嗨起來的歌音再次出現。

「你怎能在贖罪日上離我而去?」

「好吧,但若我的朋友問及你的去處,我會這麼說」

「她乘的飛機墜毀了。」

「她被獅子吞了。」

「她掉入了裝滿泥沙的水泥攪拌機里了。」

「我退掉了買給她的所有紀念品,幫幫我,我真的不擅長分手1

「她被泥石流埋了。」

「泡熱水澡溺死了。」

「在東區夜店跳到心力衰竭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