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戰玄霄>第一百零五章 拜你為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拜你為師

小說:戰玄霄| 作者:道玄師兄|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零五章拜你為師

「天地異象!」邋遢老者望著窗口之外的恐怖雷電怒吼而來,滿臉駭然。

靈師傳承塔第九重的樓道驟然光芒大放。

「此丹,九品,五色丹紋,位列中期,」秦玄的精神力將丹藥托在空中,玉瓶閃過,將其收起,當接觸到丹藥的一刻,窗外一道疾雷朝著丹藥而去,靈師傳承塔已經多年沒有遇到這等情景了,相傳每當九品之上從天地誕生之時,都會經受雷劫,宛如修行者修行到了九十級,一樣要面臨雷劫一般。

「吾之心血,爾敢染指!」秦玄在眾人驚愕之中,猛然間抬頭朝著天空一聲咆哮,衝天而起,運起大荒崩天勁,體內億萬雷霆沸騰,一拳轟出,將那雷霆阻擋在傳承塔窗外。

「不可!」邋遢老者大驚失色,恍然間想起了可怕的事,「天劫浩蕩,玄修羅切勿動怒!」

「-」

雷霆炸響,以秦玄對雷屬性的熟悉,自然能夠掌握分寸,一絲狡黠在秦玄目光中流轉。

「玄修羅這廝,鐵打的么」尋常修行者,對於雷電都有著天生的敬畏,但像秦玄這般硬撼天雷的,世間少有。

「完了」邋遢老者趔趄半步,「雷劫只能逆來順受,不然,越來越強!」

「就怕它不來。」秦玄一笑,直接將承載丹藥的玉瓶拿在手中,站在窗口之上,赫然是在等待雷霆的到來。

「隆隆隆--」

短暫的安靜過後,天空中雷雲翻騰,巨大迴響在雲層中怒吼,天地規則如此,誰敢藐視雷威,便要接受數倍的懲罰!

「哈哈哈,哈哈哈。」秦玄狂傲的大笑,絲毫沒把那陰鬱的雷雲放在眼中。

「玄修羅小友,速速布防,雷威浩蕩!」邋遢老者的聲音被雷聲完全淹沒,粗壯的雷蛇幾乎同窗口同樣粗細,衝到近前之時,空氣中幾乎所有的天地能量都驟然潰散。

秦玄低著頭,感受到契機牽引,驟然間抬起頭來,運起吞噬功法結合黑炎丹田的吞噬之力,張開大口一吸,猙獰的雷柱徑直轟入秦玄的身體之中,一團黑煙升起,帶著焦糊的氣息。

「完了。」邋遢老者和數位在場之人臉龐抽搐,這等蔑視天地雷威,若是天地還能夠容忍,那才不可思議。

雷雲散去,好似發泄一通之後,心滿意足的退去了。

「呼--過癮。」

秦玄一開口,濃郁的黑煙從口鼻中冒了出來,好在衣衫襤褸,沒有暴露太多,秦玄滿臉沉醉之色,打了個飽嗝,回頭望著天空道:「走了?還差一點,我就可以突破修為了啊,真是遺憾。」

「怪胎。」邋遢老者的手在顫抖,疑惑的看著天空,「怎麼會這般走了,怎麼會這樣?天劫怎麼就這麼被抗住了?」

秦玄的做法,令眾人仰望天空,良久之後,秦玄率先開口道:「這丹藥,乃是用了丹道塔主的材料煉製,其中材料貴重,為了答謝丹道塔主的信任,此丹便贈與塔主。」

避過雷劫之後的丹藥,熠熠生輝,懸在丹道塔主的身前。

「送給我了?」豐腴婦人大喜,收取的速度極快,「哈哈,不比了,不比了,玄修羅小友穩拿第一,器道那小子已經瘋癲了,不能繼續,那另外兩位也無法超越玄修羅的成績了,厲害,厲害。」

「同意。」

四位塔主見秦玄如此做法,欣喜莫名,紛紛將啟陣靈石送到血碟的手上,幾千個啟陣靈石換一枚九品丹藥,大賺特賺了。

「玄修羅,可否收我為徒,吾願跟隨左右。」曦鈺鼓足勇氣道。

「額?」秦玄和那風雨女子同時愕然。

「不成不成,修行之途永無止境,我這才一知半解,無能為師。」秦玄的推辭令身側四位塔主老臉一紅。

「我願追隨師尊腳步,踏往修行之巔!」曦鈺直接單膝跪地。

丹道塔主駭然失色,「鈺兒,你認真的?」

「是,娘親。」曦鈺毫不避諱。「玄修羅」婦人慾言又止。

秦玄正神識傳音,聽到秦玄的傳音,曦鈺身軀一震,抬頭望向秦玄之時,一臉不可思議。

「真的?你說的是真的?我要跟你出去,我一定要出去,我爹一定還活著!」曦鈺的話,令四位塔主震驚。

婦人和曦鈺談了幾句之後,打量著秦玄,「玄修羅,還請祝我母女一臂之力,收下小女。」

四位塔主已然將徒弟遣退,在一側的木桌旁落座。

秦玄直言不諱,四位塔主聞言,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我要去救我爹,他乃是八品後期丹靈師,不論被抓到了何處,定然不會遇害,他一定還活著。」曦鈺激動莫名。

「丫頭,別急,抓走老塔主的,定然是和倫薩那廝一夥的,當日那戰艦帶著你爹離開,倫薩應該知道你爹去了哪裡。」邋遢老者分析道。

「倫薩?」秦玄窺探過倫薩的記憶,但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

「礦山一霸,好在只是來開採掠奪礦脈,不然將是一場災難。」傀道塔主憂心忡忡,在坐的,都參與過征討倫薩的大戰,但那廝乃是不滅之體,和眾人之力,依舊只能僵持。

「這事交給我,我現在就動身。」秦玄站起身形,想要得到的,已經湊齊。

「我跟你一起走。」曦鈺亟不可待,婦人張開口,卻沒有說什麼。

「這個就是我爹,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曦鈺拿出一塊晶石,其上刻印著一位高大男子的身影,側臉剛毅非常。

「那便出發。」秦玄喚出人面蛛王,人面大翼一震,托載秦玄四人,從傳承塔毀掉的窗口洞口飛出。

「你就這樣將寶貝女兒放走了?這不是你的性格啊。」邋遢老者目送秦玄離開,輕聲對著婦人說道。

婦人低下頭,淚水滑落,「我沒有能力去找夫君,希望鈺兒能夠見到他父親」

「哎。」傀道塔主嘆了口氣,負手而去。

一路上,曦鈺無法平復自己的心情,人面朝著倫薩駐地而去,絲毫沒有隱蔽和停留的意思。

「尊我為師?」秦玄回頭道。

「對,師傅。」曦鈺正色道。

「那你所見的,都要保密。我會想辦法嘗試救你父親。」秦玄點點頭。

「好。」曦鈺遠遠見到倫薩駐地之中數道身影升空,緊張的醞釀氣息,但血碟卻搖搖頭,示意她不用緊張。

「倫薩,屠城號上面談。」秦玄沒有停留,一刻鐘后,屠城號上,倫薩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聽秦玄和曦鈺說完,不由吸了口涼氣。

「十年前,那是一艘巡邏艦前來此地探查,前來運走我開採的礦石。那男子我依稀有點印象,料想被巡邏艦抓到了征戰前線了才對,可這都十年了,不知」倫薩見曦鈺面色變幻,馬上住口道。

「征戰前線?」秦玄眉頭挑動,「能不能想起其他線索?」

倫薩沉吟了片刻之後,「我想起來了,定然是荒域天際中的那煉獄小中天,那個小中天乃是極為特殊的存在,獸族沒有滅掉其中的修行者,而是將其當做了練兵場,試煉之地,極有可能被抓去了那裡。」

「煉獄小中天?」秦玄若有所思,「離這裡不遠?」

若是尋常的巡邏艦都能前去那裡,肯定不會太遠,果然不出秦玄所料,算不上遙遠。

「頭領,我這有個星圖,其上的空間點位表明了十幾年前軍部探查出的小中天位置。」倫薩手掌一卷手札,打開之後,只有幾十個光點印記,秦玄仔細打量半天,愕然,其中竟然沒有四野天地。

「沒有空間點位,去不了?」秦玄第一次問起這個問題。

倫薩一愣,「能去,但探索新天地,那需要極大的能源,若是一旦迷失在天際虛空,那後果不堪設想。」

「原來是這樣。」秦玄面色變幻,血碟也挑動眉頭,「四野天地究竟在什麼位置?」

秦玄不由想起了猙家兄弟,他們定然是得到了三屍猙的呼喚之後,準備前往四野天地,那呼喚直接暴露了四野天地的位置,猙家兄弟因為巨魔的驚天爆炸和空間傳送而戰艦毀滅,撞上了這片天地,那按照常理,爆炸被傳到的應該是巽祖給出的神秘通道附近,這說明四野天地並不遙遠!

推算至此,秦玄徹底疑惑了,星圖上標明了周遭數十個中天,沒有道理髮現不了四野天地,到底是怎麼回事?

「頭領,若是前往煉獄小中天,我們有點不夠看啊,那裡乃是獸族次中天的試煉場,設有在獸族中名望極高的集訓教官,每一位艦長,都是從煉獄小中天里走出來的,我這樣說,您能清楚了吧」倫薩面色凄苦,秦玄竟然打算去那裡,豈不是拉著自己去死。

「難不成,窺道境強者,有很多?」曦鈺面色難看,恨自己修為不足。

「幾十個是有的。」倫薩一五一十的道。

「不行,不能闖進去,此事必須從長計議。」秦玄思索著,卻毫無辦法可想,頹然道:「最近礦山情況怎麼樣?」

倫薩見秦玄不提煉獄小中天的事,終於鬆了口氣,「礦山?前所未有的好啊,這些礦工幹勁十足,那青年男女貌似跟頭領關係匪淺,前天他主動要求下山一趟,我沒敢攔著,昨天他回來的時候帶了將近一千名礦工,已經讓雷豹副官去安置了,現在已經和諧相處,沒有逼迫他們做工,他們反而產量倍增,還是頭領厲害。」

「待遇從優,切莫欺壓。」秦玄點點頭,稍作修整之後,召集一眾副官,安排大規模收購北部雪城中的冰遂石之事,火鷲副官將面具帶在頭上挺直了身子,變成了一副笨拙人類的模樣,看的秦玄連連搖頭。

一刻鐘之後,火鷲找來了那青年男子,衝天而起,朝著北部雪城而去。

火鷲的身影剛剛離開,眾人還沒有散去,屠城號突然發出了一道衝天光芒,陣法波動穿透雲層,直奔半空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秦玄愕然。

「是被動觸發陣法,有巡邏艦主動聯絡屠城號,十年,啊,對,該有人前來運走道源石資源了!」倫薩莫名的有點緊張,若是一個月前,他定然不會如此,可現在他的命掌控在秦玄手中,而軍部巡邏艦若是來了,那並不是什麼好事。

「巡邏艦前來此地運送資源?」秦玄識海中靈光一現,「需要多久能夠前來此地?」

倫薩搖搖頭,「無法推算,少則一日,多則半月,定會前來。」

秦玄同倫薩軍團中的高階將領商討對策,直到深夜,第二天天一亮,才最終定計,血碟和杜蔓兒,曦鈺都進入山河圖中,秦玄換上了一身粗布衣衫,打扮成礦工模樣,同一眾礦工勞作,這種體驗,竟然讓秦玄有些返璞歸真的味道,修為在開礦中得到了沉澱,世間事,充滿了玄機,當秦玄收斂氣息,憑藉著身體的力量一次次開採礦石的時候,近日來連續突破修為留在體內的浮躁之氣,漸漸消散沉澱。

直到第三天,秦玄已經完全適應了礦工的匆忙,和其他礦工整天混在一起勞作休息,距離秦玄較近的人,都能夠感受到秦玄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每一下開採,都充滿了玄奧一般,令人嘖嘖稱奇。

「舉重若輕,亦是力量極致的展現。」秦玄感悟頗多,隨著汗水流出,識海中越加清明,將近日來的大戰和經歷盡數融會貫通。

「嗡--」

高空之上突然出現了微妙的陣法波動,秦玄即便在礦山下方,也能夠察覺,拎著鎬頭朝礦洞方向跑去。

真正的看到飛行中隊的戰艦,這是第一次。

巡邏艦隻有十幾米長短,高空上雲層震碎,宛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情景,但戰艦出現的悄無聲息,諸多陣法在能源供給充足的情況下,完美的遮掩了戰艦的動靜。

「哈哈哈,一別十年,今天有是我來叨擾倫薩大人了。」

爽朗的笑聲在高空響起,巡邏艦漸漸落在地面山巒平台上,率先走下的獸族身高九尺,油亮的毛髮從盔甲中露了出來,一副犬首人身之相。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