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章 泰興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泰興城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感覺到自己很無力,渾身都痛,這是一種全身經脈都斷裂的劇痛,令她連動動手指都很困難。

而胸中有著強烈的憤、屈辱和無力感。

「哈哈哈哈……,林家的女子長得這麼漂亮,看來就是當人侍妾的命。」一個年輕男子張狂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腦際。

「不服是嗎?那又能怎麼樣?有本事的話,就站起來,跟我決鬥啊1另一個年輕男子充滿挑釁的聲音。

「吳陵哥,就她們家現在的樣子,反正也沒人能夠護住她,不如……」

「哼,吳鋼你想找死啊,她可是帝京何家預定的,雖然只是個侍妾,你敢碰,不想要命了?」先前的男子惡狠狠的說,似乎很是不甘心,可見他也是有著齷齪的心思。

「嘖嘖,真可惜,這麼小就已經這麼漂亮,那麼以後不知道會誘人到什麼地步,可惜是個廢物。」

「那當然要漂亮,不然何家人能看得上她,可別忘了,他們家族在我們帝國的地位。」

「可惜我們碰不到,不過,反正這裡是泰興城,是我們吳家的地盤,山高皇帝遠的,即便真的怎麼樣了,他們也不會知道吧?」

「就算碰不到,解解饞也好啊,哈哈。」

「……」

一道道肆無忌憚的聲音在她的腦海里迴旋,甚至還有一隻噁心的手向她的臉摸過來,將林皓雪的憤怒和屈辱點燃到了極致。

「住手1忽然大喊了一聲,林皓雪忽然坐了起來。

一瞬間,腦子裡響起的那些聲音煙消雲散。

原來剛才那些聲音並不是真實的場景,而是一份記憶,一份並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現在自己是躺在一張床上,低頭一看,意外的看見自己縮小了的身體,看這模樣,分明只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孩童嘛,而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著明顯的被打過的淤痕,遮在衣服底下的身體更是隱隱作痛。

「二小姐,你終於醒來了?可擔心死翠蘭了。」聽到一個欣喜的聲音,林皓雪看過去,一個梳著雙髻,五官清秀,約有十三四的小丫頭在她的床邊,看見她醒了過來,湊了上來,高興的道,「老太爺被可嚇壞了呢,他一直守著你,要不是剛才有急事,才不會出去呢。」

「翠蘭?我這是?」林皓雪一時有點發懵,這是哪裡,這個翠蘭又是誰?

「你受傷了埃快躺好!我慢慢跟你說。」小丫頭翠蘭趕忙讓她在床上躺好,掖好被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是林貴他們上街時在東街的巷子里看到遍體鱗傷的你,將你帶回來的。我們不清楚怎麼回事。只是聽說吳措他們那天從哪個巷子走出來的,我想,肯定是他們害了小姐的。」翠蘭憤憤的說著。

「吳措?」林皓雪想起剛才昏迷時腦中的聲音,吳陵,吳鋼,看樣子這個吳措也是一起的。

「是啊,就是我們城市三大巨頭家族中吳家的弟子。一個旁系弟子而已,跋扈什麼。害我們家小姐」翠蘭很是氣憤,「也不想想看我們林家以前……」

說著說著聲音就漸漸了小下去,透著一股子落寞,林皓雪了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林家以前也是很風光的,不過現在是落魄了,所謂得食貓兒強似虎,落水鳳凰不如雞。不管以前再怎麼風光,現在終究是落魄了。

「好了,我沒事的。」林皓雪看著小丫頭的一臉憤憤然,心裡暖暖的,但也不想這小丫頭繼續失落,只是岔開她的話題說道,「我現在有點餓了,你幫我弄點吃的。」

「好啊,二小姐稍微等一下,我馬上就去給你準備你*吃的清炒藕片,你休息一下,馬上就好了。」還別說,這個借口還真管用,翠蘭馬上就將心思轉開了。

「剛剛從昏迷中醒來,還是配點粥比較好。」翠蘭自言自語,還煞有介事的點了點腦袋。起身離開了,並順手關上了門。

隨著翠蘭的離開,屋裡瞬間驚了下來,林皓雪仔細吸收自己多出來的這部分記憶。

現在的自己也叫林皓雪,是泰興城林家家主林庚的第二個孫女,關於父母,她幾乎沒有什麼記憶。

林家在泰興城也只是一個二流家族而已,在家裡,就只有爺爺林庚、姐姐林若雪和她三人相依為命。此外,林皓雪模模糊糊的記得,好像林家以前是在帝都,但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家被迫遷出帝都,這事情發生在林皓雪出生不足百天的時間段。而爺爺林庚,也是在那段時間受了重傷,被毀了經脈,由一個玄聖退了兩階,退至玄宗七級了。這個實力遠遠不足以震懾其他家族的,不得不搬離帝都。

對於這個時間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爺爺林庚一直緘默不語,林皓雪姐妹兩也就無法知曉了

林皓雪和姐姐林若雪的感情一直很好,在兩年前,姐姐林若蘭的水系玄力圓滿,成為一個真正的玄者,就去了泰興城唯一的玄者學院修習,現在也成了一位三級玄者。

可是林皓雪她自己呢,到現在為止,玄脈依然沒有覺醒。

這個星浩大陸強者為尊,在這個世界,只有一種力量,那就是玄力,玄力共有九系,分別是戰鬥使用的風雷水火土光暗,此外還有作為輔助性的金木兩系。一個人能否修習玄力,取決於他是否擁有玄脈,一般人,在六到八歲期間,玄脈就會覺醒,擁有哪系玄脈,就可以修習哪系玄力。

像林皓雪這樣,到了十二歲玄脈依然沒有覺醒的,基本上是可以定義於廢物體質了。

說來也奇怪,近千年來,林家的女子都會擁有驚人的美貌,似乎是與她們所繼承的血脈有關。

美麗的女子,在哪裡都會被人覬覦的,尤其是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美麗女子。姐姐林若雪在玄者學院,沒人敢不要命的得罪學院的人,但是林皓雪就不一樣了。她是一個廢物,而且林家也就家主林庚一個金系玄宗而已。再說了,作為長輩,他也不能和小輩計較太多吧。

所以一些宵小之徒就將目光放在林皓雪身上了,當然了,在何家的名頭之下,他們也只敢占口頭的便宜。

時間久了,他們心裡也不忿,所以才會出現這次將林皓雪毆打致死的事情發生。

剛才那些切身的感受應該就是這具身體前主人的意識,最後的也是最強烈的的意識。林皓雪緊握住自己的右手,暗自下決心,既然我已經承接了你的身體,那麼你的責任就讓我來替你擔起,你要雪的恨,我去報,你要護的家,我來守。

「皓雪,你醒了。」門被推開了,進來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者,修鍊之人本來就顯得年輕一些,但是林庚卻並沒有,看來是這十幾年他受到的打擊太大了,只有飄著的雪白鬍須給他添了幾分修鍊者的仙氣。此刻他面無表情,面色肅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爺爺,我沒事的,」林皓雪看到老者面部的愁苦,心頭一酸。前世的她也有一個爺爺,一個疼愛她的,卻面冷心熱的爺爺。既然無法見到前世的爺爺,那麼,好好對今生的這個爺爺。林皓雪甩開腦中的記憶,既然命運給了一次重生的機會,那麼,這一生就好好的生活,今生的爺爺,不要任何人來傷害。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1林庚欣喜的重複著,後來又沉默了。看來這個新爺爺和前世的爺爺一樣,也是一個不善於表達感情的人。不過,林皓雪是知道,這個爺爺對於自己的愛一點也不少。

「沒關係的,爺爺,你看,我這不是沒事嗎?」林皓雪撒嬌。因為血脈相連的緣故,對於這個老人,她沒有絲毫生疏感。

「嗯1林庚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餘的話,氣氛一下子又陷入了靜謐。

「二小姐,吃的來了了,啊,老太爺。」風風火火的丫鬟翠蘭端著粥進來,看到了林庚也在一旁,一下子安靜下來了。看樣子她對林庚很敬畏呢。

「皓雪,你快喝粥吧,喝完我有話跟你說。」林庚猶豫了很久,終於開口道。

林皓雪覺察到了林庚鄭重的語氣,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是和自己相關的,而且很嚴重。在翠蘭的幫助下,掙扎著坐起來,身體要命的痛,林皓雪的眼神寒了下來,吳家,吳措,你們最好祈禱自己活得長些。這些恨,她要加倍收回來。

抬起右手,林皓雪拒絕了翠蘭的幫助,好強的她不願意讓自己這麼無用,自己拿起勺子,優雅的喝著翠蘭精心熬的粥。

一邊站著的兩個人,無論是翠蘭,還是林庚,都覺察到了林皓雪的變化,變得倔強,堅強了,至少以前的林皓雪是不會這般固執地拒絕翠蘭的幫助。

一碗粥很快就被喝完了,林皓雪放下勺子,接過翠蘭遞過來的絲巾,輕輕拭過嘴角。抬眼看著林庚,靜靜的等著林庚將要說的話。

林庚忽然又點不敢對視林皓雪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她清亮的眼睛讓他不忍心說那件事情。但是有的事終究要面對的。

「剛才我見了林海躍。」

林海躍,是林庚的心腹,專門負責林家收集的各處消息,林家雖然地位不高,實力不強,但是該有的一些情報網倒也不是沒有。

「他剛才告訴我,何家在來泰興城的路上,應該在這幾天就要到了。」

何家?林皓雪忽然想起了自己昏迷時的記憶,「她可是帝都何家預定的,你敢碰?不想要命了。」

「你可能不記得了,我們林家和何家原本是有婚約的,那是你和何家家主長子何凌雲的婚約,是你父親和何冠英訂的,可是,現在卻被完全曲解了。」林庚聲音有些蒼涼,現在的自己,又憑什麼和何家抗爭,又怎麼保護這兩個孫女?

「怎麼曲解了?」林皓雪又不好的預感。

「你知道嗎,何家的二家主何冠雄是出了名的好色。家裡已有四十七房姨太太,這次看我林家落魄了,而何凌雲又很不滿意這個婚約,便想出了取而代之的無恥念頭。」

「那何冠英呢?他不管嗎?」

「何冠英,他已閉關十一年了,想要突破玄聖,進入玄仙,所以,現在外面的事情,基本上是由何冠雄做主的。」

「那他們這番來,是為了修改婚約?」

「我看八九不離十,我們現在的實力太弱了,根本無法抵抗的。」林庚對此很是無奈。

「那個何凌雲不滿意這個婚約?」

「他是何家百年難遇的天才人物,以十七歲就步入玄靈而震驚整個烏桓帝國。他喜歡強者,認為林家女子只是花瓶,自是不滿意了。」

林皓雪低垂眼眸,藏在被子里的手緊緊握住,指甲幾乎嵌入掌心。就因為瞧不起,就強加於這般的屈辱是嗎,好,這份情,她記下了。

忽然抬起頭,笑著對林庚說道:「放心吧!爺爺,兵來將擋,總會有辦法的。」

林皓雪這一笑,神采飛揚,有著異常的自信,林庚原本是不信的,可是看到她這般自信超脫,倒也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