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章 神龍澗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神龍澗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比廬山位於泰興城的東側,相對與周圍低矮的山脈而言,這是一個高峻挺拔的山峰。但由於地勢太過險峻,平日里鮮少有玄者在這裡修鍊。

這一天,山頂上有一個小女孩的身影在躍動,她時而奔跑,時而練習拳腳。雖然,她的舉手投足之間沒有淡淡玄力外溢,但是所用的技法很是精巧,即便是那些泰興城的玄師看到了,恐怕也不得不嘆服吧。

這個女孩就是林皓雪,今天已經是她開始爬這個山的第三天了。雖然那天跟爺爺說不用擔心,會有辦法的,但那也只是為了安撫爺爺。

對付何家的人,她自己心裡根本就沒有底,現在只有將自己的前世所習的武技運用純熟,這樣才有機會。

像前兩天一樣,林皓雪一口氣爬到山頂,做了幾個熱身動作,然後將自己前世所學習過的套路逐個溫習了一遍。雖然沒有玄者的玄力,但至少讓自己在技巧上不要太過吃虧。

林皓雪將動作做完,才吁了一口氣,抬頭看了可能日頭,已經過了午時。

「得趕緊回去了1她自言自語。

自從上次被打傷以後,翠蘭和爺爺對她就格外照顧,也管束的多了起來,這讓她很無奈,但是又無法拒絕這份關愛。

怕翠蘭和爺爺著急,林皓雪回身向山下匆匆走去。走到半山腰的神龍澗時,林皓雪停了下來,她想起了一件事。

在比廬山的半山腰處,有一處山澗,這本來是一個比較特別的景緻,畢竟常見的山澗都在山底,像這樣坐落在半山腰的山澗,自然異常罕見。但是對於泰興城的居民來說,這個山澗太過平常,那個關於這個半山腰山澗的傳說,都被人們當做笑話聽。

相傳在很久以前,本來就沒有這道澗的,有一天,一條受傷的神龍落在此處,當它來到這裡時,遮天蔽日,整個天空都黑了寫來,只見它凄然遙望西方,引頸長吟,吟聲充滿的悲愴。良久,一滴淚落在這裡,形成了這道澗。這山澗形成后,神龍神秘消失,不知所蹤,於是這道澗又叫神龍澗。起初,人們對於這個神龍澗很感興趣,用不同的方式去探索,卻終無所獲。漸漸地,也就失去了興趣。

在經過這倒山澗的時候,林皓雪忽然想起了那個傳說。如果那個傳說是真的,那麼,這裡必然還有讓神龍留下的物什,想到這個可能,林皓雪異常興奮,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她潛入水中。

進到水中才發現,外面看起來平凡無奇的水,底下竟然那麼深,她居然潛不到水底。潛水這項運動林皓雪前世專門學習過,算是箇中高手,她都不能到底,那麼,這水該有多深呢?

浮出水面,爬上岸,林皓雪望了望山澗上方高高的山崖,忽然心中有了主意。掉頭向山上走去,走到山澗的崖岸上站定,片刻后,縱身一躍。

「撲通」一聲。林皓雪跳進水裡。

藉助這股由山崖向下墜衝力,林皓雪這次沉入的較深,在下沉的過程中,忽然看到一道光出現在眼前,原來水底下還有個冰洞。

看來,這水底下果然另有乾坤,林皓雪向光亮的方向奮力游過去,還沒有靠近,衝力已經卸盡,水的浮力開始見長,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向上浮起來,心下著急,林皓雪更加用力。還好,在最後要離開冰洞的那一瞬間,林皓雪堪堪抓住了冰洞的上邊緣,並藉機閃進了冰洞里。

冰洞里流水漸漸減少,到最後,只剩下一片中空地帶。

越往裡面走,氣溫越低,越冷,只覺得寒氣滲人,林皓雪的腳步也漸漸慢了下來。直覺告訴她,裡面肯定有著不凡的東西,但現在的她太弱了,沒有玄脈,連一點自保的能力也沒有,況且家裡還有人擔心著她。膽大那是藝高者的專利,現在的她可還沒到這份上。

想到這裡,林皓雪站定了,她決定回去。

可是,在回頭的那一瞬間,驚訝地發現,身後已經沒有路,洞口也已經消失。這也就意味著,現在的她除了往前走,沒有別的選擇。

也只是震驚了片刻,林皓雪並沒有驚慌失措,她有一個很好的習慣,越是遇到緊急萬分的情況,她反倒越是從容淡定。在她看來,意外事件的發生,也只是將選擇的項目減少了而已,就像現在,既然沒有退路,那麼就向前走去,看看前方到底是什麼東西。

走了一個多時辰,她發現越是深入,寒氣越逼人,冰洞的空間也越大。走著林皓雪忽然停下了腳步,因為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似乎有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在她腦海里響起。

這種情況,真的很奇怪,但是她停下腳步時,那個聲音便消失了。繼續向前走,聲音又開始了。如此反覆。

林皓雪越是深入,那個聲音越是清晰。

終於,林皓雪聽清楚了,是一直在重複的三個字「你來了,你來了……」好似是一種呼喚,又好似是一種詛咒。充滿了悲戚,又充滿了誘惑。

就在林皓雪能夠辨識清楚那個聲音的時候,又發生了變故:前方的路就消失了,明明前一刻前方還是暢通無阻的,這一刻好像走到路的盡頭,矗立在面前只是一堵冰牆,冰冷地將她困在了此處。

林皓雪抬手去摸那面冰牆,觸手冰涼,原來是實體,並不是幻覺。但是聲音好像又是從冰牆的後方傳出。

仔細搜尋記憶,林皓雪想到了眉目,她聽爺爺說過,這個世界,除了玄力之外,還有一種特殊的法門叫做咒術,修習咒術的叫做咒師,由於咒術可以強化武器的效用,可以敗敵於無形,可以設置障礙,將咒術修習到高深之處,亦可以只手覆天,所以咒師在這個世界絕對是高貴的存在。但是,咒師也是異常罕見地,因為咒師對於意念之力的要求非常高,據說,十萬個玄者中,也未必能夠出現一個意念之力強大到足以修習咒術。

而對於咒術,只能以咒破咒,別無他法。

眼前的這堵冰牆很像是咒術裡面的障眼之術,雖然只是稱為障眼,但是五感都會被隔絕在外,無法察覺到那到底是真還是假。

林皓雪並不懂得咒術。但是,她確定這個冰牆存在的虛假性。也正是因為這個確定,給她這個對咒術一竅不通的人破咒帶來了可能。

閉上眼睛,屏氣凝神,用一隻手輕輕拍打著冰牆,冰牆的面積有十丈左右,她一寸沒有放過。

約莫有半個時辰,依舊沒有一絲縫隙。忽然,林皓雪睜開雙眼,狠狠的打了對面冰牆一拳。

可是這一拳打得她的拳頭生疼,而且一股斥力自冰牆發出,

「蹬蹬蹬」她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斥力給擊出五六步,倒在了地上。甩了甩劇痛的手,林皓雪苦笑著雙手撐地,想要站起身來。

然而,就在她右手撐在冰涼的冰地上的時候,忽然一陣陣溫暖傳到了她的手心,而且手心所觸之地並不是堅硬的冰雪,而出奇的柔軟。這一發現讓她大喜過望,原來奧秘不在牆壁上,而是在地面上。

蹲下身來,仔細打量那一處地方,可奇了,和別處顏色一模一樣,都是冰藍色,也難怪自己沒有發現呢,這次如果不是誤打誤撞右手給碰到,怕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發現其中的蹊蹺。

林皓雪仔細地用手挖起來,這一處像泥土一樣酥軟,挖起來並不困難。就巴掌大的一點小地方,林皓雪挖了足有一尺深的時候,才碰到一個堅硬冰涼的物體。

林皓雪小心的將其拿出來,發現那是一個戒指,古樸簡單,通體黝黑,似金非金,似玉非玉,林皓雪也看不出那是什麼材質的。不過既然是在這裡發現的,一定不會是什麼凡物。

總算沒有白來一趟,林皓雪站起身來,遺憾的看了看前面的那道冰牆,決定放棄了,拿起戒指,打算離開。然而,就在她拿起戒指要離開的時候,腦袋忽然好像被什麼東西重重地擊打了一下,頭疼欲裂,人也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壓力給從頭罩下來,逼得她不得不再次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