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八章 完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完勝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演武場是一個廣闊的石台,雖然林家落魄了,但是林庚對於這些基礎的設施卻沒有半點的敷衍,現在這個偌大的演武場基本成了林禾林木等林家護院修鍊拳腳的一個場所了。

此刻,林家後院聚集了很多人,這是在林皓雪的示意下,林家大門敞開,外人可以自由進出。所以,後院的演武場除了林家下人,還有不少外來的人,當然也少不了泰興三大家族的家主的身影。

林庚站在台前,看著台上那些小小而倔強的身影,神情有點恍惚,也沒心思招呼這裡的來客,

台上的兩人分別站立在石台的兩端。

林皓雪年齡幼小,個頭嬌小,站在左端,何龍身材高大,正是壯年,穩穩站在右端,兩個人無論是個頭還是年齡都形成鮮明的對比。這種對比讓圍觀者對林皓雪生了一份憐惜,對何龍的行徑也就多了幾分鄙視,心裡暗罵以一個大玄師的身份,和一個剛剛玄脈覺醒的玄者來較量,真夠不要臉的。

但是這種鄙視也他們只敢在心底暗道,畢竟何家那樣一個龐然大物是他們萬萬得罪不起的,同時他們對於林皓雪的此舉也很好奇,便交頭接耳地小聲談論。

「林皓雪就是那個玄脈都沒有覺醒的林家二小姐?」

「是啊,但是聽說玄脈覺醒了,而且還成了玄者呢。」

「難怪呢,居然和何家的人對峙。」

「不過還是莽撞了,何家是什麼人?她怎麼可能會贏呢?」

「即便是輸,這份氣魄也足以讓林家主驕傲了。」

……

這些人的竊竊私語,台上兩人都聽見了,林皓雪神色未變,何龍的臉色卻是格外陰翳。今天不論輸贏,自己都把人丟大了。

環視了周遭一圈,林皓雪向台下的鄭王吳三家道:「請三位家主為我們做個見證人吧1

「請幾位家主定規則。」

何龍道,他的心情很糟糕原本打算威脅一下林皓雪,讓她見好就收,不要太過咄咄逼人了。但沒有想到的是,林皓雪就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居然真的要和自己的戰鬥。現在倒好,讓他有點騎虎難下了。

鄭王吳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後由鄭獅嶺開口:「也好,我們就做這個見證,規則呢,很簡單。十招之內,要是林皓雪落下石台,就算何龍贏,反之則輸。」

「好1

「不1

何龍和林皓雪同時出聲,內容卻截然相反,何龍同意這個規則,而林皓雪則反對。

「你還想怎樣?」何龍的面色更是不善。

「不需要招數的限制,誰掉下石台就算誰輸1林皓雪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說。

「你確定1鄭獅嶺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林皓雪,不明白她哪來那麼大的自信。

「是,我確定!鄭伯伯,我今天會向所有人證明,我們林家不需要特殊照顧!更加不需要所謂的庇護1林皓雪眼神清亮,這幾句話擲地有聲,透露出驚人的傲骨和倔強。

「哼,狂妄,不知天高地厚1何龍的臉色更差了。

「是不是狂妄,你等會就知道了。」林皓雪輕咬貝齒,小臉上是前所未有的鄭重,今天,她不能輸,即便對方是大玄師。即便自己要拼上性命,也不能輸,現在的林家太需要一場勝利了。

「動手吧1何龍冷靜了下來。

「好1隨著這聲好字剛剛落下,林皓雪左腳微微一用力,身形借勢動了起來,動如脫兔,握掌成拳,蓄滿力量的一拳向何龍的門面砸去。

看著林皓雪的來勢兇猛,何龍並未慌亂,在拳勢距離他的門面只有一尺的時候,只見他身子微斜,很輕鬆地避開了林皓雪的這一拳。

但是他沒有發現林皓雪眼底掠過的一絲戲謔,只見她拳勢微微一低,手掌突然張開,一團被壓制的近乎透明的火焰出現在纖細的手掌中,內里蘊含著驚人的熱量,疏忽之間,那團火焰就被扔進了他的懷裡,讓他避無可避。情急之下,何龍連忙催動玄力形成光罩護體。

「1

一聲爆炸響起。

兩道身影分開,林皓雪輕輕飛掠到後方,翩然落地,氣息絲毫未亂。反觀何龍卻後退了好幾步,衣服有些微破碎。可見剛才的這一過招,林皓雪讓他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何龍再次抬起頭來,驚訝地看著林皓雪那依舊淡漠的神情。慎重起來,他明白,林皓雪雖然境界比自己底,但那實戰經驗和心思的縝密程度一點都不比自己少。如果不想輸,就必須謹慎面對。此刻,他不敢再小瞧林皓雪。

林皓雪警戒地看著何龍那身為大玄師的氣勢在節節攀升,這給了她很大的壓力,這是實力上的絕對壓制。

雖然她現在的真實實力是玄師後期,但也只是玄師,一般情況下,境界上高一個級別的,即便不用什麼玄技,也足以碾壓低一個境界的人。

「你還真讓人出乎意料呢,但是很可惜,我恰好是水系玄力。不光在境界上能夠壓制你,在玄力上也剋制你。」

克制?聞言,林皓雪忽然心裡一動,看向何龍的目光有著古怪的笑意,現在,誰比自己更有資格克制別人?

「是嗎?我倒你是如何克制於我?」

面對林皓雪言語之的挑釁,何龍也不再多說話,他想速戰速決,只有贏了林皓雪,才能挽回剛才丟失的面子。

「穿石滴1

一條細小而堅硬的冰錐在何龍的手中迅速形成,但是其間蘊含的水系玄力要比剛才林皓雪的琉璃焰濃郁的多。伴著何龍的怒喝,冰錐向林皓雪襲來。速度極快。遠遠超過了林皓雪的那一擊。

「大哥居然現在就用上了這一招。」台下觀戰的何虎和何豹驚詫異常。沒有誰比他們更加清楚這一招的威力了。這是他們三兄弟共同修習的貞等上品玄技。也是最厲害的攻擊玄力,水滴石穿,它的韌性和速酪桓霰茸約菏盜Ω叩畝允幀

「這個林家二小姐,可不簡單啊?居然逼得何龍現在就用上玄技了。」王洵源著台上的情景,撫髯點頭。

「哼,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伎倆而已。看她這次怎麼破?」吳海平冷哼了一聲,眼底閃過一縷厲色。

王洵源聞言,只是微微一笑,不再說話,他也是知道一些吳家和林家的消息,這兩家向來不合,想要吳家來認可林家的人,那是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他也好奇地著台上,何龍的冰錐尖利,速度又奇快,無論如何,林皓雪都無法避過,她會如何化解呢?

台上林皓雪小臉微寒,看著迎面而來的冰錐,左手微揚催動土之玄力形成一個堅實地防護罩。

「嚓嚓」

冰錐穿透土玄力防護罩,再次向林皓雪襲來,雖然土克水,但畢竟兩人之間的實力太過懸殊。林皓雪的土系玄力只有玄者初期,而何龍卻是大玄師初期,有兩個大境界的差距。因此,林皓雪的防護罩只能阻擋一阻。

但是這一阻擋也就夠了,右手回握,淡青色的風系玄力加持,林皓雪身體一斜,借勢向右側劃過丈許,險險地避過了冰錐的攻擊,就這麼一招,她的額頭居然沁出了淺淺的汗珠,可見剛才有多險。

「你居然是雙系玄脈?」何龍失聲叫道。他並沒有覺察林皓雪使用風系玄力,即便如此,也讓他吃驚地夠嗆,雙系玄脈,在烏桓帝國的稀有程度不亞於何凌雲這般的修鍊速度。他現在感覺少爺的決定好像失誤了,這林皓雪哪裡是什麼廢物,而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啊?

「雙系玄脈。」

這四個字就像驚天霹雷一樣,驚呆了所有人。如果說何凌雲的修鍊速度堪稱天才的話,那麼,林皓雪身懷雙系玄脈難道不是妖孽?

林皓雪紅唇緊閉,貝齒微咬,只是認真地提防他的舉動,並不答話。

但也只是愣了那麼一瞬,何龍立刻清醒了。不是他沉不住氣,而是今天的所見太過匪夷所思了,誰能料想,林皓雪不但玄脈覺醒了,而且還是雙系玄脈。

現在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那麼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了,,想到這裡,何龍心裡一橫,將自己的大玄師的氣勢開到極致。一道道冰錐層層疊加,將林皓雪團團圍祝

忽然之間壓力倍增,林皓雪只能狼狽地閃避,風系玄力加持,拚命閃躲,不敢有半分的疏忽,稍微疏忽,自己可就沒命了。但即便是她拼盡全力在躲閃,也被幾道冰錐刮傷了。

「這何龍是要下了死手?」鄭獅嶺眉頭皺了起來,對何家現在的舉動很不屑。

「為了何家的面子,他沒有退路了。」王洵源自然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但心裡還是替林皓雪惋惜。

吳海平什麼話也沒有說,但是心裡微微放鬆下來。心道,天才又如何?這世界上早夭的天才可一點也不少。今天只要林皓雪死在台上,那他們吳家也就不會有什麼後患了。

外人都看出了林皓雪的危機,林庚自然也發現了,他身體一動,正準備解救林皓雪,卻被身邊一隻手給攔住了:「林家主急什麼,只是切磋而已。」

「切磋?瞎了你的狗眼,這還只是切磋?分明是要置人於死地。」林庚此刻又急又怒,眼睛都要噴出火來,死死地盯著吳海平,可對方是玄靈,實力比自己高一大境界,現下脫不了身。

對於林庚的憤怒,吳海平恍若未聞,他現在只關心林皓雪能不能死。

「我們要不要出手,」王洵源生出了結交林家的意思,向鄭獅嶺詢問道,鄭王兩家一向交好。

「別急,你看1鄭獅嶺阻止了他。

此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原本拚命躲避的林皓雪忽然閉上了雙眼,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閉上雙眼的她居然能夠很輕鬆地避開何龍瘋狂的攻擊,身形行雲流水,沒有半分停滯,全然沒有了方才的狼狽樣。

原來,在拚命躲避之際的林皓雪,體力達到了極限,這時候,胸前的戒指微微一動,一股細如髮絲的氣流從戒指中流溢出來,看似緩慢,實則迅速地進入了林皓雪頭頂的百會。

林皓雪忽然之間心裡很安寧,心完全地寧靜了下來,這時候,居然發現那迅疾如風的冰錐速度漸漸緩慢了下來,好像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她可以輕鬆地避開。而何龍的攻擊在她的看來居然漏洞百出。

「夠了,」林皓雪輕輕說了一句,小手微揚,一個很簡單的火系玄力直接攻擊,居然像有靈魂一樣,穿過層層障礙,就這樣將何龍給打下台去。

鄭獅嶺,王洵源驚訝相互對望,心底都出現了一個驚人的念頭。

片刻后,鄭獅嶺終於宣布:「林皓雪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