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十章 神秘夢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神秘夢境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就在林皓雪的事在外面傳的沸沸揚揚的時候,林府中,卻是一片愁雲慘淡,因為半個月已經過去了,林皓雪依舊昏迷不醒。在這期間,唯一讓林庚略微放心的是,林皓雪的氣色卻在漸漸好轉。

這天夜裡,翠蘭外出。房間里只有林皓雪一個人時,沒有人發現,昏迷中的林皓雪胸前的那個戒指吊墜中有一縷淡淡的白光溢出來,將她的身體緩緩包裹住,很溫柔地修護著她的身體。

而此時,林皓雪的意念進入一個虛空的世界。那裡很空曠,周圍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就在她驚訝之際,耳畔一個溫柔的聲音忽然響起,而這個聲音正是她在神龍澗底中聽到的那個聲音。

「你來了!你來了-…」

這個聲音是一個男子的聲音,悲愴,溫和,又有著淡淡的柔情。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也聲音的時候,林皓雪有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她的心裡忽然一痛,這種心痛的感覺,好像就是潛藏在她內心深處的,如此的真切。她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那個聲音的主人,一定是對她很重要的人,只是,她卻不記得了。

「你終於來了1那個聲音在漸漸清晰,好像,說話的人正在向她靠近。

「你是誰?」林皓雪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微微顫抖,她的心情很複雜,談不上驚恐,反而有隱隱約約的期待和欣喜,「我們是不是認識?」

「我們當然認識,只是時間已經過去太久,太久了,久到,你已經把我忘記了1那個聲音真切,溫柔,又帶著些許的悲涼。

「對不起1聽到這樣的話,林皓雪感到自己的內心有很深重的罪惡感,這種感覺如此真實,她很歉疚,但同時也很茫然,「我不應該將你忘記,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

「沒關係,雖然你忘記了,但是你終究還是來到了這個世界,不是嗎?」

「我們以前很熟?」

「是的,很熟。」

「那以前我們是什麼關係呢?朋友?親人?」

「都是。」

「都是?」

「對,我們是朋友,也是親人。」

「那你叫什麼名字?我該怎麼稱呼你?」

忽然間,很靜,很靜,彷彿空氣都停滯了一般。就在林皓雪以為,他再也不會說話的時候,卻聽見他的聲音再次響起了:

「長恨別離久,試問何以安?你就叫我何以安吧。」

「重逢即是安1林皓雪的腦袋裡閃現出這樣的一句話,她就這麼順口說了出來。

「你果然記著1那個聲音突然停頓了一下,似是驚喜,似是感慨,「為了這句話,我一直在等,等待重逢的那一天。」

「你是什麼樣子呢?我可以見你嗎?」

「可以1

然後,林皓雪看見前方出現了一線光亮,

亮光之中,一個白色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那是一個近乎透明的物體緩緩呈現,林皓雪驚疑的看著眼前的這個透明魂狀物,雖然只是魂體,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林皓雪有那麼一瞬間的恍神。

那是一個青年男子的背影,一襲白衣,氣質超然,雖然只是一個背影,雖然就那麼靜靜的站立在那裡,但他的周身好似有著淡淡的光芒在閃爍。讓每一個看他的人都不自覺的自慚形穢。如果說,這世上果真有仙人,那麼,必然是他這樣的吧。林皓雪想。

「你現在看到的,只是我留在戒指中的一縷意念之力罷了。」

「那麼你的本尊呢?你是受困在哪裡嗎?」敏銳地林皓雪還是在他的魂體看到了受到束縛的痕。

「我自己早已經魂體分離,分別被困在這個世界的不同的地方,如果不是還有執念,恐怕早已在這個世界湮滅了。」

「我應該怎樣做才能夠幫到你?」

「很簡單,如果你足夠強大,自然能夠解救我出來。所以,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強大起來。」

「和何龍對戰的時候,是你在幫助我。你已經知道我現在有多弱小了,怎麼可能解救到你。」

「是的,你現在太弱了,一點點的能量灌注就讓你的身體承受不了,經脈受損而昏迷。不過還好,你的意念之力還是那麼強大,這才能夠保證你的神智清明。再加上你的魄力和韌勁,相信不久的將來,你會重新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意念之力,我的意念之力很強么?」林皓雪想起自己在爺爺的書房得到的那些關於咒師的消息。

「對,你的意念之力很強,你以前可是這個大陸最優秀的咒師呢。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就不會引起別人的嫉恨,也就不會……」那個聲音說到這裡的時候,驀然停止了。

但是林皓雪敏銳地感覺到,他的受困,與自己有很大的關係。但是對方不說,她也不好繼續再問。於是,她開始岔開話題:「我怎樣才能夠強大起來。」

「進入學院系統性地學習基礎的知識,等到你的實力足以修鍊融靈決和咒典時候,我自會告訴你下一步怎麼做的。」

「好,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回去吧!別讓我等太久。」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林皓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飄離了那個黑暗而又空曠的地方。

……

「唔」費勁力氣地睜開眼睛,林皓雪看到周圍熟悉的一幕,這正是自己的室。

只是感覺到那種劇烈的心痛還在,摸摸眼角,果然有淚,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將自己內心深處傳遞出來的心痛平復下去,好久,才讓自己的心底那種劇痛散去。而夢中有的一切,都是那麼清晰。那個人,需要她去解救。

忽然意識到什麼,林皓雪盤膝坐下進入內視狀態,驚喜地發現自己的經脈非但修復好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堅韌寬闊了。同時一部叫融靈訣功法穩穩地坐落在自己的丹田的正中央,而百會之中,也有一部叫做咒典的法訣,這兩者就是應該練習玄力和咒術的。

原來,那是真的,那不僅僅是個夢啊,跳下床榻,林皓雪走到了院子里。

夜涼如水,月光靜靜地撒在林皓雪的臉上,襯的她的臉格外好看,身影也嬌俏而恍惚,要是有外人看來,此時的林皓雪好像是透明的,出奇的美,卻也是出奇地縹緲,彷彿瞬間就要御風而去一般。

「下一步,就玄者學院吧1林皓雪心想。現在的林家沒有太多的修鍊資源,想要一步一步攀登上去,真的需要進入一個系統性的學院,而玄者學院,正是現在的她最好的選擇。更重要的是,玄者學院幾乎每年都會有幾個聖帝學院的名額,這幾個名額,對她而言,至關重要。

「長恨別離久,試問何以安?」夢中的一句話,就這樣被她不自覺地說了出來。

「啊,小姐你醒了?小姐你在說什麼啊?」這時候,正在端著一盆熱水的翠蘭看見林皓雪在月光下站立,激動地差點將手裡的盆子都給扔了。

「是啊,我醒了。」林皓雪好笑地看著激動地丫鬟翠蘭,有點感慨,這一幕,是如此熟悉,跟她剛來到這個世界一模一樣,而翠蘭的舉動,也將她心底的悲傷沖淡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