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十一章 危機四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危機四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

但是,在絕對的利益面前,即便知道危急萬分,也有很多人願意前赴後繼去追尋,比如現在,面對陰陽雙闕這種永久性提升修鍊速度的天材地寶,所有的修士都虎視眈眈,毫無退意。

魔獸森林的中部,樹木密布,高達百丈的古老樹木枝葉茂密,數量眾多,將懸挂在當空的烈陽遮擋的嚴嚴實實,使得整個森林暗沉沉的。

一隻身長近丈,渾身漆黑,狀如孔雀的鳥站在此處,它的喙狹長而尖利,身體表面似乎有著幽光閃爍,仔細一看,又什麼也沒有了,只見那銳利的眼睛死死盯著前方靈力閃爍的地方,眼睛里閃爍著富有人性化的貪婪,在它的身後,有數百隻同樣的鳥類,但身形都遠遠不及為首的那隻大。

在黑鳥對面的千丈開外,有另外一種鳥與之對峙,它們身長只有一米左右,狀如喜鵲,通體火紅,似有火焰在體表閃爍,火紅而晶亮的瞳孔也牢牢地盯著前方,同樣的鳥也有數百隻,大小相仿,身形沒有太大的差別。

兩種鳥的正中間,有著一個不足一尺高的小植物,其上只有果實,這是一個櫻桃般的連在一起的果實,兩個小果子都約有拇指大小,一個火紅,一個墨黑,其上散發著驚人的靈力波動,那種波動一會兒熱烈,一會兒冷冽,看起來就非同一般。

「原來,陰陽雙闕是果實啊,我還以為……」林皓雪看著那個奇怪的果實,小聲和沈墨蓮交流。

「也不盡然,」沈墨蓮也看著那個果實,秀眉微蹙,同樣小聲跟林皓雪解釋,「我從書上看到過,陰陽雙闕能夠提升人的修鍊速度,是萬年難遇的奇寶,出現的形式也是不一樣的,有時候是靈藥,有時候卻是器物,只是……」

「只是怎麼了?」林皓雪見到沈墨蓮眉頭緊鎖,面色似憂慮似奇怪,遂追問了一句。

「我記得書上說萬寶榜前十的奇寶都是『形態未然,光華內斂』,可是現在你看,這枚奇果卻有這麼大的靈力波動,難道我弄錯了?」

「不管怎樣,我們先看看再說吧,我總覺得,今天會有大禍端。」林皓雪看了看前方,輕聲道,雖然沈墨蓮身世非同一般,所知道的也比林皓雪多,但林皓雪卻也不以為意,出奇地冷靜。

「對。」沈墨蓮點點頭,靜下心來等待,心裡也清楚,每次有這種奇寶出世,都會引起一場血禍,這次當然也不會是個例外。

此刻,魔獸森林不但集聚著眾多的幽靈鳥和至陽鳥,同時,誅魔城附近的諸多實力也大部分集聚在這裡,他們的實力最差的也是大玄師後期,還有數位玄宗強者,相對而言,只有林皓雪和沈墨蓮的修為是最低的。

靜,此刻的魔獸森林中部格外安靜,暗中隱蔽的所有人,包括對峙中的幽靈鳥和至陽鳥,都沒有動手搶佔寶物的意思。所有人都知道,最先動手的會最被動。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失,最中心的那個奇異的果子依然在閃爍著靈力的波動,而且有著漸漸增大的趨勢。靈氣散發越來越濃烈,激紅了眾多貪婪的眼。沈墨蓮也有點沉不住氣了,她看了一眼身邊的林皓雪,見她居然閉上了眼睛,似乎什麼也沒有感覺到,也逐漸安靜了下來,這時候,她心裡對林皓雪有一分出奇地信服。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大笑了一聲:「哈哈,這天下奇寶你們不要,我萬鬍子要了。」

林皓雪忽然睜開緊閉的雙眼,全神貫注地看向前方,只見一個身材壯碩,絡腮鬍子的飛身而起,向那枚奇果的掠去,雖然看起來笨拙,但速度卻奇快。

只聽見數聲冷哼,數十道身影同時飛掠,以不遜色於萬鬍子的速度向陰陽雙闕而去,後來居上,居然超過了萬鬍子。

「這個叫萬鬍子的是故意慢下來的。」林皓雪的眼力驚人,她清楚的看到這個叫做萬鬍子的人分明有餘力,但是卻故意讓別人超過了自己。

「此人故意裝作出頭鳥,卻暗自放慢速度,讓別人來為他探路,心機不可謂不深沉。」沈墨蓮顯然也發現的這樣一點。

「等會兒我們一定要小心了。」兩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她們心裡一驚,在這裡的所有人都不會是善茬,比萬鬍子心機更深的人必然還有很多,相對而言,恐怕只有她們兩的經驗最少了。

「啊1

「啊!」

……

就在剛才那一個小小的一瞬間,耳邊傳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林皓雪二人循聲看過去,原來,看到有人覬覦自己看中的東西,那些幽靈鳥不樂意了,在為首的幽靈鳥的指引下,數只幽靈鳥飛了出來,它們翅膀一扇,只見幽光閃過,這幾個人被扇退了數丈。而被扇退的這幾個人中有兩人忽然慘叫了一聲,倒了下去,身體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了下去,瞬間血肉盡失,好像被什麼鬼魅地東西給吸成了人干。其他的人見此慘狀,慌亂地退後。但是,那些幽靈鳥怎麼可能放過他們呢?迅速飛來,翅膀再次一扇,又有幾個人再次變成了人干。

如此反覆,到最後,出去的數十人,除了那個萬鬍子之外,其他人無一倖免。而實力玄宗級別的萬鬍子此刻驚懼交加,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時候,微微瞥了一眼那些暗中隱蔽的人之後,迅速向外圍掠去,看來是他在僥倖逃命之後,果斷放棄了爭奪奇寶,逃離了此地。

暗中隱藏的人都從自己的同伴臉上看出了心悸,他們清楚地看到了那些幽靈鳥在翅膀扇動的時候,有幽光閃過,凡是沾染道這種幽光的人都變成了人干。

「幽靈火果然可怕。」

凡是知道幽靈鳥一些信息的人心底都是這樣的想法。

也是剛剛這一幕,所有人都打消了從幽靈鳥這邊突破的心思,他們誰也不願意就這樣變成人干,於是又不少的人將注意打到了幽靈鳥對面的至陽鳥那邊。

魔獸森林中暗流涌動,有很多人在黑暗中悄悄移動著。

「敢小視至陽鳥的至陽烈火,」沈墨蓮忽然冷笑一聲,道,「等著看吧,至陽鳥既然能夠和幽靈鳥是死對頭,自然不會是好惹的,這些人妄想從那邊突破,結果只會更慘,恐怕還沒有接近,就成飛灰了。」

林皓雪驚訝地看了沈墨蓮一眼,直覺她對至陽鳥很熟悉,而且頗有好感的樣子,但是她沒有多問,只是向前方至陽鳥的方向看去。

以命相交,互不相問,這是她們兩心照不宣的默契。

果然不出沈墨蓮所料,有人試圖從至陽鳥的那邊突破時,被至陽鳥身上的紅色火焰化為飛灰。隨著一些人的死亡,再也沒有人敢小覷至陽鳥的至陽烈火,甚至感覺到比幽靈鳥還要可怕。在幽靈火之下至少還有屍體,雖然是乾屍,但在至陽烈火之下,瞬間就被燒成飛灰,什麼也不留。

相對而言,至陽鳥卻沒有追殺,倒有數人逃得了性命。

眼看著幽靈鳥和至陽鳥的實在可怕,沒有人敢繼續輕舉妄動了。

正在這時候,那個原本被圍繞在中間的疑似陰陽雙闕的奇怪果實忽然之間靈力大盛,迅速在這片森林中擴散開來。靈力漸漸籠罩了這裡的靈獸和修鍊者。

「天啊,我的玄力在凝固。」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

「我也是。」

「我的也是。」

……

所有人都感受到自己的玄力的變化,他們體內的玄力正在逐漸地固化,修鍊者的玄力有影化、汽化、液化幾種狀態,但是堅決不能固化,固化是玄脈無法覺醒的絕對狀態。

如今這樣,意味著什麼?這樣下去,他們的玄脈就會枯萎,一想到這裡,人們都驚恐起來,然而,事情比他們想象的更糟糕。很快,幾乎是幾個呼吸之間,就有人絕望地地哭喊起來,拚命地揪著自己的頭髮,表情很痛苦,臉上的血肉正在緩慢地流失著,雖然流失的速度比不上幽靈火,但是卻讓人更絕望,幾乎是避無可避。

顯然,他們的玄脈已經乾枯了,沒有玄力,接下來流失的就是生命力。一個消失了玄力的修行者,跟一個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而此刻,這種神秘的力量顯然沒有放過一個這些絕望的人的打算。

「是,是陰陽雙闕!是它,它在吸收我們的玄力和生命力。」不知道是誰忽然叫到。

人們看過去,果然發現那兩枚果實上散發的不再是靈力,而是一種奇異的吸力,這種吸力不但吸收著周圍的所有能量,甚至連這些人的身體內的玄力都沒有放過,而陰陽雙闕周遭的樹木都一個個在枯萎。

「逃1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這句話說出了是所有人共同的心聲,這時候不逃,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機會。這個地方太可怕了!

陰陽雙闕固然是萬年難得一出的奇寶,但卻也不是現在的這些人能夠有能力得到的,既然現在的根本沒有可能得到陰陽雙闕,那麼何必留下來等死呢,還是留得性命再說吧。

一時間,那些玄力還沒有完全凝固的人拚命向著森林的外圍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