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二十四章 紅衣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紅衣少年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魔獸森林中層,出奇地安靜,除了那些奄奄一息的幽靈鳥和至陽鳥,其他的靈獸都化為灰燼,好像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但這裡的樹木也乾枯了一大片一大片,使得一片狼藉,分明在告訴人們,這裡剛剛發生過驚天動地的大事。

哧啦

這片空間四周有輕微的波動蕩漾,緊接著這片空間被撕開一個個裂縫,四個人相繼從撕裂的空間走出。

一位是年輕貌美的少婦,她身材妖嬈,容姿艷麗,身著紅色衣裙,雖然笑容美麗,但那略顯硬朗的雙眉象徵著她性格中剛硬狠厲的一面。

一位是頭髮黑白相間,面目陰柔的青年男子,他的眼神冷冽,一看都知道不是簡單的角色。

一位白衣白髮白須,一直笑呵呵,一派慈和的老者,但沒有人敢因此而小覷他。

最後是一位身披灰色的斗篷,將自己的容貌都掩藏在斗篷中的神秘人。

這幾人剛一出現,就看到了其他的人,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頭,心道今天的事情恐怕不簡單了。

「儷娘子不在北漠好好獃著,怎麼跑到南嶼來了?」那位黑白頭髮的陰柔青年,忽然眉頭一挑,向紅衣少婦道。

「北漠的氣候太乾燥了,對皮膚不好,聽說南嶼的水很好,妾身便來這兒轉轉。只是沒想到名震西川的歐陽公子也來這裡了?難道也是圖這裡的水?」那位紅衣少婦格格笑道。

「那倒不是,只是聽聞萬寶榜的陰陽雙闕三年內在這裡出世,而我歐陽家向來與此物有緣,就來待一段時間,看有沒有這個機緣。」歐陽公子道,他的話音一落,其他三人都向他看去。顯然在這裡的人都是知道陰陽雙闕的一些消息,但都只是猜測,沒想到他就這麼直接說了出來。

「這麼說,此處出現的真的是萬寶榜第三的陰陽雙闕了?」白袍老者忽然開口道。

「蕭真人如此問,我也不敢隱瞞,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是應該八九不離十了。我們歐陽家與此物有些淵源,所以有感應。」那位歐陽公子回答道。

那位儷娘子撇了撇嘴,什麼話也沒有說。

看得出來,雖然儷娘子和歐陽公子互不相讓,但他們對白袍老者蕭真人還是很敬重的。

「你也來了。」那個在灰色斗篷中的神秘人忽然也插了一句,他的聲音低沉嘶啞,辨不出男女,但是很明顯,這話是對蕭真人說道。

「幾位遠道而來,我這個做東道主怎麼能夠偷懶不作陪呢。」白須老者笑嘻嘻地道,然後看向那個灰色披風的神秘人,「這位朋友,我們也有幾面之緣了,這次就通個姓名吧。」

「山野村夫而已,姓卑名賤,不值一提。」

「閣下是不願與我們交這個朋友啊,」儷娘子笑道,「那閣下來這裡是……」

「你不用試探,我的目標不是陰陽雙闕。」

不陰陽雙闕,難道是,其他的三人都是一愣,繼而都想起了萬年前陰陽雙闕消失的傳說,異口同聲地道:「靈尊?」

「不管什麼,先找到東西再說吧。」神秘人率先大步走開。

其他人也不再說話,同時向幽靈鳥和至陽鳥的中間看去,那枚小小的植物碧綠依舊,但是其上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

「這是陰陽雙闕的氣息,沒錯。」歐陽公子看到了這株植物,迅速查看了一下,道,「但是卻被人拿走了。」

「拿走了?」儷娘子頓時麗容滿是失望之色,她也在覬覦陰陽雙闕,畢竟那可是重寶埃

「拿走陰陽雙闕的應該是兩個人實力很低,連玄仙都沒有突破。」歐陽公子又道。

「他們剛剛離開,這裡還有殘留的氣息。」這時候,那個披著灰色披風的神秘人站在沈墨蓮兩人剛剛離開的地方,肯定地說。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快追。」不但儷娘子心急如焚,歐陽公子也焦急,陰陽雙闕與他們家族有幾分關聯,他這次是志在必得。

「既然靈寶遇到有緣人,幾位又何必苦苦追尋呢?」白髮老者蕭真人忽然地攔在他們三人面前。

「今天出現的東西,屬於整個星浩大陸,而不是南嶼,有能者得之,蕭真人難道真要阻攔。」儷娘子表情有些不快,同時,歐陽公子和灰袍人站在儷娘子的一邊,隱隱於蕭真人對峙。

雖然蕭真人比他們三個人哪一個的實力都高,但如果聯手起來,未必就沒有勝算。

「既然幾位都志在必得,老夫是攔不住的,幾位隨意。」蕭真人見此情景笑了笑,大方地擺擺手,表示自己不再插手。

這三人的神情才放鬆下來,動手開劈新的通道,打算沿著林皓雪離開的方位追下去。但是很快,發生了意外。

「糟糕,打不開了。」儷娘子忽然驚呼道。

「是這片空間被封住了。」灰袍神秘人沉聲道。

三人神情以變,同時看向蕭真人。

「不是我。」蕭真人苦笑,「我可沒有那個能力。」

也是啊,三人都想到了,蕭真人的修為雖然深厚,但是和自己的實力也不是差太多,他應該沒有能力將這片空間給封鎖了。

想明白之後,幾人更為心悸,能夠在他們面前將空間給封鎖,得有多深的修為啊,怎麼能夠不讓人心顫呢?

「是我。」

隨著一個清冷的聲音,一個漂亮到極致的紅衣少年從前方的空間漫步走出來,他的動作閑適自然,好像在自己家的後花園漫步一樣。

少年只有十四五,一襲紅衣透亮,如四月的牡丹一般絕艷無雙,臉蛋晶瑩透亮,雙眉如劍,眉心那一個火焰的紋絡異常醒目,眉下一雙眼睛也出奇地漂亮,眼尾略微上揚,長長的睫毛微微上卷,瞳孔是晶亮的火紅色,鼻樑高挺,唇瓣如花,精緻而冰冷的小臉上全是睥睨天下的傲然。

他低著頭,逗弄著手腕上一條紅色的小蛇。

「這恐怕是傳說中的天人吧。」看到紅衣少年出現,這四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這個詞,就連那個喜著紅衣,以容貌著稱的儷娘子也黯然失色,不得不自慚形穢。

「你是誰?」半晌,歐陽公子首先反應過來,皺眉問。

「我是誰?」紅衣少年看向歐陽公子,喃喃地重複了一句,漂亮的眼睛里閃過一絲茫然,搖搖頭。

這四人對視了一眼,有點弄不清狀況。

「你是要阻攔我們了?」灰袍神秘人聲音嘶啞地問道。

「當然。」少年眼底的茫然斂盡,語氣無比肯定。

「小弟弟,你為什麼要阻攔我們呢。」儷娘子笑嘻嘻地道,「他們拿走了不該拿走的東西,這東西可是要人命的。」

「怎麼?你認為她不該拿?」紅衣少年忽然抬頭看向儷娘子,晶亮秀美的紅色瞳孔浮現出一絲淺淺的嘲弄,說的話異常霸道,「這個世界任何東西,她都應該拿,只要她能看得上1

好大的口氣。

但是,在場的這幾個人沒有人敢去反駁。一個抬手之間就能夠將他們所在的空間封死的人,好像真的有說這話的底氣。

「那麼,你想要怎樣1最後,蕭真人不得不出頭問道。

「我要你們交出自己的一絲魂念,併發誓此生不得為難她們。」紅衣少年的神情淡淡地道。

「交出魂念?」在場的幾個人,包括那個蕭真人都是臉色一變。

靈魂是一個人安生立命的根本,而魂念則是一個人靈魂的本源,交出魂念,就意味著將自己的性命交付給他人,只要對方願意,隨時可能取得自己的性命。

「要是我們不願意呢?」歐陽公子原本還算清秀的臉上一片暗色,眼珠子轉了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想交?可以,要打得過我。」紅衣少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

「我跟你拼了。」一聲厲吼,歐陽公子忽然向紅衣少年身上撲上去。右手中還托著一個半尺見方的盒子,左手按在盒蓋的機關上,盒子裡面必然是威力非凡之物,竟然是拚命的打法。

歐陽公子知道面對紅衣少年,自己沒有半分勝算,採用這樣的舉動,就是想要來個出其不意,靠近他,用兩敗俱傷的方式取得一絲機會。

然而,紅衣少年只是看著他的,沒有任何動作,直到歐陽公子靠近自己身前一尺之際,方才冷笑一聲:

「不自量力1

手腕上的小紅蛇瞬時化為一條紅色的長鞭,隨手一甩,輕輕巧巧的一鞭,歐陽公子躲閃不及,瞬時就被抽出數里開外,於此同時,一縷小小的透明物從歐陽公子身體逸出,緩慢地落在紅衣少年的手中。

直到這時候,他手中的東西才引爆,將自己轟動遍體鱗傷,倒在一個巨坑之中,一動不動了,原本兇狠的目光也收斂了,只餘下驚懼。

「立誓吧,不然,死。」紅衣少年神情依舊冷冷的,長鞭已經化為小蛇,纏繞在手腕上。

「我是西川歐陽家的人,你敢殺我,歐陽家的人不會放過你的。」歐陽公子色厲內荏。

「一個小小的歐陽家而已,你以為真能威脅到我。」紅衣少年冷笑。

在紅衣少年的強勢之下,歐陽公子乖乖立誓了。

「還有誰不願意,動手。」紅衣少年不再理會歐陽公子,而是看向其他的三人。

看著遠處地上動也無法動的歐陽公子,其他的三個人反抗的念頭頓時消失了,對方這隨手一鞭,就將一位與他們同等級別的強者給抽飛出去,而且如此輕易得到魂念,面對這樣霸道而強勢的人,誰敢反抗?誰能反抗得了?

最後,這三人立誓不會為難林皓雪等人,並交出魂念,紅衣少年方才解開對空間的封鎖。

「千年萬年,終於找到你了,真好。」紅衣少年低聲說了一句,從林皓雪離開的地方一腳,踏出,隱沒在無限地空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