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十一章 決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決勝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看著周圍漸漸多起來的人,吳士躍心情很糟糕,正在修鍊的時候,被人上門挑釁,而挑釁自己的,居然是自己那些弟弟口中的廢物,被一個廢物所挑釁,任是誰的心情也好不了。「廢話少說,動手吧,」林皓雪神情依舊冷冷的,覺得吳士躍的廢話很多,現在已經有不少人來看熱鬧,聽到林皓雪的話都在偷笑了。這一幕,讓吳士躍的怒氣更甚。「你就呈口舌之利吧,我馬上會讓你明白,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什麼也不是1左腳後退了一步,吳士躍雙膝微曲,忽然雙手做出一個向前推的動作,一股濃郁的金系玄力從他的雙手掌心冒出來,漸漸地,玄力在他的雙手掌心的正前方形成了一柄虛幻的金劍,金劍長約三尺,包含著濃濃的玄力,帶著一股壓迫感。「玄力化形,真不愧是玄宗強者。」「那是,頂級學院的尊嚴是這麼容易被挑釁的么?」「這個林皓雪可要倒大霉了。」「誰讓她如此不知輕重呢?」……看著這柄虛幻金劍出現,圍觀的學員們議論紛紛,沒有一個人看好林皓雪。「夢容,你怎麼看?」人群中,一個俊逸的青衫青年,正在低聲詢問身邊的紫裙女子,他看向紫裙女子的時候,神情寫滿的都是愛慕。「我覺得這位小學妹不簡單。」紫裙女子容貌也很漂亮,最醒目的是她紫色的瞳孔。看向林皓雪的眼底有驚訝,有讚歎,還有幾分若有所思。「我看未必,只不過是一個大玄師而已,恐怕她還不明白大玄師和玄宗之間的差距吧。」青衫青年不以為然。「如此小視別人,小心陰溝裡翻船吧。」紫裙女子看了他,說完這句就不再開口,專心地看林皓雪和吳士躍。「這就是玄宗的實力嗎?」抬頭看向這柄由玄力凝結而成的金劍,感受到其上濃郁的壓力,林皓雪神色格外鄭重。說起來,這是她第一次正面與玄宗強者對抗,雖說在魔獸森林裡也遇到過玄宗,但那個玄宗被沈墨蓮抬手之間就給解決掉了。不得不說,這個吳士躍很強,他擁有的是罕見的金系玄脈,金系這個在別人的手中只能是輔助作用的玄力,在他的身上,卻成了傷人的利劍,有著驚人的攻擊力。這要是遇到一般的大玄師,在這種壓力下,必然會戰力全無,從而一敗塗地了,但林皓雪是可不是一般的大玄師,她有著自己不為人知的底牌。深深吸了一口氣,林皓雪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她後退幾步,避開這柄金劍正面帶給的壓迫感,右手緩緩抬起,掌心朝向那柄金劍的劍尖,火焰忽然從林皓雪的手心竄出來,和吳士躍的緩慢形成金劍全然不同,她火焰的速度很快,幾乎是瞬發,玄力的精純度雖然比不上吳士躍,但是勝在來得夠多。在人們不敢置信的眼中,金劍和火焰正面碰撞了。一般說來,在境界相差一個大級別的情況下,低境界強者完全不敢正面對抗高境界強者,他們只能憑藉速度,四處遊走,才能夠取得短暫的對峙。而像林皓雪這樣直接正面對抗的,卻是聞所未聞。但是與其他玄者相比,林皓雪卻有兩個優勢。第一,火系玄力對於金系玄力的剋制性,第二,意念之力遠超常人,對於火焰爐火純青地操控能力。所以,在這樣正面對抗中,居然就這樣僵持了下來,不分上下。看到這一幕,圍觀的人再次看向林皓雪的眼神完全變了,身為一個大玄師中期的強者,能夠與玄宗後期強者在正面對抗中形成這樣僵持的局面,已經足以自傲了。圍觀的人如此的驚訝,作為當事人的吳士躍心中的驚訝也達到了一個巔峰,眾所周知,火對金有一定的剋制作用,但是即便是克制,也不該如此明顯埃吳士躍之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火系玄力強者,頂級學院中排名第八的崔陽,就是一位火系玄力玄宗中期,但是,這個崔陽,還不是照樣成為吳士躍的手下敗將了。可是眼下,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大玄師給纏住了,怎麼能夠不驚訝?在驚訝的同時還有幾分沮喪和氣急敗壞,他能感受到林皓雪的火焰品質要超過當初的那個崔陽。哼,她終究只是一個大玄師,要是論起玄力的濃郁程度,玄力的精鍊程度,必然遠遠比不上自己,今天這樣玄力的比拼,就是耗也能耗死她。這樣一想,吳士躍放緩了對於的玄力的輸出,金劍劍尖微顫,火焰有序地跳動,這是真正的勢均力敵。林皓雪自然感受到吳士躍的舉動,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圖,非但沒有半點驚慌,反而唇角彎起一個小小的弧度。好啊,你不是要比拼玄力的雄渾度嗎,那就比比看吧。此刻,丹田之中的那個白色的漩渦在林皓雪意念的驅動下緩緩逸出一絲的白色細絲,就這麼一小小的絲,微微化解,提供給林皓雪的都是排山倒海的玄力。時間在一點一點流失,吳士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隨著不斷地輸出,他現在的玄力已經消耗的四分之三,但是對面的林皓雪好像什麼也沒有感受到,依然精力充沛,甚至紫紅色的火焰更加濃郁了。在紫紅色火焰的壓力下,金色的劍尖已經開始融化了,雖然這個過程異常緩慢,但是圍觀者都看得出來,是林皓雪佔了上風。林皓雪的玄力好像源源不斷,似乎從來都不會枯竭。雖然發現了這一點,但是此時的吳士躍已經騎虎難下了,看向林皓雪的眼底忽然露出了殺意。林家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個人?這個林皓雪一定不能留下。想到這裡,吳士躍心裡一橫,決定鋌而走險。「血祭金劍。」低喝一聲,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出,噴向手中那已經漸漸虛幻的金劍。突然,像火上潑了汽油一般,金劍瞬間變了顏色,金色中間帶著血紅色。金劍上有著濃濃的血腥味,一下子威力大增,劍尖微斜,向林皓雪直刺而來。「吳士躍居然將這一招都試出來了,看來他也被逼狠了,」那個青衫男子見到吳士躍的這個舉動,也是臉色一變,搖頭道,「這下這個林皓雪難逃一死。」作為曾經的對手,他太清楚吳士躍這一招的威力有多大了。當初要不是自己的境界上的壓制,還有風系玄力極致的速度,恐怕也會敗在這一招上。但是吳士躍的這一招有一個很大的弊端,因為在消耗精血,使用過後,身體會極度虛弱,休息不到一個月,是無法恢復的。身為吳士躍的對手,林皓雪此刻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金劍之上還有著濃濃的煞氣,這股煞氣讓她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急速斜退了幾步,避開金劍的正面攻擊,但自己的火焰被逼的越來越黯淡,幾欲熄滅。瞬間,吳士躍再次佔據了上風。這時候的比拼是不進則退,最後的輸家,必然會傷亡慘重,說不定還得搭上性命。而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一絲淡淡的黝黑光芒從林皓雪的手心逸出來,融入火焰中,並逐漸接近了對方的金劍,緩慢地吸收著金劍中的血紅。「咦,金劍的威力在快速減校」很快有人發現了這一點。是的,此刻金劍中的精血在不斷減少,吳士躍也發現了這一點,但是這時候,他不能後退,心急之下再次噴出一口精血,這口精血噴出之後,他的臉色煞白,身體晃了一晃,差點要倒下,但他必須努力堅持,反觀林皓雪,神色已經恢復了正常。讓吳士躍絕望的是,這次他噴出的精血消失地更快了,居然被林皓雪的紫紅色火焰吞噬掉了。沒錯,就是吞噬,如果說剛開始還算吸收,現在,無疑是吞噬。很快,他的金劍在火焰的焚燒下潰散了。金劍潰散之後,吳士躍終於撐不住了,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收回掌心噴射而出的火焰,林皓雪站在原地,白衣勝雪,風姿翩然,毫無疑問,是林皓雪勝了。大玄師中期的林皓雪戰勝了玄宗中期的吳士躍。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但是現在就發生了。「我們走吧。」那個青衫男子向身側的紫裙女子詢問,在得到肯定回答的時候,正準備離開,卻被一個不到十五歲的黑衣少女攔住了。黑裙少女雖然年紀不大,但身材已經落落有致了,皮膚白皙,小巧的鵝蛋臉上罩著寒霜,那雙晶亮的眼睛盯著他的時候,青衫男子居然感到幾分寒意。「你有事?」「你就是百里學長吧借你的院落一用。」黑裙女子正是沈墨蓮,她很快在人群中辨別出自己的目標。「你這是要挑戰我?」百里逸看著沈墨蓮,皺眉道,今天這是怎麼了,學妹們一個個餉創罅恕!岸浴!鄙蚰蓮言簡意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