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十六章 爺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爺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玄者學院頂級學府,右數的第三個院落有一個大大的牌匾,上面寫著「雪苑」兩個字,白匾黑字,黑白分明,很簡單。

但是院落的大門緊閉,無形中在告訴別人,主人現在不在。

此刻,在這個院落的大門外,有一個身穿白色院服的女子,正在來回走動著,她的容貌很漂亮,仔細看去,和林皓雪有幾分相似,不斷絞著的雙手預示她有很重的心事。

剛剛回到學院,林皓雪就看到了這一幕。

「姐姐,你回來了?歷練的怎麼樣?」看到這個女子,林皓雪立刻跑上前去,拉住女子的時候,撒嬌似的道,「兩個多月沒見,姐姐你更漂亮了呢?」

沒錯,這個白衣女子就是林若雪,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林皓雪這樣的,只有她的姐姐林若雪了,她比沈墨蓮要大一歲,自然也更加成熟一些,同沈墨蓮冷冷的冰美人風采不同,林家的女子身上都有一種聖潔的氣息,林若雪看上去有些聖潔的美。

「一切還算順利。」林若雪看向林皓雪,明顯感受到這個妹妹的實力遠遠超越了自己,她自然也聽說了妹妹挑戰吳士躍的事情,在開心的時候,還有幾分失落,心情比較複雜,「皓雪,你長大了。」

「那當然了,我早就長大了,」林皓雪笑道,「也只有你和爺爺一直當我是個小孩子呢。」

「爺爺,」一聽到林皓雪這句話,林若雪忽然想起什麼,臉色瞬間變白,「我來找你是家裡傳來話,爺爺出事了。」

「爺爺怎麼出事了?難道還有誰敢對他動手嗎?」林皓雪的臉色也變了,當初艾先生都已經表明態度是站在林家的身後,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人敢挑戰林家?如果這樣,那麼當初和艾先生的交易還有必要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回來的時候,聽到有小學妹說是一個小丫頭傳來的信息,我想那應該就是翠蘭吧,她說爺爺突然昏倒了,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也只有看看情況再說,趕緊回家吧。」林皓雪短暫的焦急之後,冷靜下來,她的眼神很冷,有一股狠勁,「誰要是敢傷害我爺爺,哼1

林若雪忽然覺得自己的妹妹此刻的神情有點嚇人,她從未見過這樣的林皓雪,沒想到她會有這麼霸道,這麼決然,這麼狠厲的一面。

林若雪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爺爺這個詞在林皓雪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在前世,爺爺這個詞是她唯一的溫暖,唯一的依賴。那種深厚的感情已經被刻在她的血脈中,從前世帶到今生。

回家的路上,林皓雪的心裡起伏不定,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爺爺。

※※※

前世林皓雪也有一個爺爺,那是她唯一的親人,叫做林嘯雲,是暗夜的主,暗夜,是一個赫赫有名的黑道組織,但旗下也有不少其他的產業,不僅僅是勢力驚人,而且很富庶。但是要能夠坐鎮這樣一個地方,沒有絕對的魄力和手段是不行的,林嘯雲就是這樣一個有魄力的人,論起手段,魄力,智慧是他有一個軟肋,而這個軟肋,就是他唯一的孫女林皓雪。

林皓雪的父母早逝,從小就在爺爺身邊成長,林嘯雲很疼愛自己這個唯一的孫女,但是因為自己的生活環境的危險性,他對林皓雪的要求也很嚴格。從小就讓林皓雪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鍛煉各種各樣的技能,商業,社交,各種防身術,還有兵法等,無一不要求做到最好,林皓雪也很懂事,從不叫苦叫累,一直默默練習,都能夠做到極致,達到爺爺的要求,這也就造就了林皓雪堅韌的性格。

愛孫心切的林嘯雲還在林皓雪十五歲的生日那年,讓專業人士為了她製作了專門防身用的手鏈,手鏈的破壞力有相當於十噸炸藥的威力,破壞力驚人,但是,這個手鏈在破壞周圍的時候,其上還能瞬間形成一個小小的防護罩,剛剛能夠防護一個人,自然也就是距離最近的主人了,手鏈為首的第一個珠子就是開關,因為危險係數太高可,林嘯雲再三叮囑皓雪,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可以使用。

但還是在二十歲那年,爺爺六十五的大壽之上,被她用掉了。

那一天,林皓雪特別用功,已經提前結束了自己的訓練,得到教練的特許,從魔鬼訓練營出來,探望久未謀面的爺爺。回家的路上,林皓雪思想聯翩,想到爺爺見到自己能夠回來給他過生日時驚喜的表情,不由得笑了。

快要回到家的時候,自己的車子居然被攔住了。

「梁叔,你幹嘛要攔我。」林皓雪看著這個看著自己長大的中年男子,有點不明白。

「小姐,老太爺給你布置了新任務,前去新加坡看看我們暗夜的生意。」

「現在就去?可是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埃」

「老太爺說了,你能夠把他交代的事情辦好了,會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好吧,那我聽爺爺的。」林皓雪無奈的說,「爺爺就是這麼固執。」

「既然小姐沒什麼意見,我們就出發吧。」中年男子道。

「好的。」林皓雪很聽話的上了車,坐在副駕駛位上,梁叔在駕駛位開車,後排還有三個黑衣人跟著。

當車子經過一個超市,林皓雪借口自己往回走的時候太急了,現在口渴,讓梁叔給自己買水,梁叔向來疼她,就沒有多想,親自給她買水去了。

「回家。」一見到梁叔離開,林皓雪臉色忽然變了,態度很強硬,幾乎是命令。

「不行。」幾個黑衣男子異口同聲地拒絕。

「要是我執意要走呢?」林皓雪冷笑,笑聲未完,忽然出其不意就動手了。

儘管梁叔叮囑過了,儘管他們已經小心了,可是他們還是小看了林皓雪,林皓雪從小就練習武術長大的,這些動作幾乎成為了本能,三下五除二,林皓雪就將這三個人給撂倒,扔下車。

搶過車,林皓雪直奔家裡而去,直覺告訴她,爺爺一定是出事了,爺爺一定希望自己回來陪他過生日的,除非遇到危險,才會想要梁叔帶自己離開。

果然,在她駕駛著自己的車子回家的時候看到了一幕……

那痛徹心扉的一幕深深地刺激了林皓雪:林家的客廳站著很多拿著手槍的黑衣人,這些人,她大半都認識,槍口所指的方向,居然都是一個人,一個老人。

老人頭髮花白,匍匐在那個大大的太師椅下面,很明顯是被槍打下來的,雙腿已經中了好幾槍,鮮血汩汩流出來,雙腿雖然受了很重的傷害,不能站立,但是他還是用雙臂支撐著,努力不讓自己倒下,那個檀木雕的拐杖,已經摔在幾米開外了。

「爺爺1看到自己那向來高高在上的爺爺此刻卻匍匐在客廳的地面上,眼底的冷硬和堅持在看到突然出現的自己的那一刻,忽然變成了絕望。林皓雪心痛到極處,難過地哭都哭不出來,不管不顧地跑上前去,努力想要扶住爺爺,想要他站起來,爺爺曾經是多麼偉岸的人啊,現在居然成為這樣。

「滾開!誰讓你回來的?」林嘯雲奮力甩開她的手,眼底都是絕望,他不怕死,但是害怕自己的孫女受到傷害。

林皓雪緩緩站起來,看向對面一位正在玩弄著精緻小手槍的青年男子,男子很英俊,鼻樑挺直,眉目俊朗,林皓雪認識她,這是爺爺最為看重的蔣翰凌,長自己十歲,小時候,還一直陪自己玩,爺爺還曾開玩笑說長大以後將自己許給他可好,她往往會惱羞。

可是現在,就是這個人傷害了自己最親的爺爺。

「是你們要殺我爺爺的?」林皓雪輕聲向他問道,她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到幾乎失了痕,但是對面的青年還是聽到了,雖然已經過好的心理準備,但他還是不敢直視林皓雪的眼睛。

「是的。」蔣翰凌低聲道。

既然已經承認了,還能說什麼呢?破口怒罵嗎?這麼沒品的事,林皓雪做不出來。怪只怪,人心太難測。

「成王敗寇,你不應該怨責我。」蔣翰凌的聲音和表情一樣冷。

「成王敗寇?好一個成王敗寇!那,我們一起下地獄吧1林皓雪忽然一笑,笑容凄美而決然,那種絕望的美,一瞬間,驚艷了所有的人,在說話的時候她已經緩緩褪下腕上的手鏈,按了那個幾不可見的按鈕,放在爺爺身邊,自己卻退開了。

「皓雪,你瘋了。」別人沒有注意,但是林嘯雲卻看清楚自己孫女的動作了,他太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爺爺,好好活下去,我相信梁叔叔一定會處理好一切的。」林皓雪眼角有淚,還在笑,「我只是去了另一個世界。」

「轟隆1一聲巨響,林家陷入一片火海,頃刻之間,一棟大樓被炸毀了。

爺爺,我知道你擔心我,想要保護我,在你感受到危險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支開我,讓我安全,可是你又哪裡知道,我同樣不想讓你死啊,我寧願自己去死,也要你活著,好好地活著。這是林皓雪在失去意識前,最後的念頭。

再醒來時,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而在這個世界,她再一次感受到爺爺對自己的關愛。

所以,不管是哪一生,林皓雪對爺爺的感情都是那麼深的,現在聽到爺爺出事了,她怎麼能夠不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