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三十七章 伏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伏擊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離開學院,林皓雪和姐姐快速向家的方向走去。

此時已經是中午了,驕陽當空,溫暖的陽光照射在人的身上,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但心急如焚的林皓雪沒有心情感受這種愜意。

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麼,林皓雪覺得今天的路似乎有點長,林家距離學院雖然不近,在她全力趕路之下怎麼說也應該到家了啊,但是抬頭看,這裡距離林家還有一段不短的路。

林皓雪的腳步放慢了,隱約中,她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抬頭,火紅的太陽還是掛在天上,可是那種溫暖的感覺已經消失了,反而有一種淡淡的陰冷似乎從四面八方湧來。

「姐,等等。」林皓雪忽然道,但是沒有人應答,這時候她才發現林若雪已經不在她的旁邊。這裡的街景,依然是泰興城的街道,可是,周圍一個行人也沒有,只有她。

在這陰冷中,林皓雪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分明是咒陣的氣息,心裡明了,她被暗算了,她依然前行,同時儘可能的將自己的意念之力擴散,尋覓著周圍可能出現的蛛絲馬跡。

似乎感覺到林皓雪意念的探查,那陰冷的氣息中,有殺氣逸出,那是足以威脅到生命的殺氣,忽然之間,周圍變得很靜,景物也好像蒙了一層紗,一切都在這一刻變得不清晰起來了,很明顯,是對方的咒陣已發動。

然後,一個淡淡的身影在林皓雪面前的十米處呈現,那是一個容貌平凡無奇的中年男子,是任何人都會過目就忘的一個人,他看著林皓雪冷笑,眼神如同一條伺機而發的毒蛇,聲音也很陰冷,「不愧是林家的難得一見的天才,這麼快就發現了啊?可惜,還是太晚了1

「太晚了嗎?不見得。」林皓雪唇角逸出一絲冷冷的弧度,現在既然知道對方是咒師,那就沒有那麼麻煩,對咒師的慣用手段,廖師傅沒少跟她說。

「是嗎,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你試試,你還能使用玄力嗎?作為一個玄者,沒有玄力,你還不是坐以待斃。」那個中年男子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很得意。

探查之下,果然發現,此刻體內的玄力已經越來越少,到最後,甚至無法運轉了,因為,這一片空間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玄力的氣息,似乎是玄力被禁錮了。

「這是散靈咒陣?不對,散靈咒陣沒有禁錮玄力的作用。」林皓雪一時還弄不明白這是什麼,但也沒有慌張,只要咒師的主人在這裡,那就不難。

「小丫頭,你不可能輕易逃脫的,在我的禁靈咒中,還沒有誰能夠逃掉呢,你還是乖乖等死吧。」

「我能知道為什麼我要死嗎?」林皓雪看向對方,神情平靜。

「要怪只能怪你是林家的人,有人容不下你。」可能在他看來,林皓雪是一個必死之人,即便告訴也無妨。

「吳家?」林皓雪怎麼會不明白不能容下自己的到底是誰,眼底閃過一絲狠厲。

「是又如何,反正你難逃一死。」

「是嗎,那你打算讓我怎麼死?」

「你很快就會感受到了。」中年男子說這句話的時候,身影漸漸模糊,似乎要從這裡離開。

「想走?沒那麼容易?」

林皓雪心念一動,立刻意念化形,一根比針還要細的東西從林皓雪的眉心爆射而出,瞬間向對方的識海射入。意念化形,攻擊對方,這是這段時間林皓雪新學到的技能。

而剛才的那段回憶,將林皓雪的心態帶回到了前世,這股狠勁是前世的她最常見,近二十年的魔鬼訓練,她都能一步步走過來,怎麼可能這麼不狠呢?所以,在那一瞬間,她的意念之力爆發,無論是攻擊力,還是速度,都是驚人的。

「啊1聽到一聲慘叫。

呼啦啦

這重重的迷霧也在這一瞬間化開了,像是撥雲見日,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林皓雪首先看到的是倒在自己身邊的姐姐林若雪,檢查之下,才知道幸好只是昏迷,並沒有出現什麼不可挽回的傷害。然後,她看到了對面有三個人並排而立,中間一個是那個看起來平凡無奇的中年男子,此刻正用手捂著眉心,看樣子是受傷了。

另外的兩個人,都是林皓雪認識的,一個是當初在客廳見證林皓雪打敗何龍等人的吳管家,而另一個,就是被林皓雪挑戰而慘敗的吳士躍。

「怎麼會這樣?」吳士躍驚恐地看著林皓雪,似乎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家裡請了這樣的人出場,居然還拿她沒辦法?這讓他怎麼相信,怎麼甘心?自從上次他被林皓雪打敗之後,受到很重的內傷,不得不回家藉助了很多靈藥才恢復過來,但是恢復過來的他總是就感到極度的不安,只有想辦法把林皓雪抹殺掉,他才能安心。

為此,他和父親商議之下,高價請了一位外地來的咒師,讓他去做這件事,這位咒師雖然只有一元,但畢竟是咒師,現在怎麼會被林皓雪給傷了呢?那這個林皓雪得有多麼可怕啊?

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林皓雪也是一位咒師,而且意念之力驚人。

「居然是你,是你們傷害了我爺爺,然後設計我和姐姐?」想到爺爺生死不明,林皓雪就無法壓制自己內心的憤怒和恨意,以此同時,就在林皓雪怒不可遏的時候,似乎丹田中的墨黑珠子微微一動,但她沒有心思去管。

「袁叔叔。」看到林皓雪那暴虐的眼光,吳士躍迅速躲在那個中年男子的身後,當初自己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還是沒有什麼辦法,現在的林皓雪一定是自己擋不住的。

「一個孩子而已,想要傷了我們,休想。」那位被吳士躍稱為袁叔叔的中年男子已經將手從眉心拿下來了,眉心一點點血跡說明他受到的攻擊,神情很自傲,但是林皓雪看著的時候微不可見的驚懼。剛才意念之力對接的時候,他分明是感受到了一股威壓,或者說是一股驚懼,是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戰慄,明顯對方的意念之力等級要比自己高,也更為霸道。

「還有你,藏頭露尾,暗算別人,你算什麼東西。」林皓雪一步一步向三人走去,冷笑道,她現在的心情很糟,眼下的這一切分明是針對自己設的一個局,更何況她真的很掛心爺爺,卻無法離開。

「能破了我的禁靈咒陣,是你的命大,今日切放過你。還不快走。不然,休怪我不客氣了。」看到林皓雪一步步地逼近,中年男子色厲內荏。

「你放過我,你還是試試看自己的意念之力還剩多少,夠你再次布置咒陣嗎?」林皓雪的眼睛通紅,心頭的擔憂和恨意交織在一起,心底升起一股怎麼也控制不住的殺意,似乎有一絲微不可見的煞氣從她的身上逸出,「你們想要暗算我的家人,那就做好下地獄的準備吧1

「皓雪。」林若雪忽然驚叫道。

林皓雪現在的情況太嚇人,別說對面的吳士躍等人,就連剛剛蘇醒的林若雪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她也從來沒有見到這麼瘋狂的妹妹。但是對於林若雪的呼喊,林皓雪好像根本沒有聽見過。

林皓雪手指上上下翻飛,很快,二十一道咒印同時出現,瞬間沒入周圍的空氣中。二十一個環環相扣的咒印沒入空氣中,一個霸道異常的血塗之陣瞬間形成,將吳士躍三人團團困在中間,一旦引動咒陣,玄力源源不斷,陣中的人自然避無可避。

血塗之陣的陣中有強大的氣壓,引動陣中人體內的血液,讓他們抗拒不得,到最後,只能鮮血流盡,受盡痛苦而死。

很快,陣中的幾個人就承受不住這種痛苦,抱著自己的腦袋痛苦地喊叫著。鼻眼之間都是鮮血,嘴裡就更不用說了。四肢上的皮膚也在逐漸一寸寸皸裂,裡面的血肉似乎承受不住壓力,幾乎是飛濺出來的。

「我放過你們一次又次,你們卻一再害我,今日我留你何用?那就死吧。」林皓雪反反覆復就是這幾句,狂暴的負面情緒將她包裹住,一腔殺念,無法抑制,雙眼已經充滿的血絲。

「皓雪,你怎麼了?」敵人的慘狀,林若雪看不下去,更何況。她明顯感到妹妹現在的狀態很不對。為了阻止她,跑上去拉她,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遠遠甩開了,這股力量並非林皓雪本身的。

「吟。」

一聲低不可見的低吟響起,有幾分熟悉,似乎神龍澗底聽到過的龍吟,林皓雪忽然身體顫抖了一下,眼睛漸漸清明起來,那股殺意也逐漸散去,看到陣中全身是血的三人,也感到了不忍,手一揮,那個血塗之陣被她化解了。

「姐姐,我們走吧。」林皓雪此時已經恢復了平靜,上前扶起林若雪。

看著吳士躍等人的狼狽悲慘的樣子,心裡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非但不是輕鬆,反而是后怕,要不是那聲低吟,恐怕自己會失去神智而大開殺戒吧?那樣的一個殺意四溢的人,還會是自己嗎?

今天她這樣,固然是因為吳家觸碰了她的逆鱗,但又何嘗不是自己的弱點太明顯?

龍有逆鱗,對林皓雪來說,家人就是她逆鱗,誰要是敢傷害她的家人,她就會爆發的,後來,即便是林皓雪的敵人,也不敢輕易去觸碰林皓雪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