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章 父母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父母的消息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室里,林庚正坐在床邊上,他精神矍鑠,正笑呵呵的撫著已經長長了的花白鬍子,看起來有那麼幾分修鍊之士的仙者風範,這和以前那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判若兩人。林海躍和林若雪也在他室里坐著,正笑吟吟地看著剛剛進門的林皓雪。

「姐姐,海躍叔,你們都在啊?爺爺你感覺怎麼樣?」看到這一幕,林皓雪的心才真正鬆了下來,她上前一步,在另外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感覺很好。」林庚慈愛地看向林皓雪,有幾分唏噓,幾分感慨,「皓雪費神了,這次解咒把你累的夠嗆,現在沒事了吧?」

「我能有什麼事呢?只要爺爺沒事就好。」林皓雪微微一笑,展示了只有在家人面前才會有的溫暖的笑意。在玄者學院,林皓雪習慣了冷冰冰的面孔。

過了片刻,林皓雪忽然想起了什麼,又叮囑道:「爺爺雖然醒過來了,但那詛咒實在消耗身體能量,你還需要多休息休息。」

「好,爺爺聽皓雪的。」

「哎,爺爺,皓雪,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要互相客氣啦,你們都很好,是吧。」林若雪抿嘴一笑,道。此刻她的心情很好,妹妹的實力有了很大的進步,同時,爺爺也已經恢復實力了,以後有可能更進一步,這對於林家來說,可謂雙喜臨門。

「對啊,老爺,皓雪,若雪說的對,你們兩個要客氣道什麼時候呢?」林海躍也插話,他雖然說是下人,但是在林家深受林庚的重視,也被林皓雪和林若雪尊為叔叔,自然也不會拘束。

「呵呵,說的是,一家人不必客氣。」林庚也笑,林皓雪也笑,幾人說說笑笑,其樂融融,這是林皓雪來到這個世界最輕鬆的時候。

過了一會兒,林庚忽然道:「若雪,你去看看翠蘭的粥熬好了了沒。」

「好的,爺爺,我這就去廚房看看。」林若雪冰雪聰明,知道爺爺有話要同妹妹講,沒有絲毫遲疑,應了一聲馬上就離開了。

「我也去演武場看看,看有沒有人偷懶。」林海躍跟隨林庚多年,自然立刻就明白了林庚的意思,也借故離開。一下子室里就剩下林庚和林皓雪兩個人了,氣氛由剛才的熱絡瞬間變得冷清了下來。

看著林若雪和林海躍離開,林庚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收了起來,看向林皓雪的眼神有幾分嚴肅:「聽說你的進步很快,而且,你現在是一名咒師了,這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林皓雪感受到嚴厲中的關懷,心裡暖暖的,所有她就沒有隱瞞,將自己前去寄予拍賣行拜師之事詳盡地告訴了林庚。

「這麼說,你的意念之力是黑色?」林庚的眉頭越皺越緊。

「是的,爺爺。黑色意念到底怎麼了?」林皓雪想起了當日測試出自己的黑色意念的時候,廖師傅的似驚似喜的神情,但並沒有告訴自己關於黑色意念的故事。現在看爺爺的神情,莫非他也知道什麼?

「關於黑色意念,我知道的不多,只是聽說它很離開,但也很可怕,至於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這個你師傅沒有告訴你。」

「沒有。」林皓雪搖頭道。

「也是,這個廖師傅來歷很神秘,實力也奇高,他不告訴你也是很正常的。只不過,他的行蹤向來神秘,以後恐怕保護不了你。」

「我需要保護嗎?」林皓雪不解的問道。

「自然需要,一個天才的成長中必然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林庚感慨道。

「沒關係的,爺爺,我一定會好好保護我自己的。」林皓雪語氣輕鬆,「你可不要小看我哦。」

雖然林皓雪的語氣輕鬆,故意逗林庚,但是林庚並沒有開懷,反而神情更加嚴肅了,他道:「皓雪,我問一句話,你可要如實回答我。」

「好1見爺爺如此,林皓雪也神情肅穆。

「對於強者之路,你怎麼看?」

「這條路很辛苦,也充滿了危險,我必須足夠的努力,才能夠不讓自己被落下來,除了天賦之外,信心和毅力也是萬萬不可忽視的。當然,只要自身的實力足夠,敵人所有的陷阱和暗害都是徒勞。」說道這裡,林皓雪想起了回家的時候路上遇到的伏擊。

「既然你已經知道強者之路是機遇與風險並存的,你還要走上這條路嗎?」林庚繼續問。

「我知道,這一路充滿危機,但是,我必須要讓自己強大,我要站在世界之巔,這樣,才有能力守護我想守護的人,就沒有人敢傷害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林皓雪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肅然,稚嫩的臉龐上有著不容忽視的倔強,小小年紀,就有站在世界之巔的自信和霸氣,看著林皓雪,林庚默然了。這樣倔強而堅韌的林皓雪,讓他還能說什麼呢?

「唉,你這個倔強的性子,真是像極了你的父親,」不知道又想起來了什麼,林庚長長嘆了一聲,說不清該是欣慰,還是擔憂,緩緩說道,「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麼,我只能支持你。但是你要知道,這一條路對你而言,九死一生,尤其是,你的意念之力是黑色的。所以不論遇到什麼,你都要保證自己活著,你知道嗎?」

「我知道,爺爺放心,我一定會的。」

「既然你如此選擇,爺爺不會阻攔你的。」

「謝謝,我就知道爺爺最好了,不過,我父親是怎麼回事?他還活著嗎?」林皓雪剛才一聽到父親,心裡就是一動,她兩世為人,但這兩世都沒有見過父母,沒有享受過一天的父母之愛,所以,她對於父母之愛有著最深重的渴望和最虔誠的期待。

「你的父母?當然還活著,至於他們到底怎麼樣了,我也不知道。如果,你能夠在玄仙大會上擊敗何凌雲,那時候自然會有人告訴你關於你父母的消息。」

「玄仙大會,何凌雲,我一定會擊敗何凌雲的,爺爺你就放心吧。」林皓雪握緊拳頭,神情異常堅定。

「那就好,好好努力吧。」

「那吳家怎麼辦?」林皓雪忽然想起了這件事,如果沒有猜錯,這個吳家和帝都的陳家必然有暗中的交往,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她打敗了吳士躍,爺爺就出事了,而吳家恰好能夠在她回家的路上設伏。

「哼,區區一個吳家,就欺凌我林家這麼久,如今,也該付出代價了。」林庚的眼睛一瞪,霸氣側漏,那玄聖巔峰的實力讓人不得不感到驚懼,也許這才是林庚真正的樣子。

「就喜歡看爺爺這個樣子,我爺爺最厲害了。」林皓雪笑道。

「就你貧嘴,吳家那是小事,我真正擔心的,還是你啊孩子」

「放心吧,我一定會沒事的。」

「雖然你的天賦驚人,但是,你要知道。天才沒有成長起來就隕落的比比皆是,所以你要好好修鍊,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對於林皓雪,林庚有兩分欣喜,八分擔憂。

「對了爺爺,過幾天我就要出去歷練了,到聖帝學院名額之戰的時候會回來。在這之前,吳家的事情能夠解決了嗎?」

「出去歷練也好。吳家的事,很快就解決了。」林庚說道,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林庚的臉上出現的是林皓雪從來沒有見過的豪氣,這樣的爺爺,林皓雪記憶中沒有見過,但是不得不說,真的挺好的,也許,這應該是屬於林家人的傲骨。

「不過,吳家在泰興城畢竟勢力不小,如果就這樣直接去他家找事,恐怕會壞了我們林家在泰興城的名聲,畢竟這裡是我們林家的根,爺爺也不想離開吧。」林皓雪道。

「說的也是,」林庚看著林皓雪,立刻明白了,道,「說吧,你有什麼主意。」

「現在,我們林家自然做不出什麼恃強凌弱的事情,就讓我和吳家那些優秀的弟子約戰格鬥台,公平決鬥好了。」林皓雪狡黠地一笑。

「公平決鬥,」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林庚忍俊不禁,道,「現在的你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同齡人,吳家最優秀的弟子都成為你的手下敗將,和你決鬥,這本身就沒有公平可言。不過,你的辦法很不錯,就要在格鬥台,將他們吳家的那些勾當都攤在陽光之下,讓別人知道我們林家佔據了這個理字,也不至於給我們林家抹黑。」

「知我者,爺爺也。」

「好,就按你說的辦。你現在去後院看看吧,你在那些護衛眼中的位置,可已經超過我這個家主了呢。」

「那我這就去了。」林皓雪嘻嘻一笑,轉身離開。今天得知自己的父母很有可能還在這個世界上好好地活著,這對於林皓雪來說,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好消息了。想到這裡,林皓雪的步伐也輕盈了許多。

看著林皓雪逐漸離開的身影,林庚眼底一暗,不知道自己不反對是對還是錯,但是,這是林皓雪的選擇,他攔也攔不祝如果可以的話,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孫女能夠像個普普通通的人那樣平安快樂過一生,不要像她的父親那麼辛苦。想起林皓雪的父親,他那個驚才絕艷的兒子,林庚不由得有些驕傲,又有點傷感。

「既然你做出了這個選擇,那麼我全力支持你。」林庚喃喃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