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一章 臨陣脫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臨陣脫逃?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庚的蘇醒,讓林家的愁雲暗淡的氣氛終於結束了,在林家人的心中,只要作為一家之主的林庚醒過來,那麼,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與此同時,作為一個力挽狂瀾的人物,林皓雪的在林家所有人心中的形象一下子變得更強大,更神奇,也成為林家人人崇拜的對象。從幾個月前需要別人來保護的嬌弱小姐,到如今成為林家的主心骨,林家的脊樑。這種變化,可以說得上是翻天覆地的。如今,林皓雪在林家的聲望一點都不遜色於林庚,甚至隱隱有超越的跡象。

對於形成這樣的局面,林皓雪哭笑不得,而林庚卻也絲毫不放在心上,甚至為林皓雪能夠讓林家所有人的自信心和凝聚力提升起來而暗自竊喜。

在此期間,林皓雪和林庚忙於針對吳家的計劃。

五天後,一個驚人的消息風靡泰興城:一個小小的三流家族林家出現了一位天賦不錯的人,而這位新出爐的天才正是前不久還是沒有半點修鍊天賦的林皓雪。現在,這位二小姐揚言要一人挑戰三巨頭之一吳家所有的弟子。

消息一傳出,立刻就成了泰興城的大街小巷的一個熱門話題,人們都在茶前飯後談論這件事情,覺得可信度不高,但在聽說林家還請了鄭王兩家的家主來作證的消息之後,就知道這件事是真的了。

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泰興城的人們分為兩個陣營,一種是支持林皓雪的,認為林皓雪既然敢於挑戰,那麼必然有著自己的底牌,這些人的事實依據是上次林皓雪戰敗何家的何龍,不過,持這種觀點的人不足總人數的兩成。

另一種則認為林皓雪不知天高地厚,張狂放肆。他們認為,雖然林皓雪當初打敗過何家的何龍,但那個何龍只是一個大玄師。現在她要面對的是整個吳家,這個泰興城有著三百年的歷史,底蘊異常深厚的家族。這樣一個泰興城的巨頭之一,顯然不是她一個小小的林皓雪能夠撼動的。況且,吳家弟子中大玄師都不下數十個,超越大玄師的天才人物也不乏其人,林皓雪此舉,與以卵擊石沒有什麼兩樣。而持這種觀點的人不下於八成。

當然這是因為那次林皓雪挑戰吳士躍、成為咒師的消息知道的人極少,並沒有傳揚出去,要不然這個比例恐怕會調轉過來。

整個泰興城傳揚的沸沸揚揚,但是作為當事人的林家和吳家卻出奇地安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吳家知道林皓雪的實力,自然不會輕視這場對決。但林家也沒有放鬆半分,據鄭王兩家回話,吳家在她聽到林皓雪挑戰的消息的時候,答應地異常爽快,明明知道自己的實力,還是如此痛快,必然有所準備,林皓雪和林庚都不由地暗自留了神。

在整個泰興城人們好奇與期盼中,決鬥的時日終於到了。

這一天,泰興城萬人空巷,齊齊集聚在城東頭的格鬥場周圍,不管是支持林皓雪的,還是支持吳家的,他們都想看這個熱鬧。對於很多貧民家的玄者來說,能夠看見年輕一代中佼佼者的對決,必然會讓他們受益匪淺,況且不管是吳家的子弟,還是林皓雪,都是年輕一代的優秀人物,是他們仰視的存在,這兩者之間的對決,必然不同尋常。

泰興城的格鬥場存在好幾千年,是一個一丈高,長三十丈,寬二十丈的平台,整個格鬥場都是堅固的花崗岩建造而成,同時四個角都有古老咒符加持的力量,異常堅固,完全不必擔心戰鬥的能量會讓這裡坍塌。

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就有人來這裡佔據了位置,此刻已是巳時,吳家和林家的人都還沒有出現呢,但格鬥場周圍早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

這時候,兩位十七八,一冷峻,一溫和的青年男子來到了在格鬥場的邊上,他們出現之後,圍觀的所有人都很自覺地向兩邊退開,給他們讓出了一道兩米寬的通道。有一些年齡小的孩子不知道這兩個人的身份,向身邊的哥哥姐姐詢問,才知道:這兩個人就是鄭家的鄭宇城和王家的王沐風,他們在五年前與吳士躍其名,三人被稱為泰興三大天才,只不過很久沒有出現,才被人們所忽略了。

吳家、鄭家和王家能夠成為泰興城的三大巨頭,不僅僅是家主的實力旗鼓相當,他們的子弟天賦和潛力也都在伯仲之間,這樣形成以了一個微妙的平衡。這一輩,吳家出現了一個出類拔萃的人物吳士躍,鄭家也出現了一個鄭宇城,王家也出現了一個王沐風。

鄭宇城和王沐風兩個人關係很好,在五年前同時被遠道而來的神秘的師父帶出去遊歷了,這幾天五年之期剛到,得到允准,就回來了,剛回來就聽說了林皓雪和吳家的事情,自然要來看看了。

兩人神情自若地被或審視或崇拜的目光中向台前走去,沒有半點不自然。

忽然,那個一直喜著白衣,風度翩翩的王沐風忽然停下了腳步,向人群中的一個比較模糊的影子打招呼道:「吳兄,你來了埃」

「你們不也來了嗎?」人群中一個青衣青年神色不愉的應了一聲,原來是吳士躍。吳士躍自從上次伏擊林皓雪慘敗之後,一直覺得羞於見人,現在隱在人群中,卻不想被王沐風叫破,有幾分難堪,就沒好氣地回了一聲。

鄭宇城不由地多看了王沐風一眼,見王沐風手搖摺扇,正笑的優雅迷人,不得不說,他笑容的確讓人著迷,但鄭宇城知道,他就是個笑面虎,他見過太多次,對手就在王沐風那如沐春風的笑容中丟了性命。

見到吳士躍出現后,周圍的人都不斷地交頭接耳,交流自己得到的信息。吳士躍、鄭宇城以及王沐風,這三個人是泰興城年青一代中最有名的天才人物。自從五年前,鄭王兩人外出歷練之後,就再沒有同時出現,眼下這三個人同時現身,自然也引起了很大的喧囂。

王沐風聽出來了吳士躍口氣中的不悅,只是笑了笑,也不再說什麼。

「五年沒見,鄭兄實力長進不小埃」吳士躍也不理會王沐風,而是向一旁的鄭宇城發問,因為發現王沐風的實力雖然比自己要高一點點,但是還能看出來深淺,可是這個鄭宇城他到是看不清高低來,這一發現,讓他的心裡有那麼一點不舒服。

「哪裡,吳兄也深藏不露了埃這林家恐怕沒有資格讓吳兄出場吧。」

鄭宇城客氣的回了一聲,雖然只是客氣地說了這麼一句,但是吳士躍不自覺地想起了自己敗給林皓雪的事情,臉色一白道,「我這次是不出場的。」

說完這句,他立刻岔開話題:「聽說鄭伯父是這次的公證人,怎麼不見他老人家啊?」

「家父既然應了的,自然不會失信,聽家父的口氣,對這次的決鬥挺看重的,」沉穩內斂的鄭宇城也微微一笑,目光向前示意道,「呶,那不是來了嗎?」

吳士躍沿著鄭宇城的目光看去,果然,前方的一群人擁簇著三個人物,正向格鬥場的正前方走來,那三個人物正是吳海平,鄭獅嶺,還有王荀源。隨著這三尊大人物的到場,圍觀者更是興奮不已。

只見鄭獅嶺三人來到來到格鬥場的正前方的是椅子上坐了下來,因為鄭王吳三家在泰興城的身份,也因為鄭獅嶺和王荀源是公證人,對於他們坐在最中間,其他人自然不敢有異議。

坐定后,鄭獅嶺看看早就出現在場上的林庚,見他沒有反應,再看看吳海平,見他微微點點頭,與王荀源對視了一眼,清了清嗓子,開口了:

「各位,林家與吳家恩怨難休,他們兩家願意在這格鬥場一決高下,了卻恩怨,由林家的二小姐林皓雪挑戰吳家年輕一代的所有弟子,這次對決不論誰輸誰贏,都該揭過這一頁,以後不再追究。現在,請林家和吳家的人上場吧。」

話音一落,台底下一下子想起了一片嘩然,人人都伸長了脖子看向台上,大多數人對於是非曲直並不是很重視,他們關心的,只是這一場精彩的對決。

在鄭獅嶺的話音剛剛落下,吳家的一個年輕人輕輕一躍,上了格鬥場,他的身姿翩然,自然引來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吳士林?」台下有人叫出了這個人的名字,這個吳士林是大玄師,也是吳家這一代的佼佼者之一,他對於自己的出現引起談論和喝彩很滿意,得意洋洋地地環顧四周一眼。

這一環顧,他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想象中戰戰兢兢,追悔莫及的林皓雪並沒出現。因為,四周根本就沒有林皓雪的影子。吳士林雖然沒有見過林皓雪,但是看過林皓雪的畫像,但凡見過林皓雪的人都不會輕易忘記她的樣貌。

現在林皓雪沒有出現,台上沒有,台下也沒有,會不會是溜掉了?